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五十九章:求師

第五十九章:求師


        洗好茶壺時,水也開了,我把開水倒入茶壺,靜待茶水。

        海老挪了挪大大的眼鏡,等待我吭聲,看來把這件事情看得很重要。

        我不明白海老問題的來源,不過面對這樣的前輩,糊弄他沒有意義,就道:海老,不瞞您,張一蛋原名張元義,是我兒時義村的發,從和我一起長大,熟得不能再熟了,如果那時候陰陽道里不是夢,那我看到的人就是他,不會是你的李道長。

        哦那這事情就巧多了,當時我聽你起這個名字,后面還特意問了李道長,我看他雖然一副莫名其妙,不過眼神中的凝重肯定有的,看來,這李破曉道長身份很有意思呀,會不會是你朋友深懷不露,準備以另一個身份示你?海老捏著有圓的下巴,清明的雙目也有些迷惑起來。

        什么?!李破曉?我驚呼一聲,李破曉?那日義村外墳地,給張一蛋立了衣冠冢,盜取他尸體的正是那他!難道這李破曉是些什么厲害的妖鬼,能借尸還魂?

        是呀,當時找到我的時候,他他是李家的遠方表親,乾坤道傳人李破曉,要求立即讓我帶著他去陰陽道辦一件大事情,此事干系重大,事關生死,還非是尋常,我琢磨著,李家是縣里四大玄門中最為正宗一家,況且李破曉道長還帶來了李家的信物,我承情于李家,這忙也就攬下了。海老著,是醒我他是李破曉帶著命令口氣帶去的,對方身份可不一般。

        實不相瞞,海老,張元義已經在義村死去了,綁著封魂符的剪刀刺穿了他的胸膛,是我和郁雪親眼所見,不過我們當時因為出了意外,并沒有立即埋葬他,等返回時,他的尸身就已經消失了,只有衣冠冢留在了那里,立起牌位的,署名李破曉!我極盡把持冷靜,拿起了茶壺時,手還有些激動得微微發顫。

        你是借尸還魂?!海老嘴都張大了,抿著的茶水差沒噴到我臉上。

        嗯,我覺得很有可能,您老擅長陰陽術,應該知道這里面的門道吧?他還在墓碑上留了生無留念,死無留名之類的文字,明他應該知道這具尸體是個空殼,張元義的魂已經給外婆的封魂符打散了。我頭回應,希望能從他口中得到什么信息,如果李破曉敢借尸還魂,我拼了命也要把張一蛋的身體奪回了。

        夏兄弟,你對封魂符了解多少?既是封魂,并不會因此打散陰魂吧?多是將魂暫時封入符紙,遇了解符的高人,也能強行解開此符的,就算不解開,呆在陰氣重的地方,時間一長也會失去效果。而且,周瑛前輩擅長的是養鬼道的豢養和招鬼術的驅使符法,卻并非擅長此種全真封禁符法吧?我覺得吧,如果此符出自周瑛前輩的手,那對方要是強大的魂,此符雖能封住一時,卻很快也會解開,未必能再奏效,這你可有想過?海老高深莫測的道,提示我把事情的詳細經過出來。

        海老是我直接愣了,這么來,張一蛋的魂很可能當時就沒有消失,還有怨尸周璇,是不是也意味著封魂符根本不能完全封住她?外婆因此才讓張一蛋取來周璇用過的剪刀?

        那把有封魂符的剪刀呢?我一想,渾身都涼了半截了,當時在墳地那會,光注意張一蛋沒了,愣是沒在意剪刀!

        外婆的筆記里,她出道后遍訪名師,學了很多制符之道,可惜,限于自身道統的問題,她也有許多符紙畫不出來,比如通陰符一類,這些都是從一些正統高人手中拿來的。

        還有召來丁甲天兵一類的,這類符紙的繪制之人如果未受過職,沒有扶將,就無役使靈兵的權利,畫符也就真成畫畫了。

        兼遠的且不,近的就如海老,他們陰陽家侍奉的是遠古神祇東皇太一,借的就是遠古神祇的力量。如果我想借東皇的力量,沒接受過他的受職,人家神祇又怎會理會我?用簡單的咒符還有可能,可高級的就想都別想了。

        所以傳人就有了正統和非正統一,正統的都是有傳承師父帶入門,懇請神祇承認,然后才有制符施法的手段。

        非正統的也就只能用些低階的術法,或者使用正統傳人傳與的符箓。

        就好比像我,周家真正的道統不在我身上,在外婆和周璇身上,在周家自己人身上。

        周璇橫掃道脈年輕一代,殺得道脈弟子人昂馬翻,憑的是什么?實也因為周家擅長招鬼,再而以此為依靠來豢養厲鬼,她是周家嫡系傳人,深得周家術法的精妙,本來就是第二個周老魔,哪有不厲害的道理?

        所以我就算知道很多招鬼驅鬼符法畫法,可我也請不動它們,也就一菜鳥了,只能憑借一些皮毛功夫驅鬼罷了。

        好在當時陰差陽錯,有媳婦姐姐和外婆,我跳過了需要強大實力來收服厲鬼那一步,把惜君和宋婉儀收入麾下,偏偏我又精通外婆的養鬼秘術,所以養來驅使,也不用信奉哪位神祇,受其真正道統。

        因此我這樣沒真正接受純正道統的,雖然不懂招鬼,卻有厲鬼驅使,叫養鬼道也不能算太埋汰周家了。

        同樣的,沒接受道統的我,是招不來道統里傳中厲害鬼物的,好比鬼王一類的,因此和人斗法一道,才吃了大虧。

        如果當時外婆帶我入道,接受了正宗的道統,到鬼,可用于偵查巡邏,大到鬼王,可瞬間碾斃敵人,別什么吳正華,收服惜君和宋婉儀什么的,肯定也不需要媳婦姐姐出手幫忙。

        當然,我不能指望去求周家傳我道統,因為這不符合我現在的狀況。

        嗯,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我一遍,沒準我能把這些事給你理清楚,你只算半個玄門之人,道未入,卻深陷玄門之事,處境實在尷尬呀。海老還是那句話,我是半個玄門的人。

        海老是高人,這話的我很心服,雖然我有很強大的厲鬼可以控制,但沒有道統,好比拿了把寶劍的孩子,能殺敵卻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唉,還請海老助我,事情是這樣的我只得硬著頭皮,把從去外婆的義村奔喪開始起,一直到現在的事。

        你未承道統卻驅虎吞狼,陽壽早夭反死而復生,好玩多了,怪不得李破曉當時進入城隍前與我道別時,你非玄門之人,卻踏足玄門之事,膽敢豢養吞神鬼將,山神厲鬼,陰魂還闖入了陰間,他日必出禍事,他要在你未出禍事前,先剪你羽翼,再論其他,所以我這次回來,也有勸你離開本縣,去往其他別處避避風頭的想法。海老一邊聽著,一邊皺眉道。

        原來李破曉已有除我之心,對此人我真是心中窩火,你李破曉盜張一蛋的尸體借尸還魂,老子還沒找你麻煩,你倒是奇葩,還要滅我的惜君和宋婉儀,真不知死活。

        海老,我的事情想必您也知道了來龍去脈,我陽壽已盡,現在不死,沒準哪天就沒命了,外婆還給人關入了血云棺,我肯定要走引鳳鎮那條老路,您看能不能收我為徒,傳我陰陽家的法術?讓我避禍就福,遠離兇惡?我誠心誠意的跟海老道。

        海老以陰陽術從死鎮走出來,連占星算卦,借法結印都樣樣精通,昨天又憑借法術和吳正華斗個旗鼓相當,那是自身的真本事,如果我能學到一二,也能緩解我的危機,現在我陽壽已盡,再給下面的城隍爺召一次,沒準就回不來了。

        我引你入道不難,我本來也無弟子門人,而且光論你和周瑛前輩的關系,我收你也是分內應當可我本事實在卑微,從以前開始就因為貪玩未能學得自己師父一成的本事,況且你背后那位可非是一般,不行不行,我看還是再找能人怎樣?至于陽壽一事,我卻早有能緩和的方法,你看海老一邊,一邊是搖頭,老臉都有些漲紅了。

        海老,您本事我是看過的,怎么能算卑微?求您還是收我為徒吧!我看他言語有些松動,立即拿起一杯茶奉上。

        海老已經有些神情緊張了,伸出手就制止了茶水,趕緊道:過不行就是不行了,夏兄弟,我要收你為徒,你也知道你背后那位可不是一般的,我還怕死得不夠早呀?

        你非要拜,就拜我師父,你我師兄弟相稱還差不多,反正師父已經死了,你背后那位降罪下來也不怕受不起,而且我只負責引你入陰陽家的道統,卻并不傳你法術,只給你師父傳下來的書籍自己學去,不懂可以問我,當然,我先好了,很多我也是不明白的,別指望我都能回答你。

        我一聽,哪還有不愿意的,那可是陰陽家的道統,我之前就覬覦良久的,立即叫道:海師兄!

        反正海老也不是倚老賣老的人,我這一回算是撞上大運了,有海老當師兄,那還不是扯虎皮當大旗了?


  http://www.pawocr.live/0/1/150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