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八十三章:蓋棺

第八十三章:蓋棺


        “大伯,你在這呀,你跑不了的。逃去哪我和媽媽都能找到你。”

        我一聽,手哆嗦得差把棺材砸地上,這鬼娃的聲音稚嫩,卻破空直達人心,把我嚇慘了。

        “這……這就是血尸呀……師弟,你可真不消停。”海師兄也沒見過血尸,要真見過,他恐怕就不在這了。

        眼前的鬼娃拉著怨尸周璇的手,娃娃臉上咯咯的笑著。

        趙茜穿著絲襪的腿打著擺子,嚇得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一尸拉一尸,這情形太嚇人。

        劉方遠是牙齒打架。摸進自己那布包拿家什的時候,嘩啦一下掏得物件掉滿了地,一具怨尸外加一具血尸,前所未見,這太兇猛了。

        好在他半響終于拿出了幾個陣旗,快速的借法起來!

        我趕緊把棺材擺好,用朱砂筆在地上開始鬼畫符,然后念著招鬼的咒語,準備招來鬼抬棺。

        海師兄開始念咒,咬開手指,拿出了藍符,直接就施展了他的陰陽借法,幾個仙人朝血尸撲了過去。可那血尸厲害得很,手一揮,居然就把借來的法術給滅掉了,那骨刺果然有問題。

        這么容易就毀了,海師兄那個心痛呀,眉頭都皺成了疙瘩。

        “風火雷電,收攝陰魅,符陣借法!攝鬼!”劉方遠拿出了自己的絕招,幾枝藍色的陣旗搖晃不停,驟然間,周圍濃霧蒙蒙的把撲過來的鬼娃給攝住了,不過只是一眨眼,那鬼娃就到了劉方遠的面前。伸出骨刺朝著劉方遠扎去!

        惜君咆哮一聲,張嘴就轟了一炮極光,把鬼娃打飛撞到了車子上!

        現在海師兄和劉方遠才認識了鬼娃的厲害,對我居然能逃出追殺兩次是佩服無比了。

        海師兄也不是一般人,他算是縣里第一散修,這緊要關頭,他拿出了很大的一張藍符,把同命龜也拿了出來。

        法鹽直接撒到了同命龜上面,嘴里念念有詞,拿了把劍就扎到同命龜伸出了的爪子上,血淌了藍符都是。

        同命龜垂死一樣的掙扎起來,海老拿出毛筆,沾飽鮮血就寫了起來,洋洋灑灑的十幾字瞬間就完成了,隨手他收起了同命龜,咬破舌尖。一口血就噴在了很大的藍符上面,并大喝一聲:“如遷神怒,骨碎成灰,陰陽借法,神壓!”

        鬼娃也有些生氣了,朝著惜君沖去,中途雖然遭到了宋婉儀的截擊。但他仍然不依不撓的撲向認準的對象。

        轟隆!

        忽然,一陣雷霆霹靂,透明的霧氣轟然踩踏而下,把鬼娃踩在了地面!

        看來師兄的神壓借法生效了。

        而正在這時,以我前方棺材為中心,周圍陰氣終于聚攏了過來!

        陰風大作之間,我身后兀然就有了騷動,一群半身的厲鬼從天花板上抬著口紅色的棺材走來,速度不緩不急。

        師兄是見過鬼抬棺了,但這次仍然是倒吸冷氣。

        劉方遠臉色慘白,心臟估計猛地抽搐呢,一大把年紀了,就這兩天受的驚嚇最大,不是遇到城隍爺,就是血尸,完了還有鬼抬棺。

        這趟回了四仙道觀,得殺幾只老母雞壓壓驚才行。

        趙茜則身子一軟倒在了我身邊。

        我卻興奮無比。

        那口紅色棺材一落地,轟的一聲棺口敞開了,里面黑洞洞,我是睡過了,滋味非常的壓抑。

        鬼娃給剛才海師兄招來的神壓給壓得哇哇的亂叫,看到鬼抬棺就知道了怎么回事,猛地想要逃離。

        不過厲鬼可不管他害不害怕,跟著唱喝起來:“張天思,城隍詔令,請汝入棺!”

        因為我是看著鬼娃出生的,生辰八字我掐的很準,那鬼娃給喊到名字,就飛扯入了棺槨,砰的一聲脆響,棺槨就關了起來!

        我大出一口氣。

        惜君跑了過來,一把摟住了我的脖子,親了口我的臉頰,很高興的樣子。

        宋婉儀給骨刺傷到了,現在挨靠著氣息奄奄的黑毛犼,也是疲勞傷神。

        怨尸周璇給黑毛犼壓在爪子底下,她的尸身已經沒有攻擊性,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我準備回頭讓師兄想辦法處理下周璇,然后找個陽氣重的地方把她埋了。

        畢竟她是張一蛋的妻子,總不能橫尸街頭。

        “師弟,你這鬼抬棺的主意挺妙的,可這城隍爺肯放過你么?”師兄收起了同命龜,搖了搖頭。

        “我有什么法子呀,我都給追得上天入地了,不用鬼抬棺我能怎么辦?”我著,就幾張封魂符貼在了棺材上,生怕那鬼娃掙脫了。

        “也是,這次鬼娃下去了,沒準城隍爺要遭殃了,哪有時間來找麻煩,況且他如今的情況,早翻不了天了。”劉方遠拿出了紙巾,擦著汗水。

        “劉,你這樣想就好玩多了,很不現實呀,這具血尸有師父,也就是有走尸匠牽著的,你以為下了陰間,他就沒辦法出來了?只能一時,我看長久是不行的。”海師兄思維緊密,一下就道出了我們不愿意去想的事實。

        是呀,控制鬼娃的,還有個走尸匠。

        叮鈴鈴,叮鈴鈴……

        “不會吧,真來?”催魂鈴還是響了,聲音細不可聞,可在我聽來,無異于晴天霹靂!

        我們剛才都覺得已經逃出生天了,可那厲鬼抬著的棺槨,才走了幾步路,就跟著重重的響了起來!

        咚!

        咚!

        咚!

        一陣敲棺的聲音,我們幾個人全都顫栗了,棺材也跟著一步一搖,如果這種狀態,別抬到陰間,能不能抬出門口還不一定!

        “好……好玩多了,這走尸匠了不得。”海師兄聲音都有些抖了,有了走尸匠,這具血尸真的不好對付。縱諷圣技。

        “師兄……你們帶著趙茜快逃吧,我自己在這攔著他們,禍事在我,全是我弄出來的事,我要是死了,這事情就結束了,世家的事情也會結束。”我搖搖頭,已經下了必死的決心,這走尸匠沖著我來的,我不能連累了師兄和其他人跟我一起死。

        他們幫得我太多了,剛才看著師兄收起同命龜時,本來靈氣十足的家伙都不會動了,我如果還強求,就實在就是惡人了。

        人求生的理由可以各種各樣,但唯獨不能拉著對自己好的人一起送葬,我有自己的底線,也不忍心。

        “師弟!你的什么話!師兄是那種丟下你的人么!”師兄眼都紅了,再次拿出了同命龜,一把紙人。

        “夏兄弟,你太看我和你師兄的感情了,當年我們就曾經出生入死,既然事情接下來了,就不曾丟下的話。”劉方遠也拿出了令旗,準備好了血戰。

        趙茜已經醒來了,抓著我的手不放,淚眼婆娑的看我,我知道這次我就算甩也甩不開她,她是決定陪我死了。

        宋婉儀看著我決意已定,露出了微笑,從黑毛犼那邊走了過來,站在我身邊,她似乎覺得有那么一天也不錯,惜君摟著我不放,我差就窒息了,她眨眼才回過神,要不然我沒給血尸弄死先給她掐死了。

        “哈哈哈!沒出息,夏子,才這樣你就想死了?之前在李瑞中面前嚷嚷的氣勢哪去了?你有血尸斗都不快叫我來!真是的,大半夜可急死我了,還打不到車!”

        正當我們全都絕望了的時候,熟悉的聲音忽然的從樓道口那傳來,我精神瞬間就振奮了:林飛瑜!

        林飛瑜擅長對付各種尸體,還是法醫,我怎么一時沒想到他?

        我看向了海師兄,海師兄頭,表明剛才就是他打得電話讓林飛瑜速來。

        “要鎮住這種血尸,沒我還真不行,看好了。”林飛瑜陰陽眼沒練成,只能看到鬼,不過這不阻礙他自身本領不的事實,能去姚龍的茶樓參加大會,還跟海老稱兄道弟的,能差得了哪去?

        見他拿出了一把棺材釘,這些釘子應該涂過血,銹紅色的,還有一堆的符紙,跑到了鬼抬棺那邊,取出錘子,一釘一符紙的就開始碼起了釘子。

        咚咚咚幾下,就迅速無比的把棺材打了個結實,完了把一堆晶瑩的石灰粉撒在了上面,這是防止尸變的。

        整個棺材就安靜了下來,這次才算把事情弄妥帖了。

        “林老呀,這次可真多虧你了,要不是你,它肯定能破棺而出,我也真不知怎么辦好了!”我感激得眼淚都飚了,太他娘的驚險了,來去自如也不是萬能的,要不是林飛瑜那一手,血尸指定把棺材都要戳爛了。

        “嘿嘿,你子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別看我平時不出手就輕視我,這一出手,看看,那就是蓋棺定論,知道了沒?”林飛瑜大出了一趟風頭,鼻子都翹了好多。

        “肯定的,我就知道林老您有本事,各種能打,各種能整。”我趕緊的奉承起來,這些老家伙,都有自己一套本領,可謂術業有專攻。

        “行了行了,差不多就行了,要是沒我師弟想的招,有你什么事。”海師兄笑起來,敲打了下林飛瑜。

        血尸靜下來后,鬼抬棺也就走得快了,幾下就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看來已經過道陰陽,很快就有城隍爺受的了。

        “血尸是解決了,不過走尸匠怎么辦?”劉方遠看了眼周圍,一副臉色煞白的樣子,剛才的鈴聲誰都聽到了,難道能裝成不知道?


  http://www.pawocr.live/0/1/150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