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一百四十四章:帶路

第一百四十四章:帶路


        我回頭一看,居然是廖氏兄弟的廖宏,這傻子虎了吧唧的,居然直呼我名字。他哥都叫我大仙。

        算了,我現在這破實力,叫什么都無所謂了,看到他在這,我皺了皺眉,這離著義屯還有好些路吧,怎么跑這來了。

        我趕緊讓陳善蕓停了下來。

        “夏一天!那活尸進了義屯,打起來了!我哥還在那邊看情況!派我這等你!”廖宏有頭沒尾的起來。

        “把他拖上來!”我一聽驚了下,就吩咐陳善蕓先把他擄上來再。

        梅蘭竹菊又繞回了頭,陳善蕓手一扯就把他扯上了杠子上,廖宏臉色蒼白,雖他是趕尸的,但也怕鬼。給鬼拉了后忙看自己手有沒有淤青,結果看沒痕跡后才放下心來。

        “快怎么回事?那活尸跟誰打起來了?”我皺眉看著這家伙。

        “我們原本已經在義屯的地界設了埋伏,可等了好久,幾個鬼將來就來了,我和我哥就躲在屯外去了。一會功夫后,你的那個活尸就來了。那幾個鬼將看到就和它打起來了,我和我哥沒敢插手,就派了我來看看你什么時候回來。”廖宏完這些話也怪不容易,他平時都只和他哥廖釗話。

        “哦,原來這樣,那有沒有一個帶著人皮面具的鬼呀?這活尸自己來的?”我有些害怕那城隍爺在義屯,要是他在,這侄子我只能放棄了,現在城隍爺沒準已經鬼王了。

        “沒呢。”廖宏晃了晃腦袋。

        我放下了心,有五鬼搬山,我肯定不怕幾個鬼將。而且侄子估摸著傷勢還沒恢復過來吧,有大陣牽制,肯定能把它給收了。

        “主子,我們要直接進入村子里么?”陳善蕓也不笨,她現在也是中級的鬼將。雖然實力肯定沒宋婉儀、江寒厲害,但魂體凝固,智商肯定是健全的。

        “廖宏你指路,去你哥那。”

        “哦。”廖宏趕緊的答應,眼睛卻死死盯著前面的路,他現在給鬼抬著,一切都感覺很稀奇,這體驗也不是常有的,臉上羨慕,卻也不出來。

        我覺得廖宏夠木納的,剛才的話沒準是他等我那段時間里攏共才想出來的吧。

        山澗路難行,一路繞來繞去,但對五鬼搬山完全沒有難度,健步如飛,很快就來到了義屯的外圍。

        樹林里,廖釗就躺在了那兒。

        “大仙!您終于來了!”廖釗較為圓滑,立刻就跑了過來迎接大駕,看到我這次用上的五鬼搬山都是中級鬼將,他臉上的喜悅難以抑制,這種大仙級別的高人,肯定也不會那他們兩個如何了。

        之前我讓宋婉儀在他們身上下了咒,威脅他們布陣,他們倒也老實,只要抓住了侄子,我當然也不會虧待他們。

        “在哪呢?怎么離得這么遠,那活尸呢?還有是什么鬼將這么厲害,敢和活尸斗法?”我朝著義屯的位置看去,卻發現沒有我想象中的大場面,開了陰陽眼,只看到一簇簇的紅光閃動。

        “不知道呀,義屯就是幾個鬼將,也不知何處逃來的,一來就和活尸打起來了,全給那活尸扎死了,不過那活尸正準備休息,后邊一個女鬼卻來了,還厲害得很,跟那活尸打得不相上下,那紅光就是她弄出來的,不過活尸也很耐打,這都打了好長時間了,互不相讓的。”廖釗解釋起來。

        “你們的大陣擺在哪呢?”我看了看周邊,沒看到陣旗什么的。

        “在下面的河邊,離著不遠,把怨尸也藏在了那里。”廖釗指了指遠處亂石扎堆的河邊。

        “你們去操持大陣,我過去看看情況,一會要是我把那活尸引來,你們就發動大陣拿了他,好好給我擺弄了,我要收了這活尸。”我嘴角壞笑起來,侄子,你這回再不完蛋我真不信了。

        “陳善蕓,快去義屯。”我把廖宏放下,自己就去了義屯。

        這才到義屯的門口,侄子就飛似的跑過來了,拿著骨刺,兩眼發亮的看著我:“大伯!大伯!”

        我本能的渾身一哆嗦,他娘的,我讓你再叫這最后一次,以后我一定讓你改口叫我大伯伯!

        “喲,侄子,來,跟大伯伯來,我有糖給你吃!”我陰險的笑起來,卻看向了追著侄子的鬼將。

        正當我好奇是誰的時候,一抹影子飛速的追來,我一看,這不是黛眉么?這女將好快的速度。

        不過也是,她已經進階鬼將后期了,論速度優勢不大,但想來也不比陳善蕓慢多少。

        “軍師大人?”黛眉高興得很,要有我在,拿下這鬼娃應該不難。女肝余巴。

        我頭,就指揮五鬼往大陣里面闖,侄子不以為然,以為我又要逃,一搖三晃腦的屁顛屁顛跟進了大陣中。

        可才進入了大陣,他就暴跳如雷起來,他是感覺自己中伏了。

        開了陰陽眼,這地面都灑了好些奇怪的粉末,藍汪汪的很像是法鹽,而且才踏進了里面,旁邊的廖氏兄弟也搖起了招魂鈴,侄子頭痛欲裂,遮住耳朵尖叫起來。

        聲音穿透力很強,我遮住耳朵都不能掩去半,嚇得我后退起來,不過我坐在五鬼搬山上,撐著下巴看著侄子給拿下的一幕,臉上無不得意起來。

        “軍師果然準備充分!連此局都已經布置妥當!剛才我見此子受傷,還準備強殺他呢,可誰知道雖然晉級,但仍拿他沒辦法。”黛眉飛到我身邊,露出崇拜的表情。

        “給這活尸追怕了,之前還沒去死鎮的時候,我就準備好了大陣,此事不過是水到渠成而已。”我也沒打算隱瞞。

        侄子聽了催魂鈴聲,已經沒有能力反抗了,很快疲軟的趴在了地上,不過惡狠狠的目光仍瞪著我,我面色也不由一變,好半響見他爬不起來,才稍微放心下來,這鬼東西,一天不收歸麾下,我一天不放心。

        孩子的執著也真可怕,別人他不殺,非要追著我不放。

        廖氏兄弟看活尸情況差不多穩定,就搖鈴走了過來。

        看他不叫了,我也靠近了些,廖釗收起鈴鐺,往侄子身上快速的貼了幾張符紙,然后拿出了把劍喃喃自語起來。

        知道這是在做法,我就站得遠些。

        “研究下他身上的印記,最好能幫我消除掉,如果有可能反控他就更好了。”我看這趟抓捕順利無比,心中挺高興。

        “這個沒問題。”廖釗笑道,縛尸大陣成功捕獲,又貼了符紙,再厲害的血尸也翻不了身了。

        我看兩人安全,就派了陳善蕓去拿侄子的骨刺。

        結果才到那邊,侄子就劇烈的掙扎起來,嚇得廖釗一屁股坐在地上,趕緊的搖鈴,我看情況不對,就放棄了那把骨刺,別真搭上我的陳善蕓才好,反正這東西是侄子的,只要收服了他,東西也算我的了。

        廖氏兄弟用符紙和長針把侄子定住后,就往義屯那抬,準備進行科研活動,我正準備跟去,忽然看到河邊飄來個黑影。

        大晚上的,怎么會有個死人飄河上,不吉利。

        躊躇間,黑影就漂到了我跟前的河水里,還動了一下,我覺得尸體會不會正給大魚魚拱到才動彈的,卻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師兄!”我嚇了一跳,顧不得一切的跑入了河中,把海師兄從河里撈了上來。

        什么情況?海師兄怎么就到了義屯的河里了?

        黛眉不認識人,不過看我這么關心,也有些擔心:“沒事,他還有口氣,死不了的。”

        海師兄氣息奄奄,我把他扛到了五鬼搬山上,臉上愁容慘淡,義屯外邊已經攔了鐵網,尸體在扛龍村那頭肯定下不來。

        海師兄肯定是給人追得沒辦法才跑進了義屯,他懂白日匿跡,鬼怪不近身,別人指定不敢追進來。

        可現在他卻在水里,我思前想后,看來是被人追得急了,海師兄就跳了河,一路才飄來這,他還算有脂肪,沉不到水底。

        我看到他身上自己貼了好幾張符紙,就知道肯定又是逃命的手段了。

        到了外婆的屋子里,我起了蠟燭,把海師兄抬到了我原來的房間里。

        脫掉衣服,看著他身體上許多的淤青,就知道前面肯定經過了一場殘酷無比的斗法,要不然他也不會逃入義屯來。

        我去外婆的房間里找了療傷的藥物,給師兄擦拭了起來,他身上除了淤青,還有大大不少的創痕,看來來的路上還給人胖揍了一頓,這群家伙混黑道的,綁了海師兄,毒打就少不了了。

        世家的太他娘的兇狠,追著他一老頭上天入地無門,是以為我太好欺負了!

        “一天……一天是么?快逃……王家和吳家都來人了……他們要殺你呢,他們威脅我,要我帶路,我把他們帶入了義屯,就跳到了水里了,這里是義屯吧……他們指不定就到屯口了……”海師兄并沒有昏過去,一直都清醒著,就是給人打迷糊了。


  http://www.pawocr.live/0/1/152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