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二百五十四章:吃貨

第二百五十四章:吃貨


        “連續兩次對我起了殺心,要不是我厲害,怕真給你得逞了,不過算了。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你作惡多端,早晚會自己出事,當然,我也不能好話到不追究你任何責任,我會和你師兄農國強起此事,還有精神損失費得賠吧?你應該在姬臣那伙人手里拿了不少錢,總要給我東西壓壓驚吧?”思前想后,我終于還是給了他活路,這種為利益而活的人,自己動手也不過是徒增自己的殺業,得不償失,坑的人多了,早晚有一天會有人找上門來。

        “這個當然的,不過能不能不把這事告訴我師兄?告訴他我真的連生意都做不成了,最多那如意手鏈我不要錢了。東西看得上也隨便你挑幾件,我求你了。”農國富頓時千恩萬謝,差沒給我磕頭了,我是大龍縣最狠的散修了,殺人如麻,根本就沒什么感情可言,這也是他要置我死地的原因。

        “哼,不也行,不過這事我會保留下來,到時候你再犯,可就別怪我下死手了。東西我也不會多要你,至少還讓你做得起生意來,不過以后我問你拿什么情報,最好別有意瞞著我。”我冷哼一聲,接受了他的條件,對這種貪財好利的人。除了利益相對,殺了沒半好處。

        農國富連聲答應,就跑去拿出了幾個盒子擺在了我面前,其中一個精致的長條花梨木盒子就給他親自打開了,里面什么都沒有。

        我開了陰陽眼,才看見那條如意手鏈擺在上面,手鏈上面鑲嵌了許多陰間才有的寶石,屬性每一顆都不同,但組合起來后抵消掉了各自的氣息。才形成了這沒有半屬性的手鏈,如果賣一千萬,確實物超所值。

        摸了摸魂甕,把惜君給召喚了出來,惜君左看看右看看,不明白我叫她出來做什么,農國富倒是嚇壞了,看到惜君居然已經進階了鬼王,臉上全寫滿了驚訝。

        最后惜君看到我手里拿著的精致如意手鏈,立即跟個孩童一樣,跳幾下要拿手鏈。

        我把她抱了起來,把手鏈帶在了她手上,片刻后,惜君的身體居然暖了很多,宛如個真正的女孩似的。抱在手里暖暖的,臉色也潤紅了很多,我摸著她的秀發,卻沒有以前那種冷冰冰的感覺。

        農國富尷尬的露出了笑容,他估計心里想著有些齷齪的事,卻沒敢出來,更不敢在我面前什么。

        可我們兩人默不作聲的時候,惜君卻咯咯的笑起來,舉著自己帶著那如意手鏈的手,抖了兩下。

        不可思議的是,那手鏈仿佛變了顏色,支撐寶石的鏈條直接碳化成為了灰燼,寶石也因此散落下來!

        我嚇了一跳,連農國富都睜大了眼睛,不知道該什么好,這可是一千萬呢!

        惜君完全不可惜,把全部寶石接住,塞進了嘴里,吞了。

        原來惜君要這手鏈不是為了好看,是為了吃的,難道這東西和她有什么瓜葛?我心里懸得厲害,立刻就問了起來:“惜君,這東西能吃么?”

        “好好吃喔。”惜君興奮的道,就立刻的跳出了我懷里,伸出雙手在地上旋轉起來,裙擺飛舞,就跟花仙子似的好看。

        把寶石吃進身體后,惜君也徹底實體化了,我睜開了陰陽眼,她和人類的少女沒有半分區別,外表上看,臉紅撲撲的,身體似乎還暖暖的,我也是驚呆了。

        如果不是知道她是鬼,沒準都區分不開來。

        惜君高興得上蹦下跳,我也沒法子攔著她,她現在已經算是半個人了,就先讓她享受一會外邊的世界也好。

        想起了江寒盾牌給太青門的劍符打爛,已經沒法子修復的事情,我問了起來:“你們這有沒有鬼將用的厲害盾牌?最好又大又堅固的,多重都沒問題。”

        這是我安身立命的所在,沒有江寒,我根本談不上何人硬拼,畢竟我借法速度太慢了,比所有同等級的敵人要慢,對比李破曉這類從就練習的人完全比不了。

        畢竟我是半路出家,雖然師父丘存之特訓過,可還是達不到平均線。

        一邊的問著農國富,一邊的翻看他拿出來的寶物。

        “鬼類都以速度見長,不是尸類和人類那樣的仰仗防具,不過也不是沒有,我記得以前去進貨的時候,一個前輩就喜歡擺弄這些沒什么人要的樣子玩意,我打電話問問。”農國富這次也不敢再藏著了,想盡方法去給我找裝備。共丸記技。

        我看他打電話也就沒理他,自己查看他拿出來的盒子,有幾個上了鎖的盒子,我看農國富正聊電話,惜君又好奇的看著,我就想試試惜君吃了如意手鏈,強大的力量還在不在,就誘惑她給我開鎖。

        結果惜君手一扭,鎖頭啪嗒的就給扯出來了,我又驚又喜,看來惜君就算實體化,力量還是有的。

        果然,上鎖的盒子里都是好東西,很快我就給其中一本書籍吸引了。

        這書叫《偏類法器使用見解》,里面密密麻麻的寫了許多繁體字,都是一些偏類法器的使用指南,我看了幾下,就察覺到這本書用處不,我現在背包里有一些奇怪的法器,因為沒有驅動咒語使用不來,好比之前和睡醒蟲夫婦戰斗時,得來的紅寶石戒指,書籍里好像就講解了戒指類的玄門法器用法。

        面無表情的在農國富眼前揚了揚,農國富在門口打電話,遠遠看了一眼就頭了,意思是隨我拿走。

        我不客氣就揣進了包包了。

        隨后又翻了幾件樣子貨,覺得沒有用也就不要了,這農國富賺錢也不容易,敲詐狠了生意起不來就真要破產了。

        農國富經過這次教訓老實認真了不少,幾個電話打完,就興沖沖的跑了過來跟我道:“有了,我問過一位前輩了,他他有一面世間少有的紫金大盾,高有半丈,重數百斤,盾面全是刃刺,當年是鬼王的兵器,既堅固又鋒利,那前輩本來是不賣的,但我好歹終于肯出手了,可價格嘛,也貴得離譜,不知道一天兄弟你要不要?”

        我心里打鼓,這家伙之前還差害死我,現在就稱兄道弟了,太無恥了,但還是面無表情的道:“價格,我倒不是特別想要,就是想給鬼將們更新換代下裝備而已。”

        “這前輩有執拗,沒有一千萬不賣,還是不二價,如果你要,我可以現在就去拿貨過來。”農國富眼珠子轉了下,一副很勉強的樣子。

        明知道他很賺了一筆,不過手鏈和秘籍沒敢收我錢,我也不砍價了,就拿了銀行卡丟給了他:“我知道這次你又狠賺我一筆,不過算了,就當是給你師兄面子,一千萬拿去,就當是我留你進貨的錢吧。”

        農國富高興壞了,趕緊的把刷卡機拿過來給我刷卡,我二話不刷給他一千萬,簽了名成交。

        “那我走了,就拿你一條手鏈和一本秘籍,盾牌記得送貨上門,我就在道觀那等你。”我完,就拉著惜君的手離開。

        剛上了車,農國富似乎發現所有盒子都開了,就著急追了出來:“一天兄弟,你有沒有看到我那本《偏類法器使用見解》?那是一個朋友寄售在我這的……”

        “一本破書能值幾個錢?你應該自己都復制一份了吧?我借閱幾天再還你,要不書給你,盾牌的錢你還我一半!”我皺了皺眉,有些不高興的道。

        “好好好,那記得早還我。”農國富愛財如命,咬咬牙就什么都不了,反正也不是老虎借豬,了總要還的。

        趙昱和童三斤應該出去風花雪月了,我現在覺得四仙道觀也不靠譜,就開車去了三叉公路的墳地,車子停好就借道陰間。

        召出了陳善蕓就回了四仙道觀底下的洞府。

        陰間工程進度比陽間要快很多,洞府已經頗具規模,發現我來了,黛眉就飛來引我,和我道起了洞府的建設進度。

        我也問了一些感興趣的問題,黛眉見我好像很疲憊,似乎經歷過一場大戰,就簡要的回答了下,隨后跟著我去了主洞府中。

        洞府又豪華了一圈,周圍的石壁都打平了,變得平整起來,家具也添了好多,我感激的和黛眉了些貼心話,就開始布陣修煉。

        惜君吃下了手鏈,身體雖然生出變化,但好在并不影響她自由的進出魂甕,不過由于她晉級鬼王了,我不能讓她隨便進入身體里修煉,怕給她撐爆經絡,所以只讓她和王胭這些孩子們一起玩耍。

        帶著宋婉儀和江寒,以及黑毛犼三個鬼將,我擺下了聚陰陣,并刻畫引魂法陣,依照之前的方法,施展了鬼道的集魂術。

        三四個時后,修為稍有提升的我已經困得不行了,把宋婉儀她們放了出來,我就跑到床上睡去。

        醒來時,不知什么時候惜君和王胭又跑到了我的床上,無奈把她們叫醒,我借道回了陽間,并驅車回了四仙道觀。

        道觀的門口,幾個穿著黃色道袍的人已經守在那里,看我的車到了,齊刷刷看了過來。

        我心中一跳。


  http://www.pawocr.live/0/1/154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