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二百九十七章:劍鋒

第二百九十七章:劍鋒


        夏滄嵐平靜的看著我,道:“嗯,你放下斷龍石,確實沒有騙我們。我的弟子以前是對你有所誤解了,你能為蒼生社稷著想。讓人敬佩,我們太極門欠了你人情,往后如果有什么疑難之事需要我夏滄嵐幫忙,可以和重陽那孩子。”

        “夏居士太客氣了!大家都是玄門中人,為了維護宇宙和平,理所應當,對了。我家里還有急事,就不再此久留了,有時間在去你那喝茶吧。”我笑著道。

        閆世豪和徐天真等人都是皺了皺眉,心道誰請你了?

        不過夏滄嵐倒是親近笑起來:“好的,本居士在太極門恭候大駕。”

        夏居士果然好話,品格也極為高尚,我當即有些后悔調侃她,就學著她拱拱手:“那夏居士,我這就先告辭,往后有緣再見。”

        “再見。”夏滄嵐沒有年齡之別,也很是客氣。

        我灑然離開,留下驚訝的閆世豪和歐陽晗若等人,至于童三斤,跟著我來,又跟著我走,所以沒有引起她們的反彈。畢竟我養冠所周知,沒準膩味了改養尸也不定。

        到了麻林村,時間已經入夜了,折騰了這么長的時間,我卻精神奕奕,看來連庚的大力丸效果太好了。

        可有些事卻讓我心情沉重,剛才因為一路的深山,加上高速路也偏僻,手機并沒有信號。如今到了麻林村,信號來了,一連串的未接來電和彩信讓我不敢去看,生怕看到海師兄的頭顱就放在案板上。

        如果師兄出事了,連官方玄門我也不會放過。咬咬牙,我還是打開了彩信,彩信的內容果然是人頭,不過這人頭是孔德大兒子的,我心情潮起潮落,感覺好在不是海師兄的,但另一面也對孔家幾乎滅門感到憤怒。

        電話有張棟梁的,也有趙茜她們的,不過那都是送尸兵上車之前的事情了,我就沒再打過去,現在只要讓王元一帶我去唐家就好!

        到了麻林村,王元一坐在副駕駛位上無奈的看著我,而趙昱不知怎么回事,已經坐在了主駕駛位上了,正盯著一個個的儀器,好奇寶寶一樣的問東問西。

        我嚇了一跳,趕緊命令他立刻下來,一會弄壞了飛機,就不好辦了。

        “吾皇,我已然弄明白了此鐵鳥的關竅,想來必將能一飛沖天,何以不讓我趙昱試上一試?”趙昱嘀咕了一句問我。

        “這不是開車子那么簡單!鬧不好是要墜機的。”我哭笑不得,這家伙瘋了,把他趕到了后座,我上了副駕駛位置。

        “夏一天,情況咋樣?”王元一有些不開心的問我。

        “一切就緒,我們去唐家,這次鬧他個天翻地覆!”我咬牙切齒道。

        “嗯,你有把握就好,對了,我給逐出家門了,呵呵,官方的職位也給一擼到底,銀行卡也給凍結了,老頭子讓我凈身出戶。”王元一苦笑道。

        “放心,哥以后養你,做好你的白臉就行。”我安慰道。

        趙昱一聽,立馬把腦袋伸了過來:“吾皇,我身子結實,比這胖子要好多了!自己人,也不要多少銀錢,一晚上吾皇賞個十萬八萬就成!”

        “一邊去,都賣起來了?為了這破鐵鳥,值得嗎?節操呢?”我嚇得退一邊,才想起這趙昱之前就玩兒這個出身。

        “吾皇,你就不知道了吧?這東西比鐵馬要厲害多了!”趙昱以為我不懂直升機,趕緊解釋起來。

        我懶得聽這家伙扯淡,制止住他后,就讓王元一啟動直升機離開。

        直升機開得不高,還跟著高速路附近,信號雖然斷斷續續,但也不是全無信號,也是為了一路上不漏接趙茜的電話。

        到了半路上,張棟梁把電話打過來了。

        “夏子,怎么打了你一天的電話都不接?今天視頻通氣會已經開過了,我的老上級已經和省部那邊溝通了,唐家越界,已經界定好了,現在只要等交涉結束,你們世家也就都安全了!咳咳咳……”張棟梁完,咳嗽了起來。

        “啊?那太好了,感謝你們官方的恩賜,這樣吧,那你讓唐家把張玉芳、孔融她們復活下吧,那我會更感激你們官方的!對了,我師兄在唐家過得好不好?你們不是答應了唐家,只要再殺了我師兄,這事情就平靜下來了?”我陰陽怪氣的道,官方辦事卻是以唐家的利益為重,以為我們這些世家,散修沒有能力,還得仰人鼻息,老子這次一不做二不休!滅了你唐家再!

        “唉,上頭努力了沒有,如何努力,我張棟梁確實不知道,但我實實在在的在幫你奔走,你現在鬼王級的鬼將是不少,對上我這老頭子,當然綽綽有余,可唐家的實力也不是你想動就能動的,按照法律來,現在好多門閥世家已經在聲討唐家了,你再忍忍,等唐老爺子消了氣,你師兄不也就平安無事了么?現在也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拿住你師兄不是?”張棟梁勸慰我。

        “呵呵,我不相信你們官方真能擺平唐家,這次仇結大了,和你明著了,我這趟帶了人去死磕的,他越了界,大家就看彼此實力了,唐家莊子,今晚就了了死仇!讓他們洗干凈脖子吧!”我掛了電話,結果張棟梁匆匆又打來。

        “夏一天,唐家莊子不是誰都能進得去的,你不聽我的,帶著王家的孩子去,那也是送死!去了別怪我們官方不作為!”張棟梁在那邊已經吼起來了。

        我掛掉電話,撥通了之前唐家大兒子唐璜打過來的電話號碼:“給你們唐家一個時,婦女老幼,我也不想傷及!如果不信,那對不住了!滅門!”

        “有意思,今晚我會站在唐家莊子最高處,帶著我的孩子,帶著我的三個老婆!看你們這群垃圾是怎么飛蛾撲火的!”唐璜陰沉沉的笑起來,肆無忌憚。

        我緊緊捏著電話,手也顫抖了起來,看向王元一時,這家伙也和我一樣。

        飛機直接到了唐家的莊子,從高出看下去,莊子占地極大,周圍也沒有農莊,依山傍水,是個好地方,遠遠還以為是度假山莊。

        “是這里了,我們停在哪?”王元一完,征求我的意見。臺共司血。

        “就停在唐家的停機坪!”三十幾輛大巴車遠遠的停在路邊,只等著我一聲令下而已,我給趙茜掛了電話,趙茜的答復是一切就緒。

        天空升起了血色的夕陽,我從直升機上走下來,而看著周圍的一草一木,臉色陰暗之極,唐家盛極一時,建筑所用材料,所栽樹木均是價值不菲,不知賺了多少黑心錢,那高高在上的地位,也不知道多少玄門修士的血鋪成,不過今天,勢必什么都留不下來!

        唐鈺帶著四個生死兄弟再次的走到了我的跟前,眉宇間顯得有些不平靜,看了看天空,血紅色的,又看向了我,他皺起了眉心,最后回頭望向了一個比他年紀要大的兄弟。

        那兄弟神色凝重拿出了一把刀子,在中指上劃了一刀,抹了雙眼,看向天空后,神情已然大變:“兄弟,是血夜!”

        “唐家,去死吧。”我冷冷的完,周圍隆隆的鐵甲聲,劃破了天際!

        沒有戰鼓聲,沒有旌旗招展,有的只是黑壓壓的甲兵,一波連著一波!

        唐鈺震驚了,連主樓的落地窗內的唐璜也嚇得面無人色,宛如撞了鬼似的,誰都沒想到,我會帶了這么多的人來,從主樓看過去,一片接著一片,裝備精良,弩兵、劍兵、槍兵,而每個百人戰斗方陣,都有一名宛如百夫長的尸王大將!

        “聽你們把吾皇欺負狠了?敢動吾主!那是找死!”趙昱大吼一聲,全身黑氣如冒煙一樣炸了出來,古劍出鞘,瞬間就棲身唐鈺!

        唐鈺大驚,一邊后退,一邊提唐刀來擋!

        哐當一聲,脆弱的唐刀給古劍一劈兩半,唐鈺臉上身上多了一道劍痕,血液迸射而出!

        “弱,實在太弱了!”趙昱陰冷的笑起來,長劍挑花,再次把架勢擺好了!

        唐鈺和幾個生死兄弟大驚失色,他們也沒想到這穿著上海灘西裝的微胖趙昱會厲害到這個程度!

        我心中也著實震驚,綠衣劉喵劍法卓越,花樣百出,威力也卓群,而這趙昱,劍法卻更傾向大開大合的,氣勢也難以抵擋。

        所以劉喵當時拿這些人沒辦法,但趙昱,卻幾乎一劍封喉!

        “我……我感覺很痛!沒……沒知覺了!”唐鈺捂著臉,突然在退后幾步后跪倒了下來,血狂噴而出。

        “是劍氣!好歹毒!”唐鈺的兩個兄弟趕忙扶起了唐鈺,但唐鈺已經翻起了白眼,那眼珠子猛地黑白交替,眼看不知是死是活。

        剛才趙昱那一劍的劍氣,怕是劈到骨頭里了,唐鈺臉骨都裂了,翻白眼不死,也算他厲害了。

        “居然沒死,有意思。”趙昱是個瘋子,打起來不要命的,速度還快得離譜,暴喝一聲,就撲向四個要攙扶唐鈺的人!


  http://www.pawocr.live/0/1/155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