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六百四十九章:叛逆

第六百四十九章:叛逆


        我知道,現在惜君是出現青春期叛逆了。

        畢竟以身體的成長而言,對比王胭,惜君已經相當于十來歲的少女了,她的成長和別人完全不一樣。是長個子。甚至是長心智那種,你現在沒法子跟哄孩子一樣去哄她。

        “血云棺沒有五陰之體做主魂,你能夠使用么?沒有咒符咒語。你能解開活陣么?現在沒有人有真正能夠破解得了活陣的辦法,南宮師叔和孫婆婆相聚隕落。這導致了我們對陣法直接失去了控制,就是作為地仙的祖云,仍然要陰陽兩地的去搜刮奇珍異寶做開陣的準備工作,我們又能的如何?外婆還在活陣里鎮守,哥哥也著急呀!”

        “我不,我就要去救媽媽!哥哥一定是能夠救卻不去救!要不然媽媽早就出來了,你騙我!嗚嗚嗚……”惜君完,嚶嚶哭了起來,她很想媽媽,隨著記憶的一次次破解,她對于以前的事情記得更是多了起來。

        雖我也從之前聽過了她的經歷。但并沒有真正的設身處地站在她的角度,畢竟我確實不是她。

        “好,等哥哥給王胭妹妹換個家以后,我們就去活陣那看看吧,哥哥也想知道。憑借現在的自己,能夠做到什么程度,好不好?”我堅定不移的道,如果一切順利,能夠開啟活陣,把外婆放出來,那或許一切事情就變得簡單了,連四方道門大會也不用去參加。

        至少什么清虛道的事情,我不理會都沒事。

        “真的?哥哥你真的么?”惜君愕然的問我,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真的。”我嘆了口氣,現在不去也不行了,看著她現在的身形越長越大,普通的紅衣已經不能相襯她的身形,看著她初具雛形的身段,我著實嘆了口氣,等她升級鬼仙的時候,恐怕已經和紫衣差不多了。

        紫衣如何我也不需要多了,那是能讓媳婦姐姐發飆的存在,到時候惜君會如何?

        母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帶著瑞澤哥、郁雪離開那么久,到底在忙著什么?難道血云棺不過是敲門磚,她們要謀求的是更大的事情?

        郁雪不凡我是知道的,畢竟當時義屯僅剩她一人,連外婆都給血云棺捉去了!可帶上瑞澤哥算什么?

        是為了引鳳棺,倒是能得過去,但引鳳棺在陰間呀!她們四下里亂跑,有什么目的?

        我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尋常,瑞澤哥,郁雪……

        難道母親有什么奇怪的想法?還是外婆本來就已經把他們納入了棋子里了?

        “哥哥……哥哥,我的衣服了,你看,聽要穿文胸的。”惜君扯了扯衣服,一副要我給她換的模樣。

        王胭羨慕極了,看著惜君即將要發育的身段,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我重重吸了口氣,看來平時宋婉儀沒少教導她們。

        連忙叫洞府外的尸王把黛眉叫來,我讓惜君別再抖她那清涼的衣服了。

        黛眉很快就飄來了,聽惜君要換衣服,倒是十分樂意的,但一看她修為已經鬼帝,頓時噎住了老半天。討助坑技。

        “鬼帝中期了。”我無奈的道,摸了摸惜君的秀發,又警告道她道:“你就是到了鬼仙,仍是我的妹妹,輩分總不能忘,希望你和其他人也是這般,長幼不以實力來衡量,你知道么?”

        惜君看著我好一會,搖搖頭,但見我表情凝固了下來,她才很不甘愿的頭了:“好吧,為了哥哥才那樣。”

        惜君長大了些,已經不能跟以前那樣對待了,有時候,我更需要多思考下。

        黛眉還沒晉級鬼帝,就心翼翼的帶著惜君去找衣衫了,我坐在洞府的蒲團上,好半響都沒恢復過來。

        王胭看我愁眉不展,就過來道:“哥哥,無論如何,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惜君妹妹也一定會站在你身邊,不離不棄,你好不好?”

        “嗯,我相信你們。”我摸著王胭的腦袋,心情稍微平靜了些,拿出了血云棺,以及三本古籍,開始研究其中的置換可能。

        銅棺雖然代表著玄門的極高工藝和水準,但和真正的血云棺相比,差了不是一半,等我參悟透的時候,就已經是兩天過去了。

        中間有了陰氣塊,黑毛犼突破了鬼帝,相聚還有宋婉儀和劉喵,連一向穩固的江寒,也因為準備工作做得扎實,一舉邁入了鬼帝。

        不過因為我在閉關,所以這也是后來才知道的。

        惜君挑選了一身深紅色的衣物,仍然是她喜歡的古代款式,但她的臉已經沒有以前那么圓,更多了一種微妙的少女氣質。

        “我記得你當時只是四五歲的模樣呢……”時間其實并不長遠,但僅僅這么短的時間,她就已經成長到如此程度了,不知道是喜是憂。

        “那哥哥是喜歡長大的惜君,還是的惜君?”惜君不禁好奇的問我。

        我想了想,其實大好像也無所謂,只是從可愛轉變成了漂亮而已,就道:“哥哥都喜歡,哪有不喜歡妹妹的哥哥?”

        惜君高興的撲入了我的懷中,咯咯的笑了起來。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的心想這孩子果然還是惜君,或許我想得太多了,沒有經歷太多,怎么可能思想會成長?就算再逆天,也不可能。

        或許是因為想要見自己的母親而已。

        這次我把血云棺轉換完成,不知道有沒有機會隔著活陣和惜君母親對話?如果可以,或許也能緩解下她的思母之情。

        “好了,惜君你先出去吧,我要進行棺槨之間的轉化才行,等到胭兒能夠控制自如的時候,我們就去看看你母親。”我寬慰道。

        “嗯,我相信哥哥。”惜君完就飄出去了。

        “胭兒,你體內的替身鬼蠱如何了?是否能夠自如的替換了?”我問了下王胭,然后把血云棺放入了大陣里,等待隨時進行置換。

        “哥哥,可以了,已經能夠自由轉換,如果出事,我一定會用替身鬼蠱替身的,你就放心給我轉換吧,我一定會變得更強的喲。”王胭自信的道。

        雖王胭讓我放心,但我還是很害怕,生怕速度太快,王胭轉換不及,隨后失敗而灰飛煙滅。

        “一定要警惕,我寧可浪費一百只,一千只替身鬼蠱,也不要看到你消失不見!”我以很認真的表情警告道

        “哥哥,我喜歡你,我不想離開你一時半刻……”王胭肯定的頭,然后走過來抱著我的頭,親吻我的額頭:“我不會消失的,就算消失,我如果還有思想,也會想著你的。”

        我心情一滯,但如今箭在弦上,又怎能不發?王胭對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每次轉換,勢必是存在風險的,一旦控制不及時,她也因錯愕或者一時的發怔錯過了轉換的時機,那煙消云散的情況還是會發生的!

        了香火,我把血云棺放置在了銅棺的上方,只嘴里開始念念有詞,王胭的骨灰已經不在了,現在唯獨需要替換位置而已,至于主魂外婆,因為本身剛給我打滅,僅僅剩下的一縷的清魂,要真和王胭斗起來,絕對是打不過王胭的,所以我放心的念了轉換的咒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股黑紅色的能量開始纏向了血云棺,血云棺也很快就做出了回應,僅存的猛烈力量抵抗著入侵,畢竟現在血云棺尚未認主,有地仙主人存在,我也不過是個中轉站而已。

        現在置換,相當于把血云棺弄成我的,而把銅棺置換成祖云的!因此幾率并不大,最多是一半左右。

        就算是有替身鬼蠱,也并不能保證百分之百的成功!

        果然,在互相交換力量的時候,血云棺啪的一聲掉落了地面,紅色的氣焰瞬間的冒了出來!

        王胭化作的黑氣雖然死死的糾纏不放,但那股力量,頃刻間就如同給拍掉的觸手,猛然縮了回去!

        嗡,紅色的能量一閃即逝,我知道,王胭已經用了替身鬼蠱,替換這次攻擊!

        “膽敢……子……你……”

        蒼老的聲音忽然的傳了出來,我嚇了一跳,臉色頓時蒼白了不少,而讓我渾身一震的是,王胭那股紅色的力量又復襲擊向了血云棺!

        “你不要命了!?”我驚呼道。


  http://www.pawocr.live/0/1/163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