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六百六十三章:兇靈

第六百六十三章:兇靈


        “老板?”劉達膽子也,當即慌忙問我。

        “回答他們好,我們下去。”現在不好和官方對著干,只能先下去看看。

        “請跟著我們降落!”一輛直升機重復這話,我們的直升機只能跟著他轉回了縣城一個看似廣場的地方。

        下了飛機。一群的玄警早就等著我們了,劉達渾身發抖。他應該不經常遇這種事,驚慌失措倒也難免。系廣討巴。

        兩個悟道期的玄警直接就走了過來,其中一個背著古琴的中年人對我道:“夏掌門是吧?實在不好意思,我們這邊接到命令,要截留你的直升機,暫時你是無法使用它了。”

        “我的直升機全國通行,這事應該有張振標作保吧?”我皺了皺眉。

        “夏掌門,我們查過你的飛機。平時是沒問題的,但顯然這段時間不行,你可以走,但直升機留下。”年紀稍大的中年人雖然帶著歉意的語氣。但臉上卻不卑不亢。

        我臉色不好看,拿出了電話準備撥通張振標的電話。

        “這里不能打電話。”年輕人立刻過來阻止。

        我正準備解釋什么,結果對方根本不給面子,摸出了紅符,似乎還有要搶的意思:“獨弦善鼓琴,句曲成八音,仙音門!獨鼓弦琴!”

        二話不,我自衛抽出才冥河古劍,念咒也借法轟去!

        對方法術一出,周圍仙音裊裊,如繞梁的弦歌,又似擊鼓長鳴,震得我和劉達恍恍惚惚!

        我斷然輕喝。咒語也念了出來:“以心表明霞,疾降吾真劍,天一道!云空真劍!”

        一瞬間劍影婆娑,憑空出現飛劍密集無比,把把如同沉淵一樣漆黑,這些劍威力剛猛無匹,砸落下來時,什么鼓瑟仙音不過破鑼爛鼓,撞擊之后,轟隆一聲!那中年人直接給彈飛了出去。滾倒在地后狂吐一口鮮血!

        剩下的那名年紀稍大的中年人臉上表情凝滯了下來!

        我看著滾倒在地的中年人,嘴角露出冷笑:“直接就朝我動手,這真的好?電話總要給我打吧?還是想找理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了?”

        幾個入道期的玄警連忙過去扶起受傷的中年人,我看著他,見他目光躲閃,有了懼怕之意。

        “夏……夏掌門,我們也是公事公辦,其他省份也不會讓你的直升機過境的,就是打電話,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年紀稍大的中年人連忙解釋,然后伸出手又道:“我是朱垣,剛才的事是誤會。”

        我冷哼一聲,根本不打算和他握手,電話接通了,張振標接了電話:“夏一天,有什么事?”

        “張老,好的讓我全國通行,現在卻過河拆橋了?你收了我的好處,難道就輕易劃過了?”我不悅的道。

        身邊的玄警立馬露出了一絲震驚的神情,玄警收好處,確實讓人寒心。

        “夏一天,這些事的就先別了,你的直升機開不走,已經接到上級指令了,暫時你還是走陸路吧,這事我也管不了,往后還能保證你暢通無阻,唯獨四方道門之前不行,這是對方做了最后讓步才爭取來的結果,珍惜下吧,要不是因為龍魂仙草,你恐怕連出省都不行,早就給攔下來了!”張振標在那邊也有些不高興的道。

        “又是北方清虛道?管得夠寬,連你們玄警都要看面子?”我額上冒出了青筋。

        “知道就別惹事,付秋生的案子,影響比你想象的大得多,這孩子不是一般人,你能不去北邊就好好呆在大龍縣吧,在那里你有自己的根據地,我相信很安全,跑上去送死是閑著命長么?”張振標語氣里也顯出了一絲不高興來。

        “該去做的事情,誰也攔不住我,張老,你費心了!”我掛掉了電話,然后真掃了一眼周圍的玄警,最后目光定格在了劉達身上:“劉達,你開飛機回去吧,我可能要走陸路了。”

        “老板,我這就把飛機開回去,你自己心!”劉達猛的頭,這事鬧大了,飛機肯定是去不了北邊了。

        “打了我,飛機也走不了!”給打傷的中年人立刻憤怒的道。

        “住口,何賢,這事就這么辦了,我們都管不了。”朱垣連忙制止,生怕我怒火之下,大家都要慷慨就義。

        劉達把我的行李干糧搬了下來,交代了注意安全后就啟動直升飛機回大龍縣了,留下我在這個縣城的郊區。

        一群玄警圍著我附近窸窸窣窣的著我的事,原來傳言已經遍布其他省,但大部分都是壞名聲,可以惡名昭著都不過分,正應了那句‘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的話。

        “這里是防御重地,因上級指示,也不方便留閣下在這里了,夏掌門是打算步行離開,還是我們送您離開縣城?”朱恒問我。

        “縣郊是不是埋伏了清虛道的人?”我冷笑的問道。

        “這……這朱某可并不清楚,請吧。”朱恒一副送客的樣子。

        我臉色陰沉,看來不打一場硬仗,清虛道不會輕易放過我,也真沒想到他們伸手能伸這么長,竟然到了貴省這里來了,不愧是全國性的大道門,連官方玄警都要通行方便。

        往后沒有直升飛機,要去北邊可很麻煩,如今只能先從陸路去市里,看看能不能乘坐航班飛機去北方吧。

        決定好這一切,我騎行自行車到縣里,準備買輛車子離開縣城。

        然而大半夜顯然沒有什么汽車可以購買,看如今情況,我要在這里休息一晚上也不可能,因為沒有直升機,要到北方沒準出幺蛾子事情,導致時間錯過了。

        清虛道想要設法埋伏,或者干脆就是想讓我遲到,然后在四方道門大會上彈劾我,可無論是哪一條,計謀都顯得十分的狠毒。

        騎著自行車到了縣城里,我找了一輛出租車,商量好了去市里的價錢,就把自行車折疊了起來,放在了后尾箱。

        原本以為就這么一路順風到達貴市,結果在上高速路路口時就堵住了,前方出了很大的事故,交警封路了,問了什么時候解決,結果司機回來出了最少到半夜,加上路上的時間,還真不知道什么時候到貴市。

        司機大叔還算和藹,跟我可以走二級公路去貴市,只不過時間會長一些,但至少比等待要好。

        我頭就讓司機啟程,一路上也就只能安心的等待了,路上很荒涼偏僻,坐在副駕駛室里的我有些不解:“黃師傅,這路可有抖,車子很少呀,剛才大家難道都不轉走這條路?”

        “呵呵,人家私家車等得起,我們這可是出租車,走路比較便捷。”黃師傅笑言,看我一副警惕的樣子,他又道:“別擔心,我是老司機了,技術好得很。”

        我不話了,可一路上仍警惕周圍的情況,到了一段危險狹隘的路段,往底下懸崖看去,好幾個青面白衣的鬼正朝著我們看過來,我不禁感到心中一涼,看向了司機,這黃師傅臉色蠟青,竟有了死相。

        “停車,我要下車,你先退回去。”我臉色驟變,趕緊讓黃師傅停車。

        結果這黃師傅嘴角冒出一絲冷笑:“如果我不停呢?伙子,你想怎樣?”

        扭過頭時,那黃師傅目光已經略顯呆滯,我不知道他什么時候中了什么法術,又有什么目的,但眼下這種情況我再不做什么,恐怕就真出事了!

        “離開這!”媳婦姐姐忽然從我心底道。

        “一起……下去喝杯水酒……吧……”黃師傅完,青色的臉緩緩扭轉了過來,隨后方向盤往左邊用力一打轉,出租車發出了急促的摩擦聲后就沖入了懸崖底下!

        時間仿佛靜止的一般,底下的一群猛鬼朝著我招手,慘白的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仿佛歡迎我的到來!

        我的咒語念完,準備炸開車門跳窗離開,轟隆!車門轟開了,可我準備跳車的空檔,一聲厲叫的黃師傅一瞬間就緊緊的抱住我!

        咚!

        車子彈到了懸崖上,霎時間就滾動了起來,我魂飛魄散,看著周圍景物隨著車子旋轉,生死一線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


  http://www.pawocr.live/0/1/163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