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七百七十二章:無辜

第七百七十二章:無辜


        “孽鏡臺前無好人,鏡子一顯,便是罪孽,這你們應該很清楚,所以如果自覺死罪的。最好早招出來,我權衡之后,罪孽不大可免刑法,不過讓你們繼續回海底內戰也不可能,需歸降我天一城,就算回到海底,也要由我天一城統御調度。”看三位消化完話里的信息,我又道:“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過孽鏡臺,但那時候就不好了,很可能我會直接將你們擊殺當下。”

        一路下來,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想了自己的結局,夏侯徹猶豫了下,當然不會認為自己能走到今天會有多干凈。

        而云清還算鎮定,只是她看著自己弟弟。表情卻略微苦澀,所以率先表態了:“尊上,我們海族愿意投靠天一城,往后都聽尊上調度,連深海寶圖也一并上繳,只愿過普通生活,那這孽鏡臺是否可免?”

        我頭,如果能夠得到海皇一族的投靠,就算饒了他們性命又如何,活他一個,可救數萬鬼民于水火,就算罪大惡極。多也是養著罷了。

        “姐姐!不行!深海寶圖是我們海底皇族至寶!絕不能交給人類!”云淡怒目看向了云清,隨后看向我:“呵呵,你要我過孽鏡臺就過,但我海底皇族寧死都不給你寶圖!你也不過是覬覦我海底的梟雄,成王敗寇,有什么好威風!”

        我冷冷一笑,而身邊惜君的臉色更是陰沉下來,至于其他家鬼,更是譏諷的看著這王子。

        “若主公是梟雄,你們海底現在還有機會內斗?早落入主公之手!”江寒諷刺笑道。

        “屁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就口出狂言,無知無畏,可見平日做事也是飛揚跋扈,不可一世!”宋婉儀也很不高興。豆何夾亡。

        “哥哥,我要吃了他!”惜君嘴角撅起,一副要吃掉云淡的樣子。

        聽惜君要吃他,云淡居然完全沒有任何懼意,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其實我還是很想看他過孽鏡臺的,別看他年紀輕輕,但也是海王的兒子,并非是普通人,沒準棒殺大臣。強奸宮女之類的事情也是有的。

        “尊上恕罪!云淡還是個孩子,雖然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但也是以大家性命出發……”云清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姐姐!不要跪他!弱肉強食,我早晚都會有這結果!你和我一同過孽鏡臺,我可死,你必然不會。”云淡立馬擋在云清面前,將她扶起來,不讓自己姐姐跪我。

        “既然我是梟雄,那過了孽鏡臺,我又得不到深海寶圖,憑什么不殺你們兩姐弟?”我反笑道,這孩子也真有意思,一邊我是梟雄,一邊又當我不敢殺好人。

        “你!我和你拼了!”云淡一聽我要殺自己姐姐,當即沖動的要過來殺我!

        結果還沒到半路,啪一聲脆響,臉上就給云清抽了一巴掌。

        云淡怔住了,捂著臉看著自己的姐姐,有些不知所措,云清卻眼淚嗖嗖的掉下來:“云淡,你聽姐姐的,過了孽鏡臺,你必然死無葬僧地,如果你死了,姐姐又豈會獨自生存?海底數萬的皇族遺孤,誰來保護他們?好好想想,是性命重要,還是寶圖重要?歷代先皇們何等的強大,何等的厲害,他們能夠獨自繪制寶圖,難道你就不能么?失去的還會再來,唯獨生靈寂滅,就再無回頭了!”

        自己姐姐的是對的,云淡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過陷入了海王的強加教育中了而已,所以覺得寶物凌駕了民眾,凌駕于自己性命之上了,也總想著鬼在圖在,鬼死圖滅,甚至能夠為此毀滅一切!

        我不知道為何過了孽鏡臺,會讓云淡死無葬僧地,想來是做了罪惡至極的事情,而這樣的王者我并不欣賞:“惜君……”

        “慢!尊上可殺云清,求留我弟弟性命……”云清跪拜在地。

        我躲開一步,陰沉的道:“既然做了罪惡滔天的事,我又豈會容他?起來。”

        “不……或者云清愿意給尊上做牛做馬!只求一命換一命,這還不行嗎?”云清連忙抱住我了我腿。

        “你抱大腿也沒用。”紫衣在一旁鄙視的道,看來她對抱大腿很敏感。

        最是無情帝王家,但云清卻和自己弟弟有這么深的情感,可見這云淡也有可取之處,而云清偏偏一路來表現的都是個溫婉可人的公主,這讓我對此復雜的情感很糾結。

        “好了,念在你們身在帝皇之家,很多事都身不由己,此刻又是姐弟情深,云淡的罪狀我也不想知道了,不過從今往后,他也再不為帝王!改歸你云清來管著,若是我耳邊聽到什么關于他為惡作怪的事,我一定到做到將他打成飛灰!”我冷冷的看了一眼云清。

        “謝尊上不殺之恩!”云清大喜過望,當即要對我磕頭,我早有準備的將她扶了起來。

        處理完了海底皇族姐弟,我看向了夏侯徹,夏侯徹趕緊半跪在地:“我夏侯徹愿降天一城,大軍也服從天一城調度,當然,我不過孽鏡臺也是自覺做了不少惡事,錯事,但依照當時的情況卻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如今想起,每每過不去心里一關,更也不想再回憶下去,還請夏皇收回成命,饒下官一命。”

        “也好,既然都知道自己的罪惡,那都不用過孽鏡臺了,回頭我會派兩位心腹干將的前往海底丈量你們的領地,清你們的兵馬,屆時再重新分派你們駐守之地。”處理海底數十萬鬼族并不是簡單的事情,還得派得力人手去調度才行。

        夏侯徹松了口氣,而云清更是感激起來,云淡至始至終都咬著牙關,而且眉毛低沉,似乎正承受莫大的心理壓力。我并沒有去主動問詢,因為沒有任何人能自己是徹頭徹尾的好人,就算是救世度人的福海神僧,怕都不敢自己身無罪惡。

        身在帝王位,哪個又是干凈的?包括我自己要過孽鏡臺,心中也難保不顫一下。讓黛眉帶他們前往議事殿議事,家鬼也都各自幫忙去了。

        最后整個孽鏡臺前,只剩下我一個人。

        沉默良久,我拿出了碧玉命牌,將唐珂放了出來。

        唐珂呆呆的看著前面的孽鏡臺,臉上露出一抹嘲諷:“夏一天,你真可憐,不信人,也不信鬼。”

        “還好,有些東西我卻是信的,比如雪山下幾十條人命還有魂的話。”我淡淡的道。

        “我至始至終都沒殺過任何一個人,一切不過是你的妄想,罷,需要我怎么配合?”唐珂冷冷的道。

        好奇的站在孽鏡臺前,唐珂用白皙的手輕輕的撩撥著自己的頭發,整理身上白色的道袍。不得不,她有著美麗的容顏,身形更是窈窕多姿,如果稍微打扮一下,或許不會輸給任何人。

        “知道么,我好久沒上過妝,也沒照這么大的鏡子了,想不到死后的現在,還能隨意打扮自己。”唐珂忽然的笑起來,但那笑容已經沒有剛才的傲氣,而是一種可悲。

        我念了幾句咒語,激活了孽鏡臺,一道光投到了唐珂的身上,而鏡子里,一幕幕出現她從到大的惡事。

        走馬觀花一樣的景象里,我看得細致入微,不過越看到后面,我越是皺起眉心,這些場景,從到大跳得都很快,甚至連半分鐘都不到,而直到了唐家出事以后,鏡頭也并沒有延長多少,無非是一些被人陷害后,去反擊的事情,但卻沒有因此殺過任何一人。

        我一下子就懵了,難道她真的沒有殺過任何人?不可能!那雪山下的幾十條人命,又是誰動的手腳?

        一時間,我仿佛陷入了一場陰謀之中,而唐珂自己,恐怕也是給人帶著走的,只不過背后里的人到底是誰,到了現在也沒清楚。

        那輛大巴車自始至終都沒有在鏡子里出現,儼然她本來就不知道這件事,那到底是誰控制了這場陰謀,將她帶入毀滅之中?

        “完了,那你現在覺得如何?殺了我,心情好受些了么?”唐珂嘴角泛起一抹嘲笑。

        “不好受,是我錯怪了你,對不起。”我心情沉重的道,孽鏡臺不會騙人,但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為什么沒有顯示唐珂做出幾件壞事?

        難道她一直是被害者?

        這可就太冤枉她了,現在雪山下的幾十條人命還真是白死了,根本不是她干的,那難道是清虛道那幾個逃跑弟子殺的?

        “呵呵,是么,真想不到你也會道歉,不過你現在殺了我和我一家兩百多口人,我永世都不會諒解你,我已經迫不及待的去轉生投胎了,只要投胎快一天,我就能早一天殺死你!”唐珂惡毒的道。

        “幾十條人命,是清虛道做的?”我沒有理會,只是問起了兇手是否清虛道的人。

        “我怎么知道。”唐珂無所謂的道。

        “唐珂,哪條人命不是命,我同情你遭遇的一切,但你難道就忍心看那幾十條人命就這么死去么?”我曉之以情。

        “我確實不知道,對了,聽投胎是要喝孟婆湯的,你既然同情我,就開個后門吧。”唐珂抽身往外面走。

        孽鏡臺不會騙人,唐珂是無辜了,那背后就一直有人在把她引導上復仇的線路上,而一切的假象,就成了我迷惑我的煙霧彈,直到唐珂悲慘命運的結束。


  http://www.pawocr.live/0/1/166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