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八百五十六章:傳寶

第八百五十六章:傳寶


        “夏掌門,人有所為,有所不為,攙和進我們官方里,恐怕不會是什么好事。之前你也答應了我,此事以道門分割為由就此作罷,終歸不能因我與同僚之間內斗而落井下石吧?”聶正國回過頭,有些軟硬兼施的警告我。

        “同僚內斗?呵呵,聶叔叔,連你都學會不拘言笑了,以侄所見,可并非只是內斗吧?你勾結一部分仙門野心之輩,壓制道門,妄圖控制和蠶食道門,以他們唯命是從。企圖利用道門做踏腳石,行一些不可告人之事,從中獲取利益,由此引來的出賣國有資源,貪污瀆職,陷害同僚等等,這一大堆的罪名下來,可不大好看呀,要求人,要么有利用之條件,以你如今待定罪之身,還有誰愿意和你共赴監牢?若論利用條件。你黨羽如今正以摧枯拉朽之勢給其他部門撒網兜去,所以罷手吧,勝敗已有定論,否則侄怎么會現在才站出來?”令狐少玉篤定的望向了和聶正國,要起自信,這位還真不一般,我心中嘆道。

        聶正國臉色沉了下來,聽著對方的敘述,心中恐怕都有些信了。

        而等令狐少于看向一干地仙時,卻發現除了姚中熙和喻沉香還站在聶正國的身邊,頓時連連搖搖頭。道:“大廈將傾,姚叔、喻嬸,你們難道還打算一條道走到黑么?”

        一群的地仙或是道門,或是官方,現在全都大氣不敢喘,畢竟除了天一道幾乎和仙門等同的實力,還有官方的地仙存在,位置站不對,很可能就是自取滅亡的下場。

        聶正國不用看那疊文件,就知道里面的內容會對自己的仕途產生什么影響,當即嘆了口氣:“姚中熙,喻沉香,你們不過是聽命行事。這次就不要站在我這邊了,什么事都是我所為罷了,我和令狐侄走就是。”

        姚中熙臉色微微一變。道:“聶老,我們尚有回旋余地,只要這夏一天不幫忙令狐這輩。”

        “官方舞臺不容我們,何不另開爐灶?”喻沉香也有些不解了。

        “你們都是別派而來,不知我們官方玄門的情況,回你們各自的門派去吧,此事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不用看,這夏掌門必然是不會站在我們這一邊的,若在強求,又是一樁禍事。”聶正國臨給帶走,仍不忘給自己人開脫,倒也是個合格的領導者,當然,如果我站在他一邊的話。

        我冷笑一聲,對聶正國暗暗佩服,明知不敵我這邊,就給自己開解,又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我上告的路子封死,若是我現在再他聶正國的丑事,可都是落井下石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聶正國,很多事情我也不出來,相信令狐道友自有一把公平秤,該受的制裁,我會看在眼里,如果有什么沒追究到的,或者今天抓明天放的,看這杜古劍就是下場!匹夫一怒,自有匹夫解決的辦法!好自為之吧!”撂下這句話,也就由著的令狐少玉去解決了,剩下的,我只能監督卻不好插手。

        “夏掌門之言,如懸首利劍,我定當謹記。”令狐少玉立即回復道,隨后命令玄警去緝拿聶正國,聶正國這次并沒有反抗,而是乖乖給拿下了,而他自己則去勸喻沉香和姚中熙去了,當然,這兩位和其他官方地仙也需要帶走調查,畢竟牽扯之大,遠不是一些魚蝦可比。

        余天孝和杜古劍的殘魂都給我收入了玉符中,準備回天一城,另行祭奠恩師,至于頭顱,自然包裹起來,直接提走,官方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心驚肉跳。但沒有一人敢上前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世間的一切勢力不過土雞瓦犬,聲音都沒法子發出。

        做完了這重要的事情,剩下的當然就是給道脈另開格局,天一道的特殊性在這個時候就顯現了出來,一群道門的人立即圍了上來,攀親帶故自然是少不了的,可謂窮在鬧事人未識,富在僻壤有人知。

        天一道最后還是分離了出來,天一道是道門的天一道,統領南方道門,鼎立于四方道門之巔,而我成了四方道門的實際話語人,四方道門將由其他各方推舉出領導人來,北方、東方、西方依舊是鄒之文,沈冰瑩、陸成山三人來領導,畢竟他們好容易熬出頭了,和我之間的關系也最是穩固,之前雖然有過不信任,但那是我實力不夠而已,況且如今天一道地仙之多,雖達不到仙門程度,但也和四大脈系格格不入了,而南方道門暫時由章素離擔任領袖,夏姑姑統領天一道道門部分。

        由此道門在天一道的強勢介入下塵埃落定,而四脈的格局也和以往再不相同,原本吊車尾的道脈,一躍而成最強脈系,可謂河東河西,風水輪流。

        至于天一道的地仙,為了避嫌,則成立了天一道仙門,脫離出道脈,屹立強者如林的仙家門派之中!

        這次的觀禮大會,幾乎變成了我天一道的開壇布道預告會,屆時天下玄門正宗,將于下月底將會齊聚天一道內門,共同定下玄門格局!

        令狐少玉并沒有跟隨大批的玄警離開,而是在會場中一直留到了開會結束,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想必是有話要和我的。

        當然,凡事都有先后區別,李破曉和李斷月回到乾坤道仙山,想要拿回仙山的事情,大家也開始討論起來,我將劍奴和劍丸之事在四方道門和道門理事會中提了出來,果然所有人都無比的驚訝,紛紛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和不可置信,但得知所言非虛后,大多還是憤慨之極的,并邀請李破曉和李斷月立即參會,討論這嚴重的問題。

        李破曉和李斷月都是愣頭青,對道門歸還乾坤仙山持有感謝態度,可并不多,原因無他,他們是兩儀境的,都覺得有一個打十個的能力,別人的問詢怎么可能讓他們放在眼中?低以節圾。

        至于劍丸之事,李破曉咬緊是門派的私事為由,拒絕回答,李斷月的則根本一言不發,這又引來了大家的一陣聲討。

        因為乾坤道名氣極大,之前李劍聲在四方道門的表現也可圈可,最后還壯烈衛道隕落,值得大家當成楷模,所以也不好太多為難乾坤道,但為了防止再出現劍奴和劍丸這等悲劇,只能責令乾坤道暫停收徒,留道門查看,直到真正解決這個問題,或者找到更多不利乾坤道證據時,再將此事提上臺面來。

        揭過了乾坤道的事情,其他道門之前的陳年舊事,以及這次風波的一些反骨之事,又如示眾游街一樣拉了出來。

        大家推諉扯皮難免,就算四方領袖強力彈壓,也免不了又是一場門中傾軋,不過因為不是自家地盤,在李破曉和李斷月兩大兩儀境地仙的坐鎮下,大家都打算回自家再處理自家事,等到下月齊聚天一道,再通報門派整頓的結果。

        等到雜事處理完畢,已經是夜晚了,各門各派都不打算留下過夜,全都趕回去處理各自門中的事情,畢竟道脈幾乎又是一場改朝換代,處理不好,怕門中又是血海腥風。

        天一道方面,老祖婆早就帶著一群地仙回去了,畢竟天一道的事情,還是天一道自己去解決。

        令狐少玉看到我出門,立刻攔住了我,要和我談事情,是以令狐然子侄的身份而來。

        令狐然為了救我而死,所以無論他老人家屬于那個脈系,哪方勢力,我都無比的尊重和感謝,既然是他的子侄輩找我,那就更不能推脫。

        “夏掌門,這次能夠將聶正國拿下,感謝的話終究是不夠,其實文檔里的證據,根本不夠指正聶正國,他自己應該也不會承認,我也是借力打力而已。”令狐少玉笑道。

        “我知道,聶正國既然在這位置上呆了這么久,如果沒有相等的實力,根本扳不倒他,不過你本事也不了,居然能夠把姚中熙和喻沉香收歸己用,可喜可賀,當然,除此之外,我和你可就僅限于此,多不過于朋友之間罷了,就算你你是令狐然的子侄,我無論如何也是要幫襯你一些的,但我幫了你大忙,之后可就看緣分而已了。”雖然這人看起來很和善,不過能混跡官方的,肯定不會是平常人,還是和他劃分好界限才行。

        “這個當然,我這次想的其實是,因為伯爺的死,我一直在調查祖云的事情,并且在兩界中廣派耳目,目前發現他化名后隱于陰間深海,已經和深海鬼族搭上線了,引鳳棺的事情,恐怕少不了他和深海鬼族作祟,還請夏掌門心一些,對了,這里有一本關于六道盤的書籍,此物是伯爺那一脈傳承下來的,你替他報了仇,既然六道盤在你這,大家認為,余下的就請您好生的流傳下去吧。”令狐少玉罷,拿出了一本薄薄的冊子,雙手遞給了我。

        “也好吧,若是令狐家有地仙傳人,可隨時來討還此物,或者令狐家有修玄的后輩,我天一道也會為其敞開大門。”我恭敬的接過來,六道盤這件寶物本來不該我拿著,還給令狐然本家才是道理,但這東西經過研究所研究,還有更厲害的作用,一般人收藏,難免引來殺僧禍,想來也是令狐然交給我的原因。


  http://www.pawocr.live/0/1/169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