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三千五百八十一章:甲等

第三千五百八十一章:甲等


        “很好,老子出師至今,你小子是第一個把我衣服毀了的!”云星墜的道袍毀得七七八八,也就是幾片破布罩著,雖然曝光沒多久身上就蘊育出一層濃霧遮丑,但也難免丟人。“拔頭籌了,實在不好意思,你云星墜這下可出名了。”我也算是明白這小子穿著這道袍什么意思了,估計是自覺劍法神鬼莫測,別家想要在他身上留下一些傷痕都困難,所以用來檢驗實力的同時,也有裝

        逼的意思。“要不是我手中沒有趁手寶劍,憑你?”云星墜表情有些窩火,一邊被我打得亂竄,一邊是瞅著一群沖上來準備維持秩序的道三境的城管,等他看到了手中拿著寶劍的,立即就跑向了那邊,準備搶把寶劍用

        作武器。

        我心中好笑,這小子該不會覺得搶來的寶劍能夠直接使用吧?如果不祭煉一番,再好的寶劍不通靈性,力量受阻無法灌注劍身,同樣也很脆皮不經用。

        而且,我又怎么可能讓他輕松拿到寶劍?

        唪!

        劍氣在他伸手去奪劍的時候狂轟而出,直接攔截了他的奪劍之舉,而那道三境的城管反應過來,也心中暗怒,跟著我一起攻擊起云星墜來。

        云星墜氣得夠嗆,只能是轉道狂飛到底下街道,打算怎么著都搶一把無主寶劍什么的,至少先頂住我的神劍攻擊才是。

        但隨著城管越來越多,他根本無從入手,這回是動了真火的樣子,怒道:“你小子,真是老子天生煞星,不過這也是你逼我的!”

        而這話說罷,忍不住讓我皺起眉頭,因為這小子身上的腐氣猛然爆發而出,顯然是先天腐氣的氣息,看來居然是一位天選者,這確實是出乎我的預料!

        能夠擁有這樣的實力,而且劍法又極其出眾,也有可能正是這化仙者中的后天九子之一。

        他的腐氣爆發后,如同覺醒了什么特別能力,頃刻速度暴漲,力量同樣也不再是之前普通的無極境,居然有如妖族某些強大的爆發類身法,能夠使自己獲得超越以往的力量。

        在力量大增后,我的身法居然有些跟不上他,而他也趁機出手,當場就抓住了一位道三境的城管,并且果斷截下了對方的寶劍!

        這一凝滯間,我也急速趕來,根本沒打算讓他趁機解鎖煉化寶劍,兇猛的劍氣直沖他腦門!

        云星墜也是狠辣,絕不愧是寒仙門的暗殺者,頃刻把那道三境往我這邊一橫,讓我的劍當場扎入對方的身體!

        我根本沒打算停手,劍直接洞穿對方,并且連偏移一分都沒有,仍然直刺他的腦門!

        這劍速之快,即便是稍有凝滯也足夠讓他吃上一劍的!

        鐺!

        結果一聲脆響,我的劍竟和他的劍撞在了一起,發出了震擊之聲!

        我瞬間帶著寶劍移動,而這時候的云星墜手持寶劍,手在劍身上一抹,嘴里念起了劍訣:“莫道美酒如白水,巍然回首更多情。”

        我根本不打算給他念動劍訣的功夫,猛然大手一伸,身前身后‘嘭’的一聲如暴風驟起,幻劍天的劍氣頃刻籠罩周圍方圓,不打算隱藏實力的緣故很簡單,因為這小子絕對不是一般的劍仙!“住手!”就在這時候,即墨光如頃刻而至,眉間的光劍急閃,估計是馬上要爆發寂滅劍氣了,而云星墜一聽這聲音,頓時跟老鼠見了貓,一下子就狂退數里,笑嘻嘻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當然,眉宇間那悍

        然不屈,始終沒有退減半分。

        我也不敢再想這時候發動幻劍天,因為圍過來的仙家越來越多,真發動了誰都逃不掉,所以只須臾間,劍氣已經快速內斂,恢復了常態。

        云星墜‘哎喲’一聲,手中的劍就已經從空中掉下,而他也一副無辜的表情,說道:“這誰的劍呀?怎么這么不小心掉我手上了?”

        我啞然失笑,看向了那位沖過去搶回寶劍的道三境城管,又看向了云星墜,道:“你奪人寶劍和我斗法,該不會是失憶了吧?這眾目睽睽之下,說謊可不好圓。”“別胡說,我這是撿來的,就算是用了也不過是借用,借你知道不?現在劍可原封不動回到失主手中了,難道你敢含血噴人?”云星墜笑嘻嘻的說道,然后看向了正準備發作的即墨光如,說道:“我說即墨道

        友,這事情可不關我的事,你也看到了,這小子追著我猛砍,這年頭逛街都能逛出事來,真是冤枉之極。”這云星墜雖然一身修為都可以橫著走了,但卻是典型的小無賴心態,能占的便宜一樣不落下,真應了寒仙門的名頭,而且加上一身的行頭,確實很是寒酸,但正是這樣的存在才和別的仙家區分開來,堪稱

        真正的寒仙。

        “呵呵,云星墜,你在此地鬧事,我已然了解,自己把劍弄斷了反去訛賣家,未免太過,此事和我走一遭,定然不能隨你這般胡鬧。”即墨光如這次總算沒判錯,這云星墜確實欠收拾。然而這話說完的時候,云星墜又已經退后了數里,笑嘻嘻的說道:“有什么好走一趟的?問題已經擺在明面上了,他賣了我不經用的物什,給夏七兩那小子隨手就打斷了,我去和老板討個說法,卻反遭他看

        不起我穿著打扮嗤笑一番,換誰不揍他一頓?老子又不是什么三流野仙,被點著了脾氣也會炸,不說了,我沒時間的和你去喝茶,就這樣。”

        說罷,云星墜已然消失不見,他的速度也是飛快,加上覺醒爆發,如果無心戀戰,這里每一個敢保證自己能留下他。

        即墨光如看了我一眼,說道:“怎么哪兒都能有你的事?真是奇怪了。”

        我一臉無奈,說道:“總有這氣運,我能有什么辦法?”

        “哼,想著怎么過審查那關吧,這次可不是跟你說笑的。”即墨光如輕哼一聲,隨后一甩袖子就飄走了,而不遠處,他女兒即墨瑩才尾隨而至,被自己父親凝眉看了一眼,也只能是默默跟著飛離了。我知道這即墨瑩對我肯定有怨念,上次我這么折磨她,她正愁找什么機會對我下手呢,我也沒時間找她道歉,想想這事我確實有些狠了,估計給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眼下她變強了,找麻煩當然

        找上我。

        返回了店里,伙計已經收拾干凈了,掌柜錢臨元連忙出來跟我道謝,意思無非是沒有我出手幫忙,此事恐怕他要吃虧,而眼下相信這云星墜也不敢再來鬧事了,所以他當然要設宴款待。

        我倒也沒有拒絕,在他請我們到他郊外莊園后,和一群商賈喝茶就菜的閑聊開來,我也并不客氣的問起了參賽另一方的情報。這次也沒有意外,對面的隊伍非常的厲害,贏面賠率比我們這邊要多了三倍還多,畢竟我們這里臨時換了人,這在賭徒們的心中絕對是一大敗筆,而且我看了一眼庚秀的資料,里面連她是我買來的姑娘這

        點都說得清清楚楚,甚至打上了‘丁’等的評價。

        甲乙丙丁,到了丁這級別,基本就是送菜的了,我看向了尷尬的庚秀,傳音說道:“你別太介意,不知道你的真正實力,這對我們反倒是好事。”我又翻了翻原先對我舊的評價資料,上面品序里直接打了個大大的‘甲’,而旁邊還有一些精彩的注解,不過在后面卻被無情的批注了這場比賽不能參賽的描述,看來這群商賈消息非常靈通。


  http://www.pawocr.live/0/1/172447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