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三千五百八十二章:亭子

第三千五百八十二章:亭子


        “呵呵,夏兄弟這次不能參賽,委實是可惜得很,這甲等的品序,對你而言還算是估算低了,你可不知道,民間已經把你估算到超等了,是真正隊長中的隊長,而且比賽之前,我們的盤口就開到了二比一呢

        ,現在這局面,實在是……”錢臨元苦笑的解釋起來。

        “哦,二比一?看來對方真的很強?”我連忙問道,畢竟我身邊眾女都臉上有些訝異,而北狐蕓已經有些凝神苦思了。“是很強,不過比起你帶隊,那肯定是千差萬別,這二比一,是你們贏了只有一,對方贏了卻有二之多,只是后來大家知道你不能參賽后,現在掉得狠,反過來了,一比三四的賠率,唉,這賠率還在往上走

        ,而且你如果真不能參賽,我覺得能到四都可能。”錢臨元表情里當然有些打抱不平。

        我笑了笑,說道:“我不參加掉了那么多?隊長可不是我,我不過次要的。”

        “你是這么想,但別人不這么想呀,誰不知道這些都是你的女眷?”一個嘴巴大的商賈一臉獻媚的說道。

        結果他話音剛落,其他女子還好,不過是臉紅一些,但北狐蕓不接受的站了出來怒道:“你閉嘴,由得你胡說?”

        那商賈嚇得連忙住嘴,這商賈世家操縱錢財,卻怎么能跟真正的豪門對磕?所以給北狐蕓呵斥了一句,連忙道歉不已,而錢臨元也忙賠著不是,這才讓北狐蕓輕哼坐下。

        其實我是知道,這小姑娘氣的是風頭都給我搶光了呢。

        我心中嘆了口氣,看來我被審查也不是難以想象的事情,而且我繼續比下去,恐怕北狐蕓能獲得天選之子的贏面都沒我高,畢竟要挑選出真正的領隊和最擅長隊長的人為天選者,有我摻一腳反而壞事。

        所以現在我不能參賽,對整個隊伍和北狐蕓來說,未嘗不是件好事。局面陷入尷尬后,我拿起了茶杯,以茶代酒的又和商賈們喝了一圈,說了一些暖場的話后,才又看起了參賽資料,北狐蕓是甲等,這個已經毋庸置疑,而茅楚楚慘了點,只有丙等的評價,里面全是對這醬

        油黨不吝剖析之詞,讓茅楚楚輕哼連連,不斷猛問自己是否真有那么差。

        有了剛才北狐蕓炸毛的事情,她這一問,大家哪還敢跑出來找晦氣,連忙解釋說是民間看法,和他們無關云云,這才糊弄了過去。

        我又和大家參詳了對方的資料,結果一翻過去,對方三個隊員全是甲等,而且評論比我們這一隊的還要詳細。

        第一人叫葉青萍,十二家族里葉家的正牌直系,小小年紀就有濁世青萍的美名,手中有葉家傳世神劍一把,此劍當然并非真正古劍青萍,但也絕不是普通的寶劍,一路比賽過來,都是劍出無敗。

        第二人喚作吳軒子,劍法尋常,卻靠幻術獲得了甲等,為六十四家族中排得比較靠前的家族子嗣,因為實力強勁,為葉家收入麾下,并且要助其子嗣獲勝。這十二家族里,有不少家族都沒有天選者,而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才在每一次天選者爭鋒里,派出這十數年乃至數十年來最優秀的子嗣參賽,一旦真正獲得了天選者,才能躋身更高一個層次,穩固自

        己的家族地位。而基于比賽的規則,他們當然會給自己的孩子選擇更優秀的搭配,而從六十四家族中選擇隊友,自然是最優選擇。話說回來,估計打到這個層面,也只有北狐家這樣的沒落皇族,才沒辦法之下選了我和茅

        楚楚這不問出身的,不過也可能是北狐蕓確實覺得自己很強,不介意自己的隊友是誰。

        第三人,則叫做東江文,六十四家族里東江家的子嗣,也是在這一輩里佼佼者般的存在,善使法術,擁有不俗的定點打擊,大范圍法術攻擊能力,這次顯然也是配合助陣葉青萍的。看了這三人,我沉凝了下,兩個遠程才是麻煩,至于葉青萍資料雖然漂亮,可也漂亮不過北狐蕓,因為葉青萍是十二家族,而北狐蕓可是四大皇族,光是血統就爆對方幾條街,所以單打獨斗北狐蕓絕對不

        會輸,況且她還有殺手锏死活沒拿出來,估計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暴露出來。“怎么樣?兄弟,咱們這一隊拼上葉家一隊,真正贏面如何?”錢臨元看我不說話,小心翼翼的傳音問起了我,估計他那邊還準備了一些后招,畢竟這賠率能做的文章太多,而我只要給他透個底,這有錢當

        然大家賺。

        “呵呵,還好,我們沖著冠軍來的,有我沒我,都不會輸。”我模棱兩可的說道。

        錢臨元愣了下,然后陷入了沉凝,隨后傳音跟我說道:“夏兄弟放心吧,這事我知道怎么辦了,這就安排下去,你等著收錢吧。”

        我點了點頭,而一群的商賈全都看向了錢臨元,錢臨元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把茶杯放向了我這一邊,大家頓時心領神會的笑了起來,紛紛興奮的起杯邀飲。

        告別了這群市儈商賈,我帶著一群女子返回驛館,一路上當然沒少講解對付這三人的計劃,明確分工了合作的關系。

        北狐蕓不是很高興,可能是因為我不能參賽的原因,不過聽我親自定制計劃,倒也沒有不給面子。

        回到了驛館,我只能把北狐蕓約了出來,在后山的一處亭子里,問起了她今天為何郁郁不歡。“真要我說實話?”北狐蕓蹙眉問道,看我堅定點頭,她猶豫了好一會,才說道:“自上次遭遇軒轅家那場比賽,也習慣了由你壓住陣腳,本來還想著讓你一路參賽下去,你現在卻不能參賽了,讓我心中哪里

        還有底氣?”

        “說出來不就好了么?其實,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過庚秀加入進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我在場難免引來最大的關注,影響到你的發揮,倒不如現在我先出局呢。”我笑道。北狐蕓輕哼一聲,說道:“就你愛找理由,不過這場即便對方不知道庚秀有荒古仙龍存在,無法定制針對計劃,那下一場呢?冠軍賽你以為很輕易?這次的比賽,我父親也偷偷往天城活動去了,得到的消息

        全都是不利我們的,另一場參加決賽的隊伍,都是冠軍熱門,無論誰家勝出,家世和實力都絕非葉家可比,若是你不在,我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贏下去。”“我的身份,早晚要暴露出來,連你們北狐家都清楚了,其他家族肯定也會從另外的渠道得到這樣的情報,到時候我是原仙者的事情不脛而走,反倒對你是一大障礙,你明白么?所以這段時間來,我也一直

        想著這問題怎么善后,現在也未嘗不是一次契機。”我嘆了口氣。

        北狐蕓沉默的看著我,表情里有些頹然,然后說道:“那我們家和你的合作呢……”

        “合作當然還會進行下去,我會把你們北狐家重新捧回王座,即便是用另一種方式。”我笑道,其實內心中早有雛形,只不過這個大計劃,不好對這小姑娘說得太清楚,而我一直也在做出這方面的準備。

        “真的么?”北狐蕓兩眼終于閃過一抹神采,就算我怎么回答,顯然她都信了大半了。不過就在這時候,我卻發現在山峰氳氤的仙氣中,一個男子正沿著后山亭子的階梯,緩步朝著我們這邊走來,這距離大致也有十多里外,但我卻本能似的認出了這小子是誰!


  http://www.pawocr.live/0/1/172538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