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五千二百九十九章:力疲

第五千二百九十九章:力疲


雙方你來我往,道劫大戰道劫,真是讓我我們一群仙家汗顏,幾乎難有插手余地了,之前我和李破曉、夏瑞澤三人用盡吃奶力氣,估計也比不上他們雙方隨便轟出一招來,這簡直看得我們目瞪口呆!

        原因是華神君和我們斗法,不過是驅趕我們,對于我們的利用目的明顯,但對自己那三位師父,只有置于死地一條路,而那三惡仙眼下變成了一體,對付困了自己萬年之久的弟子,已經是憤恨至極,食其肉都不為過。

        所以雙方下手肆無忌憚,各種法術亂轟亂炸,試圖要把道劫核心滅殺當場!

        三惡仙是數百枚道劫核由道劫脈絡組合而成,此刻已經不分彼此了,小的可如三人合抱一樣的大小,大的可大千米,而且每一枚道劫核都能夠釋放法術,都可以攻擊敵人,這簡直是無賴一般,特別是道劫核一出手就連續炸出七八次大道法,這樣的連環攻擊,試問就算是我都扛不住!

        夏瑞澤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也怪不得他如此恐懼自己的師父了,而李破曉對這樣的存在也聞所未聞,只能是咬牙在一旁看熱鬧了。

        “這哪一個都是怪物,這可怎么打?諸位道友,我們難不成也參戰么?這混沌子,老夫是要不起了。”天河忍不住郁結,原來他還有點念想,現如今能逃出升天都覺得有難度,前面的路沒準設了大陣,后面的路徹底堵死了,如果非要走,現在就是機會,而且還要有闖入三仙界的決心。

        善道面色恢復了正常,但眼下她還在猶豫該怎么辦,所以問起了我道:“夏城主,你們代表輕微仙宗那一撥,和我們這些邪道應該是走得最近的,你給老夫指條路,老夫愿意跟你走如何?”

        “現在除了三仙界,還能去哪?而現在三仙界有條出路,可去原來三仙界的上清一界,也就是如今的九重天極西之地的永寂之門,你想要跟我走可以,誓效忠我天城就算你一份。”我冷笑道。

        “呵呵,誓效忠就不必了,互相利用罷了,老夫可以在共同利益下和你們天城合作,卻不能聽命于你。”善道冷聲一笑。

        我上下打量她一眼,隨后瞬間就到了她面前,隨后一歸元法就打向了她!

        這善道體內的家伙反應當然沒有我快,從出命令到行動缺少了個本能,所以一剎那的時間里她就中招了!

        我看著她中了歸元法愣了下,立即張開口大喝一聲:“滾!”

        這招是鬼道的攝魂法術改版,得之于外婆的絕學,專門用來喝退潛入對方身體中的意識,這善道體內躲著個老道,不斷的影響善道的判斷,而且又是老狐貍一頭,我不可能讓他繼續控制善道下去。

        所以用鬼道法術把他擊退出來是理所當然的決定,而且現在的善道經過太清遺址這么多的波折,已經是身心力疲,這時候明顯也保護不了這老頭!

        果然,在我這招釋放出來后,就如同有什么無形力量轟中了善道,一個虛影立即給斥退到了善道身后!

        但就是這一眨眼的時間里,善道也從歸元法中反應過來,持劍立即斬向我,我揮劍擋格后,那虛影還打算重回善道的身體,但我可不會善罷甘休,一個納靈法就把他拉了回來,魂披一抖把他裹在其中!

        這無限魂披要對付一個證道化境的虛體當然不行,但這老頭根本沒有證道化境,不過是以虛魂入竅的手段躲在善道身體中罷了!甚至連之前的寄身寶物都不是他的了。

        真不知道是他太過相信善道,還是善道太過相信他了。

        總之這段時間里,我對他們之間的關系,也是一直頗多留意的。

        “你做什么!”善道持劍指著我,一臉的驚愕和意外,也有許多的不甘心等情緒在其中。

        夏瑞澤和李破曉、天河都沒想到我會突然暴起對付善道,并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怎么應對的電光火石瞬間,我就完成了用鬼道攝魂術奪魂的過程。

        “善道姑娘,難道你就一直想著讓這老怪物控制?”我一邊反問,一邊擋住了善道連綿的進攻。

        這時候善道也對我用上了歸元法,她的歸元法還是很詭異的,一條脈絡中招后,直接就固化了,但脈絡固化對我無效,只要不是全脈絡歸元固化,我一樣還是活蹦亂跳!

        順手往自己給凍結的脈絡打了一記化道法后,我就毫無凝滯的和善道對拼劍術起來!

        “還我師父!”善道氣得揮劍攻來,還真別說,證道化境的實力強大,我在其劍法籠罩下,竟有種踏入泥漿的感覺,當然,我滅道訣擅長防御和脫身手段的招數也不少,落劍步脫離了原來的位置后,我立即放出了星天梭阻攔對方追來。

        “善道姑娘,可別在過來了,要不然我要是用力過猛,你師父給我捏死了可就是你的錯了,還是說你故意在激怒我,假我之手來個欺師滅祖?”我故意嘲諷起來,這話頓時讓善道有些不敢攻擊了。

        我趁機拿著的魂披一卷,這老頭就給我裝入了琉璃魂甕之中,把魂披收回后,琉璃魂甕里的老頭就出現在了我眼中。

        這老頭一身的白袍,細眼鷹鉤鼻的,看著就不像是什么好人,但善道對這老頭還是相當依賴的,畢竟年紀輕輕就有老頭跟著了:“你還我師父!否則就算天涯海角,我也會把師父救出來!”

        我搖搖頭,笑道:“你回答我三個問題,我就把你師父還給你,否則你現在叫破喉嚨都沒有用,如何?”

        “你!你說!”真實的善道其實并不是特別的有心機,一路過來,我也在觀察他們之間的關系,這貌似神離的一舉一動,已經鬧出了不少問題了,所以現在我這么做,其實也是想要讓這小姑娘趁機獨立出來,而且聽說她性格善良,全是那壞老頭使壞,拉一把也是應該。


  http://www.pawocr.live/0/1/175079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