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五千零二十一章:王炸

第五千零二十一章:王炸


周圍好幾個弟子,包括大長老在內,眼下正在查看寶書閣的情況,或許我們的失蹤,讓他們著急了。

        “掌……掌門……是掌門!”一個弟子指著我,臉上全是古怪和復雜,當然,不只是他,很多人都看到了,男男女女,包括晏真這時候也凝眉看著我和宋若抱在一起。

        宋若‘啊’的一聲跳了起來,我臉上也很是尷尬,畢竟這個時候想要怎么解釋都不行了,只能是先看向了宋若,傳音道:“冷靜點,現在好像還有別派的弟子長老在此,你看看地上的符文,早就歸位了,還給好些人踩了上去,所以若是別人問起,千萬不能我們去了藥田,就我們用了障眼法,失效了才導致如此。”

        “啊?你什么?那我的名聲……”宋若驚呼出聲,不過還是選擇了傳音給我,她也怕真的給人點什么。

        “名聲重要還是門派的利益和秘密重要?你別忘了你拿了不少的東西,是拿了好處的,若是什么都不犧牲,你怎么不上天呢?”我一臉的威脅。

        宋若當然糾結的很,可現在一大群人都等在,她除了我這提議,還能有什么選擇?但她的求生欲還是很強的,如果我是個帥哥就罷了,偏偏我就是個糟老頭子,這讓她如何自處?所以她還是道:“不……不行,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呀!我真的不想這樣,我不能成為你的人……這……”

        “我的意思是如果別人真有資格逼問你,你再不遲,可要是別人沒問,你理他作甚?”我只能是拋出這話來,宋若只能是強裝鎮定的點頭。

        我則一本正經的輕咳一聲,隨后掃了一眼周圍,笑道:“諸位師兄師姐和兄弟門派的師兄師姐們來這里做什么呀?我剛才和宋師姐正在討論奧秘修煉之道,你們忽然造訪這里,未免太過唐突了吧?好歹這里也是寶書閣機密之處。”

        我這意思當然是先聲奪人,他們來的時間應該不久,這里的氣息還沒那么雜亂,所以也不怕他們偷偷閱讀這里的書籍。

        給我一質問,其他門派的弟子長老都有些尷尬,而上了年紀的大長老陳六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我們了是要秘密修煉,現在打擾別人修煉,那實在是有些魯莽了,所以他靦著臉道:“掌門的障眼法委實太過精妙,連本長老都未能參透……其實是這樣的,弟子們發現掌門師弟和宋師妹一同來到了這寶書閣后,居然都雙雙不見了,所以就報知了師兄,師兄就尋思著可能是宋師妹有什么密室之類的,帶師弟你去修煉了,所以也本就不打算將此事放在心上,可恰巧不是來了兄弟門派的荀長老么?因為事關道劫,師兄也不敢隱瞞不報呀……”

        “原來是這么回事,不過道劫的事情,師兄自己派指定的輪值弟子去就是了,畢竟事急從權不是么?為何還要親自來知會師弟?師兄就算是親口來跟我此事,師弟也會下同樣的命令呀,何必帶來我們門派重地寶書閣?”我當即道,這里面當然有責怪他不知輕重緩急,還帶人進入門派秘境的意思。

        這一下,我和宋若原來還是給人看熱鬧等著詢問的窘境,可轉眼就變成了我來問詢了。

        “陳長老,掌門所言甚是,若是我落劍仙宗的弟子,獲得掌門允許也能來此參閱,可這么多年過來,別派仙家卻從未有進入此處的先例,還請陳長老解釋清楚此事,否則即便你是大長老,也難以對我們門派弟子有個交代!”宋若也不是傻瓜,這時候反應過來后,立即揪著這陳六尺的辮子不放。

        陳六尺頭上頓時冒出冷汗來,道:“師兄也是一時沒有想到這點,急匆匆的就帶著他們進來了,也是一時失察,還請掌門師兄見諒。”

        那叫做荀長老的是神幻府的長老,看到陳六尺的窘態,原來的傲慢也不敢擺出來了,只能道:“我們也并非有意闖入,只是我一時難以回去交差,故而請陳長老專門來尋,卻不知道這里居然是你們落劍仙宗的禁地,不過我和幾位弟子都很守規矩,并沒有查閱此處任何散亂的資料,只是尋找密室亦或者通道要尋到趙掌門罷了,卻沒想到遠在天邊盡在眼。”

        “呵呵,你做了什么,我總是看得見的,別的不了,且道劫之事吧!”我也不打算糾纏這本來是我們問題的事情了。

        “好,那我們出去如何?”荀長老也怕給我栽贓點什么,所以也不敢逗留在這寶書閣了。

        我點頭后帶著宋若、陳長老一同出了外面,而荀長老終于是松了口氣,隨后道:“趙掌門,我們掌門與其他掌門聯絡商量之后,得出了這次對付道劫,要各派提供出的弟子數量,這卷子在此,還請過目。”

        我接過了這卷軸,很快發現了有十個間隔的數字,這些數字下面當然是要寫上名字的。

        “九位道劫初境的長老和一位道劫化境的大長老?”我吃了一驚,沒想到這次剿滅這道劫,居然要提供這么高級的陣容,按照之前我聽的,也就是一派拿出幾個就夠了。

        “呵呵,這一次的道劫吃了我們神幻府的一個弟子,顯然和平素我們所見的道劫大有不同,況且我們神幻府,以及其他的門派也是商定了要出了這么多的人才,趙掌門總不能獨立特行吧?”荀長老淡淡的道。

        “這個當然不會。”我笑了笑,反正放誰出去不是放,該輪值的人,總不能幫他頂過去了,這也是門派的規矩,所以我看向了陳六尺,問道:“師兄,你覺得我們這一次的派遣可有什么疑難呀?大家應該都沒問題吧?”

        “這……這多少是有點問題的,要不然師兄這不是就先應下來了么……”陳六尺連忙道。

        “什么問題?”我問道。

        “師弟,這些話不也罷,畢竟了你估計就急了。”陳六尺一臉老好人的樣子,但看我堅決,他終于道:“既然你讓師兄,那出來可不能怪師兄話直來直往……是這么的,弟子們之前不是覺得掌門師弟你掌權實在太不夠看么,私下里也就討論上你接下來會怎么辦,可這才一會兒,掌門師弟你就兜搭了宋若師妹消失不見了,大家覺得師弟這掌門當得實在不靠譜,就都有意想要投奔其他的門派了……唉,師兄也是苦勸良久,結果大家給面子留下了,卻有了個條件……”

        我暗道果然一離去超過一天,就有人興風作浪了,畢竟我根基不穩嘛,也沒賄賂一些弟子門人,沒有鐵桿的情況下,這光頭司令可不好當。

        然而我向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問道:“什么條件?”

        “就是道劫的事情,大家想要看你自己去處理,之前分配安排到的那些仙家,是怎么都不可能接受輪值了,寧可你去對付一次后,他們才會別無怨言。”陳六尺連忙道。

        我臉色微微一凝,道:“我連道劫境都沒有,怎么對付道劫?這不是推我去送死么?”

        “是呀,所以為難之下,師兄只能是帶著荀長老一并來看你什么意見了……”這陳六尺看似老實,實則陰險得很,他帶著別派的荀長老來,就是給我逼宮的,覺得我現在肯定是要左右為難了。

        可這陳六尺又怎么會知道我剛從藥田回來,手中還有一堆的王炸?


  http://www.pawocr.live/0/1/181512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