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三千六百六十三章:投緣

第三千六百六十三章:投緣


        原來我還覺得這孩子劍法和以前比起來差別不大,但現在我不得不改變這看法,而且今天的斗劍對決,就算放到這里,應該很少能夠看到,也怪不得周邊劍仙側目了。我沒有回答如雪的話,反倒是凌天的攻擊瞬息凌厲起來,雖然劍法是各種雜牌的匯總,但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他顯然取的是最精妙的部分,所以頃刻就給我帶來了很大的麻煩,逼得我原來的輕松變成了凝

        重,并且在演劍場中退后了好一段距離!

        “夏玉姑娘這是愣什么呢?再不用出真正的實力,恐怕就要敗了喔。”凌天笑呵呵的說道,這是得勢不饒人呢,而且他的劍法確實有著很強的天賦,這或許是遺傳了我的靈活!面對連續不斷的攻擊,我凝神應對,好幾次轟來的劍氣,雖然壓在在了演劍場所限定的力量范圍,不過仍然有種步步緊逼的感覺,我提劍連續數次打開他的攻擊,將劍靈說使用過的青鋒神道劍法施展而出

        !

        下一刻,他的攻擊立即給我帶錯數次軌跡,嚇得他連忙退后重整旗鼓,再以自己擅長的劍道應對!這青鋒神道改劍的手法非常精妙,從手勢的變化到劍法的變化,如一位劍神年輕、中年、老年的更迭,也是劍法從生澀、精妙、求進這些步驟一一交疊的產物,這位青鋒神道的高手把自己每個過程中的變

        化都保留了下來,并且運用組合到了極致,所以無論是劍法和劍歌,都有著他自己獨有的色彩!面對青鋒神道的劍法,凌天再也笑不出來了,因為劍法變數巨大,他的攻擊立即受挫,間接就給我封死了,不過,這孩子要是連這樣的劍道都破解不了,那也不配成為我的繼承人,他在幾次吃了小虧后,

        竟開始熟悉了我的青鋒神道,再度以言師兄的劍法來應對,這劍法有著獨特的特色,時空劍勢更是使用得極度微妙,一旦我想要改變他的軌跡,他立即就會順帶引走,確實別出心裁!然而我也不打算讓這比劍時間拖得更久,再次改變了進攻的方法,在變劍如潮中,忽然改變了劍意,走了不言仙道的路子,一下子身影就如拉出了好幾個,漫天劍影如潮撲向了凌天,畢竟是年輕,面對變化更大,更繁復,招數更精妙的進攻,他在轉變上明顯差了不少火候,而且就算所學駁雜,面對這種恣意妄為的劍法,根本無從尋找對招,所以很快就連中數劍,如果規則是點到為止,那他算徹底的輸了

        。

        不言仙道的劍法也來至于劍靈,劍法走的是如夢似幻,劍意輕靈而隨性,如果是自己舞劍,如鏡中夢里行走,灑脫至極,一般劍仙遇上,都很難捕捉到它的劍路,不知不覺就會給擊垮。凌天臉皮雖厚,一直想要以比劍找到我的門路,可也知道不能輸了還胡攪蠻纏,就一臉苦笑,拱手說道:“夏玉姑娘劍法神玄,讓我佩服至極,這樣的劍法,我學藝不精,沒辦法對抗,恐怕得我父親或師父

        來,才能應對了。”

        “你父親和師父是誰?”我笑了笑,這小子還是有點傲骨的,這意思是他輸了是年輕,沒學到家,但不承認我的劍法就比他家的厲害呢。

        “現在人多,不方便說,嘿嘿。”凌天狡猾的說道,然后看向了如雪,說道:“姐,要不你也來試試吧,這夏玉姑娘劍法很漂亮,我感覺……。”

        后面這些話以傳音的方式和他姐姐說的,所以大家都沒有聽到,如雪看了一樣周圍人群,說道:“不比了,人太多了,別劍法讓人看了去,連三十二強賽都過不了。”“也是!”凌天笑道,完全沒有因為自己輸了而有心里壓力,而底下的觀中一個個都頗有些失望,不過這時候,一個身穿灰衣的少年站了出來,對我說道:“姑娘劍法如此犀利,不知能否討教討教?也當作指

        點一番?”

        我表面無動于衷,飄落地面后,說道:“想比劍,比賽上碰面吧,對不住。”

        那少年一臉的郁悶,不過還是飄上了臺面,伸手就拔出了長劍,說道:“比賽還早呢,何不趁現在?”

        我根本沒有理會,繼續場外走去,那少年忍不住,瞬息就對我出手了,一時間劍法如虹,光影驟閃,那少年立即被擊飛了出去,我站在原地靜靜看著凌天出手,暗道這孩子倒是有憐香惜玉之心。

        “連我都打不過,就不要叨擾夏姑娘了,免得我的劍不知輕重。”凌天冷冷說道,隨后收劍和我一同離開。

        一路上,凌天是少不了請教起我劍法來,而且從剛才的每一劍開始,問個沒完沒了,從該怎么出手到怎么收招,這小子有著極致的偏執,想要從我口中掏出好料來。我暗道這孩子倒是好學,當然不吝解釋,并且事無巨細,把每一路劍法的變招,以及對他劍法的看法,連帶怎么用他的劍法來破解我的劍招都一一說個清楚,甚至在路上干脆的比劃起來,讓凌天一臉的誠

        摯和感激,自然是認真無比的細細精研,甚至到了最后還連呼自己精進不少。

        而如雪也在中途偶爾提出一些更深刻的問題,可知她劍法比凌天只高不低,凌天懂的她都懂,凌天不懂的她同樣有自己的見解,所以才能觸類旁通的拿出來問詢我。

        雖然我們不過是剛認識半天,但這兩個孩子怕自己也覺得奇怪為何會和我這么熟絡了。“為何夏玉姐姐你劍法如此的厲害?門中為何要逐你出門?這樣的劍法,在我們那兒,已經可以跟諸位師伯師叔們比肩了,你竟隨意教與我們,可會引來師門的怪責?”討論越深,凌天再次提出了心中的疑

        問。“不錯,夏姐姐如此無門戶之見,等同是在傳授我姐弟倆絕世劍法,我們倆卻僅僅是之前給了你一面客令,幫你解圍了而已,卻當不得這么重的禮,不知道夏姐姐可還有什么要求?”如雪也當即問道,她的

        心思同樣敏銳,這樣教授只見過一天的朋友,放哪都說不通。

        我心道你們倆是我的孩子,不教你們難道還教給別人嗎?當然,這種話心中說說就是了,表面上我當然還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畢竟我對他們的考試還沒結束,而且我這樣的身份,也有助于他們隨性發揮,如果一開始就以父親的身份來和兩個孩子交流,那他們

        一定會因為拘謹而發揮不出原來的實力,就好比凌天,如果他剛才的比賽是面對真正的我,恐怕也打不出這么精彩的比賽了。“我所在門派的門戶之見森嚴,我學了自己門中的劍法,又去學了別派的劍法,因此觸犯門中大忌,故而給逐出師門,至于為何愿意和兩位交流,或許這就是緣分吧,怎么?兩位難道不喜歡么?”我反問道

        。

        “喜歡呀!哪有不喜歡的?不過話說回來,你如今已是無門無派的身份,真應該加入我們,我們那里就沒有門戶之見,而且你想要讓劍法精進,或許見一見我父親是不錯的選擇!”凌天連忙高興的說道。

        “哦?你父親是誰?”我笑呵呵的問道,這孩子平時見我都跟泥鰍似的想著溜掉,但沒想到對我是如此的看重,倒讓我心中頗為滿意。

        “我父親是……”凌天本來想要說出口,但如雪卻很快施以眼色,讓他不要說下去。


  http://www.pawocr.live/0/1/189879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