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三千六百八十八章心扉

第三千六百八十八章心扉


        一秒記住【8oo♂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由此可見,天書必然是覺醒的關鍵之一,不過我的劫天運倒沒讓我有任何覺醒的跡象,令人失望這東西是否不是一個系統的。

        而先天九子和后天九子是可以共存的,只不過一個是原生的九子,一個是借道的九子,雖然借的力量一致,但卻有通道大小的關系,先天毫無疑問比后天強,不過這應該取決于個人基礎,如果基礎打得牢固,實力強大,那能量放大時候,表現出的力量就絕佳,反之亦然。

        好比李破曉覺醒先天仙道,和云星墜比起來就厲害太多了,他展現出的力量簡直堪稱恐怖,如果我不使用劫天運中領悟的創元法,勢必換來一場苦戰。

        就在我深入去考量先天和后天的關系時,少梓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我面前,一臉苦相。

        “輸了?”我沒有注意最后的劍歌對轟,因為轉瞬的走神,比賽就結束了,這讓我臉上表情有些凝固。

        “好像師父你沒有看我比賽?”少梓有些失望的傳音說道。

        “我忽然在想些關鍵事情,對不起,實在沒注意會這么快分出勝負。”我苦笑道。

        “哼,我還以為師父你會多注意我一些的。”少梓一臉的郁悶。

        “贏了?”我笑道,因為看向了周圍,現看向少梓的,多是笑容,甚至不少還有驚艷的意思,可見她的比賽也精彩絕倫。

        “輸了!”少梓不高興的說道,我搖頭一笑,說道:“祝賀你,已經臨近登頂天下劍仙榜了。”

        少梓輕哼一聲,隨后說道:“下一場,我一定會打敗你!”

        看著她轉身去和北狐蕓等高興慶祝打贏了少施慧,我無奈的把目光投降了落敗者,少施慧面無表情,仿佛對自己輸贏不是很在意一般,正看著跟一群仙家討論什么的莫寒仙,不知道心中到底想著什么。

        而莫寒仙和一群仙家討論完畢后,很快飄在空中說道:“下一場決賽,由夏道友,對陣令狐道友!!”

        少梓很快飄上了傳送臺,我只能是跟著飄了上去,很快就傳送到了比賽的場地。

        這片決賽地有著一大片紅色的土地,從很遠的地方看去,老遠都看不到半點植被,荒蕪之極,不過這也正常,畢竟決賽容不得半點阻礙視線的地方,盡可能的展現雙方的實力。

        我和少梓的實力已經有目共睹,特別是我,眼尖的怕是早就把我往排行榜上放了,畢竟劍歌如此出色,排行榜居然沒有出現‘夏玉’兩字,這肯定是不正常的,所以榜‘夏一天’三個大字,就成了大家猜測的中心。

        “師父,對不住了,這一場,我一定要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少梓咬牙說道,這話說得委婉,但她的目光卻燃燒熊熊戰火,可見認真了。

        我笑了笑,知道她是覺得我剛才沒認真看,所以才心生抱怨,以為我小看了她,不過現在安慰她只會影響她的揮,所以我說道:“有決心當然好。”

        “我現師父這些年來,似乎也不是很重視我了,既然如此,只有用劍來讓你重新把目光放在我身上了!”少梓說著,立即手袖一揮,那把純均劍立即出現在手中!

        嘭!

        我反手一劍,頓時擋住了突然出現在我身后的少梓,但因為猝不及防,我還是給震得退后了一些!而接下來,少梓的劍忽然在四面八方沖過來,我頓時有種應接不暇的感覺!

        而到處劍影下,兩劍對撞產生了連續的金屬聲!

        當然,劫天神劍的硬度足夠,這把純鈞劍就算給韓珊珊強化到極致,也很難斬斷我的神劍!不過,少梓現在搭配純鈞劍展現的實力確實讓人驚訝,我也終于能夠了解她對手的無奈了,因為劍威是不受限制的,但我的縮地術卻不行,那是法術,所以在移動上,少梓對上任何人都進退自如,本身就是作弊器。

        這把純鈞劍得之于帝纖塵,這位對手如果活到現在,恐怕早登峰造極,可惜和我不對頭,在九州一戰決死,徹底湮滅于世間,而他的劍為我所得,給了少梓。

        而對對手的重視,也讓我對這把劍十分的在意,同時也研究了無數次,因而少梓的進攻顯然對我沒有用,因為花俏再多,也比不過我能用縮地之時。

        少梓當然知道這點,所以在久攻不下后,立即縮地到了邊緣處,道:“看來,不用劍歌是不行的了。”

        “嗯,用劍的話,你一點機會都沒有,但劍歌的話,我倒是不常見,或許還有機會。”我笑了笑,在我心中,弟子就是弟子。

        “哈,也好,這可是師父你說的,如果沒辦法接,就不要做我師父了。”少梓笑嘻嘻的說道,但這笑容的背后,卻是劍境瞬息凝聚,這度,簡直和她的劍法一樣的快!

        “一日為師,終身為師。”我倒是多年來,鮮少看到少梓施展這個等級的劍歌,因為之前的考核,都很少用上威力巨大的劍歌,會傷及對手。

        劍境形成之后,很快反冷風撲面而來,一陣陣,一縷縷,如同輕卷云簾,讓人像是融入這風中一般,當然,不到最后,看不出劍意到底包含了何種情緒,我立即也跟著凝聚劍境,并且準備劍歌。

        少梓長劍快的舞動,而周邊的力量很快到處給她牽引,形成了一片四處寒霜的劍境!

        “呵。”少梓簡短的一個笑容,隨后長劍一收,劍就漂浮于她胸前,而接下來,她的劍歌聲也妙曼唱出:“抱劍相思春又秋,冷風撲簾又入樓,漫卷云簾令人愁,門掩音信去悠悠!天一道!情絲入扣!”

        呆在這片古老的世界多時,我早就能夠秒懂許多歌中寄情,所以現在聽著少梓的劍歌,不禁讓我暗暗吃了一驚,這小姑娘該不會思春了吧?這心上人是誰?誰又能配上她這么完美的女仙?

        “看來有心上人了,哈哈,你呀,有時間就和師父敞開心扉,看看是哪家的小伙子,居然能得我席大弟子青睞!”我不禁笑了起來,這么多年過去,這里就算幾十歲都算年輕,可畢竟以我的出身和視角來看,也算是老大不小了,總不能老是單著,如果她有了心上人,那我肯定是高興的。

        怎料少梓非但沒有感謝我的祝賀,這劍境衍化得更是厲害,周圍的寒霜不斷圍著她和我旋轉,還不斷的卷入她的純鈞劍中,使得這把劍飽吸力量而哀鳴震動不斷,真如相思而不可得的女子,愁苦無泄的苦痛。

        見少梓認真,我想了想,信手一捏劫天神劍,一收一拉之間,劍境渾然天成出現在我身邊:“日日尊前勸師酒,人生歡樂哪能久,別家少年半生緣,秋來春去誰又知!天一道!時光不負!”

        這道劍歌雖然是簡單的順口溜,不過卻蘊含了我多年來對時空劍意的了解,也蘊含了師父對于徒弟的期望,所以收劍的時候為己學,送出劍的時候為傳弟子,把自己和劍魔師父學劍時的心情,再一次以如今的境界送出,也算是告訴少梓,她現在已經足以畢業,成就自己的理想了,無論愛情,無論是自己的劍道。

        在我凝聚劍意的時候,少梓也在領悟我的劍歌,只不過似乎沒有讀懂我的寄情與劍的情感,她眉宇間似乎多了一分的不滿,而劍境更是不顧一切的讓它爆,也不知道是在報復我,還是這劍意本就如此的囂張厲害!

        :


  http://www.pawocr.live/0/1/192605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