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四千二百五十八章:招攬

第四千二百五十八章:招攬


        我只能是把幸文清抱起,往她閨房那邊飄去,我當然不知道她閨房在哪兒,不過想起了她自己個人書畫院,就飛入了畫院里面,看向了左右,還真沒有看到有類似閨房的地方。&1t;/p>

        無奈之下,我只能是問起了幸文清,這姑娘雖然是醉得七七八八,但問起她閨房在哪兒,她居然還真指向了一處房門開啟的房間,我看著這房間前面擺著不少的未成品畫作,還以為是庫房,卻沒往閨房那想。&1t;/p>

        不過既然幸文清說是,那我倒也不介意闖一闖,而進入了這‘庫房’,再繞過了這些畫作,讓我哭笑不得的是,還真有一張床擺在那兒,而周圍精致的女子香閨擺設,也證明她其實沒有說謊,只不過這里除了床,還和畫室相連,一股水墨氣息,整個房間里都是,還真是書香門第。&1t;/p>

        我很快就把她抱上了床,然而幸文清卻沒有讓我離開的意思,環抱住了我的脖子,把我一把往自己的床上拽過來,我只能傾倒扶在床上,拍了拍她的臂膀,說道:“幸文姑娘,該睡覺了,到床上了。”&1t;/p>

        “不……清兒要你陪我……既然是在清兒夢中……清兒就不會讓你走了……”幸文清呢喃的看著我,隨后那嬌艷的嘴唇重重的往我額頭親了一口。&1t;/p>

        我笑了笑,說道:“好了,你現在可不是在夢中,你這要是醒了,怕就不敢見人了。”&1t;/p>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不做夢的時候,我敢跟你頂嘴呢……”幸文清嘟囔道,并且手也變得不規矩起來,比如從我的領口伸進去,給我拉出來后,又從我袖口那伸去,看我抵擋,還咯咯的笑起來:“你看……你是怕我的,對么?”&1t;/p>

        “姑娘,男女授受不親,你今天喝多了,就好好在房里休息吧。”我笑道,打算就這樣用法術讓她昏睡過去,但幸文清這時候卻抓住了我的手,茫然說道:“難道在夢中……你也不喜歡清兒么?清兒那么可愛,那么會說話……”&1t;/p>

        我啞然失笑,說道:“我知道,而且還是書畫雙絕,天下女仙,光是這兩點就無處你之右的。”&1t;/p>

        “那你憑什么不喜歡清兒?”幸文清一臉的不高興,我笑道:“我并沒有說不喜歡呀,只不過喜歡不代表我可以對一個醉酒的姑娘任意施為,不是么?”&1t;/p>

        “清兒不管了,好容易夢得如此的逼真,今日你就別想從清兒夢中甩袖離去,便是讓你睡在清兒身邊……”幸文清把我支撐身體的手拿開,直接把我強拉進了被窩,而她則手腳并用,跟八爪魚似的死死抱著我,雙目閉上,嘴角含笑。&1t;/p>

        我無奈苦笑,對于一個喝多了的人,怕還是老實的哄到她睡著才是正確姿勢。&1t;/p>

        幸文清臉上還是酒意匪淺,散出來的全是醉意,而且似乎很缺關愛似的,就是閉著眼抱著我的時候都很緊張。&1t;/p>

        在我眼中,她看起來就是個瘦弱的姑娘,家里又忽然遭遇了這樣大的變化,所以我也不忍就這樣拒絕她的擁抱。&1t;/p>

        而等了一會,她果然身體輕微顫了起來,嘴里還喋喋不休的說著迷糊話。&1t;/p>

        “反正……反正明日還不知道明日的事情……怕夢之外的你……一不高興,又改變了主意,把我們幸文家都賜死了……君王不都是這樣的么……反復無常……”幸文清說著,睜開了雙目,兩眼全是星光:“可你知道么……我是多么的憧憬你……就像是在夢里,也是一樣……”&1t;/p>

        “這不是夢,你也不會死,明白么?”我苦笑道,但幸文清根本不愿意聽,而是把嘴唇迎了上來,親了我的面頰一口:“明白啦,夢中的你,就是聽話……清兒說什么,你就答應什么。”&1t;/p>

        我頓時又是哭笑不得,這姑娘到現在還覺得是做夢,而就在我想著怎么讓她清醒的時候,她抓起了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你……摸摸我……好不好?”&1t;/p>

        我連忙要縮手,然而幸文清卻又加大了力道,把我的手強行放到了她微微鼓起的身前,我深吸一口氣,暗道這姑娘難道身體有什么殘疾要我幫忙檢查不成?那我就不應該感到羞怯才對,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是治病,不是兒戲。&1t;/p>

        &1t;/p>

        然而,幸文清臉上卻甜甜一笑,咯咯笑道:“舒服么?”&1t;/p>

        我又再一次給她逗得是無語,但這還沒結束,這姑娘的酒瘋跟平常人酒瘋也不一樣,她開始有些為所欲為起來,說道:“你摸了清兒,可就輪到清兒來了……”&1t;/p>

        “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我也不敢保證接下來會生什么事情。”我不免深吸一口氣,這里靜夜闌珊就算了,偏偏香閨也是醉人,在少女如此主動的情況下,我也是正常的男人,有時候也很難把持自己的情操。&1t;/p>

        “清兒就是想要生點好玩的事情……清兒不管,就是要你好好的配合清兒,清兒第一次在夢中夢到喜歡的人……豈能就這么放過……快讓清兒檢查一下……”幸文清認真的說道,并且很果斷的把我的衣領直接敞開了……&1t;/p>

        …………&1t;/p>

        深夜的時候,趴在我的身上的女子雙眼眨巴的時候,睫毛把我的胸膛剮蹭了下,讓我知道她已經從迷離的狀態徹底的清醒了過來。&1t;/p>

        我忍不住微笑,而幸文清也緩緩的坐起了身,她看著我的時候,兩眼中如星辰閃爍,雙頰仿佛還帶著余溫紅潤著。&1t;/p>

        仿佛不在意我的目光掃過她潔白如雪的文弱身軀,她慢慢將頭盤起來,把散落地上的頭釵釵回原位,隨后又蜷縮到了我懷中:“清兒也可以叫您一聲夫君了么?”&1t;/p>

        “如果你愿意的話。”我笑了笑,她的面頰在點頭的時候蹭著我,滑如凝脂一般。&1t;/p>

        “夫君,可我還要去圣獸仙城,是么?”幸文清問道,我說道:“你會喜歡上那個地方的。”&1t;/p>

        “那你會來找我么?會不會很快就把我忘了……”幸文清忽然憂傷的問道,我搖搖頭,說道:“不會,我不會忘記任何一人。”&1t;/p>

        “我相信你……”幸文清淺淺一笑,隨后又說道:“幾位姐姐還在院子里喝酒呢,清兒剛才才知道不是夢,羞死人了……夫君快去吧,這么久了……”&1t;/p>

        “嗯,你先休息吧。”我坐起了身,她也趕緊幫我把衣物穿上,完了立即就躲到了被窩里面了。&1t;/p>

        我也不好再說什么,回到了園林時,這里百余種夜間綻放的花卉全部綻放開了,整個園區仿佛都成了一片花海,而幾個女子在花海中借酒意撫琴跳舞,仿佛花中仙子,讓人目不暇接。&1t;/p>

        她們當然早就現我來了,只不過兀自做自己的事情而已,只有新垣影飄了過來,幫我又整理了下衣衫,一副早就看穿我剛才干什么了的表情。&1t;/p>

        我臉上帶著歉然,隨后返回了位置上,勝屠纖柔的琴藝很好,而勝屠無雙的優雅劍舞助興也相當的迷人,兩姐妹各有各的技藝,讓我大開眼界。&1t;/p>

        而在看舞蹈的時候,新垣影也傳音匯報我剛才那段時間里,她獲取到的一些情報。&1t;/p>

        “這些亂黨逃離后,一路北上的同事,也開始在更大的范圍準備組織招攬精銳,看來要救藍莧的目標很明確,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刺殺大哥。”新垣影說道。&1t;/p>

        “大范圍的招攬精銳?”我詫異的看向了新垣影,他們尋求救兵我知道,不過不顧出身的招攬就有點瘋狂了。&1t;/p>


  http://www.pawocr.live/0/1/228768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