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四千七百四十三章:奪書

第四千七百四十三章:奪書


        “可憐是可憐,但這些年來,該殺的也殺得夠多了,難不成因為這些仇恨,殺光天下所有生靈不成?他造成的悲劇同樣不少,誰知道那些被他殺死的仙家,有沒有家人和孩子?如果有,他們的孩子難道就不可憐么?”我搖搖頭。&1t;/p>

        “哦……你說的也很有道理,可這也是有原因的……畢竟這白魔童小小年紀就橫遭劫難,也未曾得到過指引,無論換成誰,都很難承受這遭遇……我們難道不應該嘗試下,看看能不能……”李稚兒畢竟是小女孩,難免也會有惻隱之心。&1t;/p>

        我點了點頭,說道:“先找到了再說吧,現在先定個大致的計劃,不能在找到人后,再因為沒有想好怎么處理而亂了陣腳。”&1t;/p>

        “李道友、魏道友,你們打算怎么處理這白魔童?”李稚兒聽了我的話后問起了李聽瀾和魏雙。&1t;/p>

        熬過去一天后,李聽瀾身上的藍色燃料淡了一些,標致得樣貌總算顯了出來,而魏雙人高馬大,但臉上總有著一抹難以抹去的堅毅,這場戰爭讓他同樣失去了很多親人,所以注定讓他走上這條反抗之路。&1t;/p>

        李聽瀾想了想,旋即說道:“你們想要找白魔童,目的就是陰陽劍體的殘卷,我們不能殺他,因為殺了他這輩子你們也別想出去了,畢竟陰陽劍體領悟聽說是十二殘卷里數一數二的,甚至聽說還有身體的苛刻需求,這也是這么多年來,神劍仙門有能力殺死他,卻最終還是想要抓住他的原因之一,當然,讓白魔童最終逃走的原因當然不僅如此,因為他的能力可不局限于此。”&1t;/p>

        “呵呵,你們真的當他是一般的仙家,那一定會后悔的。”魏雙淡淡的說道。&1t;/p>

        “既不能殺他,還要拿到陰陽劍體的殘卷,那兩位覺得該如何是好?”李稚兒問道。&1t;/p>

        “這孩子在殘陽末盡之時,會偶爾拿出陰陽劍體的殘卷來欣賞,因為聽說上面沾染過他家人的鮮血,所以對他來說有至關重要的意義,所以四個人想辦法在那時候狙擊他,從他手中奪到殘卷,因為那時候他是最弱的時候。”李聽瀾說道。&1t;/p>

        “拿到他的儲物袋不就可以了么?”我問道。&1t;/p>

        “如果他有儲物袋,那還好說,關鍵是他把殘卷整卷吞入了腹中,每到殘陽末盡之時,才會摳喉嚨嘔出來……我們也見過一次,他一邊嘔吐,一邊哭得是凄厲,所以這些年來,我們也有過循聲而來的時候。”李聽瀾搖頭苦笑道。&1t;/p>

        “嘔出來?”李稚兒瞠目結舌,似乎給震撼到了。&1t;/p>

        “呵呵,父母親人之死對他而言痛徹心扉,多年來為了不忘記這仇恨,每一日不采取這種極端之法的?而且也只有這個時候才能有機會殺死他。”魏雙冷冷說道。&1t;/p>

        李稚兒忙問道:“為什么等他嘔出了殘卷的時候才能殺死他?”&1t;/p>

        “因為天劍十二卷有個秘密,領悟者一旦吞下該劍法的殘卷,就會激出無窮盡的力量,當然,激的強弱,和領悟的程度有極大的關系,當然,那是個痛苦的過程,不會有人天天都去嘗試一遍吞吐的,因為在吞入腹中之后,殘卷會和脈絡連為一體,而剝離的時候,那種痛苦也不是常人能理解的。”魏雙說道。&1t;/p>

        “什么?!”我這下也忍不住吃了一驚,想不到這東西居然還有這種作用。&1t;/p>

        李稚兒也瞪大了眼睛,而李聽瀾說道:“白魔童之所以如此的強大,正因為他吞入了兩卷殘卷,從而激了陰陽劍體的真正力量,而你們應該看到過他的眼睛吧?那就是殘卷帶來的力量,正常的人,又豈會是這個樣子,而且吞下殘卷后,他能夠使用陰遁和陽遁,在白天里化作無形,在黑夜中能融入夜色,這種遁法無人可破,所以如果是其中一種還好,兩種一同存在,就意味著很難抓住它。”&1t;/p>

        &1t;/p>

        “怪不得……”李稚兒也愣了,這意味著只有白魔童嘔出這殘卷的時候下手了。&1t;/p>

        “那就讓他吞出殘卷的時候制住他好了。”我淡淡的說道,其實我也大致猜出了為何魔童會有吞食殘卷的舉動了,而這里的仙家知道殘卷能吞的秘密,也就不奇怪了。&1t;/p>

        一個小孩子,在經歷父母被殺,妹妹被殺之后,除了深恨神劍仙門之外,也深知這殘卷不能落入敵人的手中,而危急時刻吞下兩殘卷,幾乎是一個孩子能做的最后掙扎,但恐怕他自己也沒想到會因此把殘卷的秘密激了出來,更別說因此而掌握真正的陰陽劍體力量了。&1t;/p>

        所以設身處地一想,這孩子的遭遇其實很可悲,也正是因為這種可悲的遭遇和力量,帶來了如今始終處于仇恨復仇邊緣的結果。&1t;/p>

        “你說的倒是輕松,為了能夠達到這個目標,你知道我們費了多大的功夫么?”魏雙冷冷的反嗤道。&1t;/p>

        李聽瀾也點點頭,說道:“白魔童堪稱這世間最難纏的對手了。”&1t;/p>

        我并沒有反駁這話,但我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這可以通過大陣,甚至可以通過暫時將一個區域的界力改變,主動引來亂流,控制一個區域的界力,甚至傳送一整片的區域,我都能夠做到。&1t;/p>

        不過李稚兒率先提出了這問題:“李姐姐,我們該那如何不動聲色的靠近他?想必這白魔童在我們靠近之前,就已經現我們了……到時候他又把殘卷吞入腹中,那我們豈不是白忙乎一場?”&1t;/p>

        “你們還記得昨天我們逃走的時候所走的那一條可隱藏氣息的通道么?這就是為了做到悄無聲息的靠近白魔童,我們明了讓一個區域的氣息逐漸消失的辦法,當然,這種方法我們對魔童使用過,所以我不敢保證能夠奏效多久,當然,他身體剝離殘卷的時候,其實也是最虛弱之時,一般情況下不會探知周圍的氣息。”李聽瀾淡淡的說道,隨后拿出一套陣盤。&1t;/p>

        魏雙接過了一枚,說道:“三枚為一套,呈現三角,四枚就成了四方形,而數量越多,可封鎖的范圍越大,我們四個人已經可封鎖方圓十多里的區域了,不過機會只有一次,希望你們能夠把握住。”&1t;/p>

        “而且時間也不多了,你們看……”李聽瀾望向了天空,這里的殘陽果然和一般開放界面的殘陽不一樣,這昏黃的天空,更像是霧霾在燃燒一般,變得赤紅而血腥。&1t;/p>

        天空忽然飛起了密密麻麻的黑點,運轉天眼看去,是一只只受驚的飛鳥。&1t;/p>

        “啊啊啊……啊啊啊……”&1t;/p>

        果然就在這時候,隨著我們前進,一陣陣如同猛獸一般的人類咆哮聲音從山谷中沖上云霄,這毫無疑問正是白魔童剝離殘卷時的哀嚎。&1t;/p>

        我們拿到了李聽瀾分給我們的陣盤,示意了大家的走位后,我們立即分開四個方向前往布陣。&1t;/p>

        我的修為最低,所以布陣的位置也是最近的前方,而李稚兒修為雖然很強,但經驗畢竟不足,所以去了右邊,魏雙則去了左邊,李聽瀾對大陣最了解,她在最遠的一個角,而她啟動了大陣后,大家才能夠開始行動。&1t;/p>

        魔童在嘔吐的時候不會感應太遠的距離,這也讓我們輕松掌握到了他所在的位置,并且在大陣啟動的時候,才趁機又集合在了一起,并且分派了彼此的任務。&1t;/p>

        “一旦靠近,你立即就先使用妖法,把他的脈絡核心給弄亂,而我們負責接近他,趁他不備奪書!”李聽瀾制定計劃道。&1t;/p>


  http://www.pawocr.live/0/1/237174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