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二千七百八十章:天南

第二千七百八十章:天南


        離著天一道最近的,是天罡宗的第二神塔,也果然不出所料,這次到了他們的掌門殿,面對三座神塔的三個掌門的時候,這次的第二掌門,并非是索權了,而是一個八劫真仙的老太婆,在給我引薦的時候,也對索權的殞落一筆帶過了,可見索權是真的沒從仙國出來。紫you閣  .

        “我聽聞,李道友和閣下是一起從量劫失落之地那邊上來的,李道友還說閣下是他的至交好友,可是當真?”那大掌門叫余江海,這次親來這里。聽說是很給我面子了。

        “我們的關系,嘿嘿,還行吧,怎么?老李沒來么?”我問道。

        那余江海呵呵一笑,隨后說道:“李道友頗為忙碌。眼下祭煉圣道之極,沖擊九劫,如今不再此地,而在臨近的道極門主神塔那借塔沖劫呢。”

        我倒吸一口冷氣,這李相濡沖擊九劫么?那把圣道之極真有那么厲害?

        回憶那把神劍的功能。確實是沖擊圣人的頂級神器了,而且他從后山那逃出來就已經八劫了,這一路出去,都是有圣道之極灌輸修為呢,能不修為暴漲么?

        不過九劫的李相濡。那也太變態了吧?這還能讓人活?

        “原來如此,你們九大門派,道極門的道友,好像我還沒見過呢。”我淡淡一笑,那余江海再度笑起來:“道極門算是九大派中頗具規模的門派。也算是諸派里進修之地,雖然對諸派弟子敞開大門,并卻不太參與我們其他門派的事情,李道友能有此機緣,委實是極好的。”

        我心道看你的表情,似乎是很羨慕妒忌恨嘛,倒是沒看到有什么與有榮焉的。

        而到了這里,索箐已經是沒有辦法插口了,無語站我身邊,基本上只是跟著而已。

        我這次帶來的行禮不多,除了必要交給他們的,還有一些玉牌,都是金仙道那邊收到前期寶物的單子,是打算來賠款的。

        “原來如此,余掌門,不知道這次的談判,是打算怎么個談法?我一路過來,卻沒有接到太多的消息,不知道……”我故意沒說完這話,等著余江海自己來回答。

        “呵呵。這談判,我們天罡宗其實也就是盡盡地主之誼,打打下手而已,其他大派,才能說的上話。夏道友恐怕還要移步我們主神塔才行。”那余江海笑道。

        “也好,事不宜遲,那就走吧。”我暗罵這些正道的老狐貍,本來能在這邊境解決的,非要我往內陸那邊跑。這是打算關門放狗么?

        不過想想也罷,我還得找萬劍來呢,希望此行能夠靠錢開路的,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了,能夠和正道對拼的。可不是天一道這種小派,而是臨夜國。

        “這么快?”余江海愣了下,看向了其他的掌門,這兩位掌門都很快點頭,他也不再做堅持。說道:“也好,那就請夏道友隨我們來……”

        很快,一艘天罡宗的白玉船起航了,正是往東邊的方向行駛的,也不知道這天罡宗的主神塔情況如何。畢竟這第二神塔,我發覺也沒比金仙道其中哪個神塔強了,雖然在規律的建筑上肯定要強上一些。

        這白玉舟速度極快,比之我做過的任何古神界玉船都快,恐怕是連攜了快速法力通道,方便來去了。

        而為了穩住我,索箐就成了我的跟屁蟲,不過這次她失去靠山后,性情已然大變,和之前來天一道時候的意氣風發已經不一樣了,我就索權殞落的事情,和她詳細的說了起來,但當然,除了安慰外,我并不能做什么。

        “或許你叔父還是有返回的機會的,他畢竟是八劫的真仙,變成了靈鬼,也是有機會修成鬼仙的,到時候轉化鬼修也無不可,我們修仙者,不講載體,只講性子,難道你是正道,就能否認變成了鬼修的索權不是你叔父了么?”我拍了拍索箐的肩膀說道。

        索箐兩眼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了下來:“前輩……可茫茫仙國,危機重重,我何以尋找叔父?”

        “你真的打算再見你叔父?你可是正道的一份子。”我認真的問道,索箐猶豫了下,說道:“我見慣他們的眼色,對他們失望透頂,求前輩救我……”

        “嗯,如果信得過我,那以后轉投我天一道吧,我在仙國還有點把握,會盡力幫你尋訪你叔父索權。即便找不到,天一道也是你以后的新港灣,不會有人欺負你的,必有庇護你的存在。”我淡淡一笑,索箐頓時淚眼婆娑。只能點頭連連。

        我伸出袖子幫她拭去眼淚,說道:“許蕓蕓與你有舊,現在去了我天一道旗下的金仙道幫忙了,你若是投奔天一道,可去那里報道。離著正道千里之遙,必然不會再見你覺得礙眼的事物。”

        “謝謝……”索箐低聲嗚咽,我苦笑道:“別哭了,此地耳目眾多,容易給人發現。而我一人脫困容易,帶上你就難了,所以待到有機會時,你就離開這里罷。”

        索箐點頭,但很快就擔心說道:“夏前輩。你一個人來,可還有幫手在左近幫忙么?他們這次是要給你個教訓,恐怕能否回去,都不敢保障……特別是靈越派的使者,我聽聞在主神塔那。好幾次在宴席上揚言要對天一道來使動手……”

        “呵呵,預料之中,誰家被干掉了一個九劫真仙,面子上都過不去,自然想要找會場子。”我哭笑不得。

        “而且。他們聽說天一道打算要折物來賠付這次正道靈越派的損失,卻還覺得不夠,聽說知道了來的是夏前輩,就說要擺下劍道擂臺,贏了他們才會接受講和。現在主神塔那邊,弟子已經在布置擂臺了。”索箐警告我道。

        “哦,打擂呀,我倒是常常聽到你們正道門派,十分喜歡斗劍打擂之事。”我笑道,不只是索箐說起,連當時進了仙國后,樊天圣和李相濡都間接提到了,特別是樊天圣也細細描述過他如何在圣道門中成長起來的過程,這足以說明正道九派把這當成了傳統。

        “可不是么?我們正道九派,從來都是引以為傲此事,或決策遇上困難,或私事難了,大事難絕,都會以斗劍作為解決的辦法,勝負對我們都很重要,譬如弟子之間的爭奪修煉資源,也從來是靠比劍獲得的名次來決斷,因此我們天南九派劍道,自古就比其他的大派劍仙要多。劍法也更為精妙。”索箐猶疑的看著我,似乎沒有看到我身上佩劍,連忙說道:“傳聞夏前輩是劍修,卻不佩劍么?”

        “我并無趁手寶劍,所以干脆就不帶了,你們正道要我斗劍,難道不佩劍么?”我苦笑道,出現沖突矛盾我其實早就料到了,但沒想到正道會這么干脆利落,讓我打擂臺。

        “佩的……不過有趁手兵器不更好么?若是尋常寶劍,沒有溝通靈性,又怎堪使用?豈能發揮劍訣之妙?”索箐驚訝的問我。

        “確實如此,但只能用劍么?”我有些郁悶,索箐想了想,說道:“倒也沒那么規定,不過其他同劫數仙修,還有打得過劍修的么?夏前輩,你切莫輕敵,這次阻擂者可不是尋常的劍修,都是九大派的佼佼者,絕對都是身經百戰的知名劍仙!”

        我心中只能是暗自好笑,這九劍派倒是簡單粗暴得很,先打擂再談判,覺得是要把我打殘了,也好報了靈越派之仇了吧?不過我會怕斗劍?

        笑話。


  http://www.pawocr.live/0/1/38369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