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滅祖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滅祖


        我遠遠的放出了替身鬼蠱,去檢查里面的東西,翻找了幾下,基本已經什么都沒有了,油紙包著的是紙符、書籍這類容易濕的東西,我找到了幾份有用的,就不再染指其他了,貪心不會讓我發財,反倒有可能中了這大舅公的計。..

        但這萬鴉壺我肯定是要帶走的,這東西非常玄妙,我也從大舅公的書籍里翻到了關于煉妖壺的一些心得體會,想來再研究下,就能夠使用這寶貝了,心中也是有些高興。

        而一些古籍里,周善對于招鬼術的新見解還是相當了不起的,可惜了最后他走了邪門歪道,要不然倒不失為優秀的鬼道傳人,也不至于鬧到后面慘死這里的下場,但看到他遺留關于鬼道的后面一些記載,我能夠想象他還是相當的矛盾,他應該也不想脫離鬼道,但似乎為了自己孫子周峰,他最后才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這也是他剛才看到鬼道至尊,而跪下的原因。

        我拍了拍那本手中的古籍,打算揣入單肩包,但灰塵揚起的時候,忽然讓我發現一張類似書卡的東西掉了出來,我撿起來了那張書卡,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紙殼模樣的書卡上面繪著奇怪的鬼畫符,和我之前從步玉心手中拿到的一樣,這頓時讓我來了興趣,連忙從單肩包的夾層里取出了原來的書卡,這一對比,讓我興奮莫名,然而,這兩張書卡卻不能合在一起,讓我旋即又失望了。

        我打開了剛才掉出書卡的古籍,卻翻到了一頁繪著一把劍的頁面,這讓我心中頓時一跳。

        話又要說回來,這本沒有封面的古籍,是周善手中最讓我注重之物了,因為這上面介紹了諸多的奇妙寶物,大多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我將其稱為《靈寶譜》,而這萬鴉壺就是其中之一,至于這面畫著劍的一頁,卻讓我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上面!

        凈世青萍劍!

        念著這五個字,我呼吸急促起來,如果這書頁真是找到這寶劍的契機,那還真是值得搜尋了,要知道這把凈世青萍劍,可是和萬鴉壺同一本書,而且還排到了末尾,可見此物的犀利了,當然,可想而知它的召喚難度了。..

        怪不得柳不動追著步玉心一路索要這書頁了,一定是知道了什么,然后才會聯系那陳山月一起打劫的,結果雙雙都死在了我手里,早知道我就應該先問清楚,沒準還能得到些線索什么的,但現在,除了這牛氣得不行的凈世青萍劍的介紹,就沒其他能夠用到的線索了,而且別說靈寶譜的封面了,后面那關于凈世青萍劍的部分都給撕掉了。

        只能先把這事打住,因為時間也不夠了,而面對上山路上的鬼類,我命令囚牛開始進行了攻擊,囚牛直接沖殺了上去,一路上陰鬼辟易,神鬼莫擋,我跟在后面,將落下的零星鬼類都掃干凈了。

        生門沖上去所需時間不長,只是攔路的鬼太多了,讓我一時間停停走走,我召喚了三道鬼,徹底消耗掉了剩下的魔氣,然后繼續填充魔氣進入化妖丹準備下一場大戰。

        然而,本來想要大戰一場的我,還沒到達山頂,天上的猩紅大陣竟這么戛然而止了!而前方的陰鬼,鬼類竟這么緩緩的消失了,有的還在進攻或者攻擊的姿勢,結果都消失不見了!

        我拿著泰阿劍,一時間,震驚、疑惑、懷疑、興奮,僥幸都五味雜陳涌上心頭,但終究不相信問題都這么迎刃而解的我,還是決定往山頂上親眼看看發生了什么!

        難道是外婆?或者大家齊心協力下,把這件事情化解了?但無論如何,大陣的結束,能意味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我幾乎是沖著到達了頂上的大陣的陣眼處,環顧了陣眼的位置,才發現這里已經什么都沒有了,而猩紅的大陣中央,一副腐朽的棺槨就躺在了那兒,我派了替身過去,天眼里看到棺材旁邊除了一些毀壞的法器,就什么都沒有了,這是有人做法過的痕跡,而棺材里面,原來好像還躺著什么東西,現在居然也沒有了,四周圍,有過能量的波動,但應該是幫忙做法的給氣化了的痕跡,看來這大陣原來需要不少鬼道的配合。

        眼下什么都沒了,大陣難道失敗了?畢竟棺材都炸成這樣子了,應該是沒成功,或許是周善死了沒人控陣,最后消散了,至于周峰,我覺得大舅公都不行,他抵什么事?

        周峰不見了,我當他也氣化了,畢竟這里什么人都沒有,而就在我觀察周邊的時候,山下的天鬼領域還有氣息也相聚消失了,露出了連綿群山,以及幽冥鬼道的總壇!

        不愧是不知存在多少歲月的門派,巍峨群山中,到處都是他們的道場,到處都是大批磅礴的建筑。

        這個時候,兩道人影從坑口的方向一路打了過來,這兩人或是施展法術對轟,或者是隨手招來個鬼類相互攻擊,把周邊的仙氣攪動得有些絮亂起來。

        其中一道氣息熟悉無比,我立即縮地術飛了過去,進入了他們的戰場時,我這才發現了其中一個正是外婆!而另一個,正是周其平。

        “一天!你沒事吧?”外婆百忙中問了我一句,我看了身上的一些剛愈合的傷痕,立即說了沒事,但畢竟身上衣服爛了不少,外婆還有些擔心的樣子。

        不過周其平畢竟是周家的老祖宗,實力強大不容絲毫掉以輕心,外婆很快就全力迎戰了。

        而周其平看著后山那毀掉了棺材,臉色陰沉到了極點,似乎看到了晦氣的事情,我當即了然這棺材恐怕是召喚什么失敗了,把周圍一片都炸成了廢墟,要不然周其平不會露出一副如喪考妣的樣子。

        周其平看到了我,咬牙問道:“你破壞了大陣?”

        我想了想,看向了半山腰的位置,然后說道:“是有怎樣?周善已經死了。”

        聽到周善死了,外婆嘆了口氣,看向了我確認此事,我點點頭,她表情立即復雜了起來,畢竟也是親戚,聽說對方死了,也有兔死狐悲之感。

        周其平是幽冥鬼道的最后一面旗幟了,如今落單到了這里,我和外婆當然不會對他客氣,但周其平似乎感覺到了危機,頓然說道:“你們婆孫二人聯手,我肯定打不過你們,這幽冥鬼道是你們的了,我就此離開瀾州,從此不會干預你們倆的事,讓我就此離開如何?”

        “你想得美!”我想都沒想就呵斥道,隨后化妖丹爆發,渾身再次釋放出無窮無盡一般的魔氣,縮地術頃刻到了他的身邊,一劍劈向了他!

        周其平‘嘖’了一聲,隨后身后十幾只恍如八爪魚一樣的鬼手飛了出來,直接抓住了我的劍!

        我心下一驚,默念幾句咒語,背后的追仙鎖也沖了出來,想要打飛這些鬼手,而外婆也在這時候舉起了手中的黑色珠子,念起了咒語來:“萬鬼千精走符印,隨行報應能殺之,靈光變化一刻里,違令敢拒罪陰酆,鬼道,陰酆令鬼!”

        周其平看到外婆施法,臉色一陣難看,立即說道:“給你們婆孫倆下臺階不要,非要逼我動真格,還真當我周其平不是祖宗,隨意打殺了?你們兩個小孽畜,欺師滅祖,罪該萬死!”

        “是不是祖宗,誰又知道?況且欺師滅祖在先的是你!不是我們!”我立即反駁道。


  http://www.pawocr.live/0/1/428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