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傲慢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傲慢


        而且都是各門各派各有首領,凝聚力也不行,所以大家才會覺得天一道才是天下第一強派,持天下修真之牛耳,加上急速的擴張,今年就常常聽人說起天一道如何,天一道怎么了,之類的言語。

        但越是凝聚力強的門派,這地心門派就越害怕,反倒是覺得升仙壇大會才是一個機會,畢竟每一個門派,其實真正修煉到仙身道骨的仙修并不多,二流點的門派,大概幾十個,上百個里出一個,按照門派總人數百分其一的規矩,也算是給了她們一個很大的機會,至少有不少修士是能夠給選擇上的。

        但怎么選擇?卻也是一個問題,如果交給門派掌門和掌峰、長老選擇,那委實有太多個人因素在里面,因此大部分都是比賽解決,然后贏得的修士,多是掌門帶去升仙壇大會。

        四大門派討論到最后,也覺得舉辦個升仙大會實際,畢竟讓比賽中前面取得好名次那部分上去,情理之中,至于后半部分,那就對不住了,只能乖乖的等死了,那也不是怨天尤人,而只能說是怪自己不好好修煉,以至于落敗了比賽。

        當然,這樣獲得資格的比賽,規矩同樣不嚴格,除了可以隨意退出比賽外,得到名額的想要保留實力不再參賽,也并不會給人笑話,畢竟大家都要參加升仙壇大會,別臨近開賽,打得修為全丟了就不好了。

        同樣的,為了滿足一些狂熱弟子的勝負觀念,還有一些掌門、掌峰要分出自己地位高下,實力高下,冠亞季軍自然也是有的,而且報酬之豐厚,也是絕無僅有,這跟境界天劫即將臨近有莫大關系。

        所以這趟大會輕松的會很輕松,緊張的也自然是緊張得不得了,緊張的是性命攸關,輕松的,多是一些獲勝的弟子,倒也合了那句‘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話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勝出升仙壇大會,就意味獲得了生的機會,沒有勝出的,還要繼續積分,直到獲得足夠的積分真正勝出。

        不過這地海仙門跟其他九州二流門派卻不同,四萬弟子,有仙身道骨能參賽的弟子,竟有三四千之多,按照四大門派總人口,報上去五萬的百分之一,能出現的大概也就那五百人,可先而至競爭激烈殘酷的狀況了。

        而且五百個名額,還不全是比賽里能得到的,除去掌門、掌峰、大長老、長老、還有太上那一輩的修士,這比賽里能拿到的名額,只有三百個左右!

        按照積分制,每一個仙身道骨的弟子,至少要打贏四場比賽,積下四分才可選擇不比下去,當然,贏了四分,卻還不能算你出線了,為了防止一些弟子運氣太好,排到幸運小組里,所以一旦得到四分的弟子,還要承受一次失敗弟子挑戰,或者再贏一場才算真正過關。

        贏了固然保住了四分并且真正出線,但輸了就剩下三分了,就要承受不停不斷的挑戰,要么是連勝兩場出線,要么是面對積分越來越少,出線的人越來越多,而自己屢戰屢輸,直到失去所有的分值!

        這其中的絕望也是相當可怕的,我猜想一定不乏有人會從四分開始,因為輸了一場而接著會因為挑戰賽而一路打到零分的,畢竟三百人,積分只有那可憐的一千兩百分,積四分贏一場,這不是誰都能辦到的,除了實力,還眼光和運氣。

        畢竟挑戰也并非是無限制的,沒有分值就失去了挑戰的資格。

        我和言師兄聽完規則,都相互看到對方眼中的驚訝,我們站在修士的頂峰,要打贏四個人,其實并不困難,而且輸了一場,還能靠挑戰獲得積分的比賽,更是沒感覺到什么壓力,但其他仙修弟子呢?特別是修為第一重的,恐怕是永遠出線不了了。

        比賽雖然激烈無比,但好在已經打到了追殘酷的積分挑戰上了,可我和言師兄并沒什么興趣看別人落敗后哭泣,所以兩人一邊是四處游走交友,一邊是查探小郡主的情況,因為地海仙門收來的弟子眾多,而且并沒有改名,所以我們尋找的時候,直接把小郡主的名字問了出來,畢竟一個弟子在地海仙門里,好比江河中的一條魚,什么情報都不拿出來,找起來并不容易。

        “對呀,就叫做言千彩,是我故友之女,不知道道友可曾認得?”我問起了一位頗為和藹的長老。

        那長老看我是反神格聯盟的,倒也無意刁難,說道:“哦,找人呀……言千彩……外來修士每一年都不多,倒是聽著怪耳熟,是我們門派的,要不問問彌河長老?她是管我們仙門人事的,哪峰的弟子,她基本都懂呢。”

        “哈哈,好,多謝道友!晚點請你喝酒,可別不來!”我高興的拱手說道,言師兄笑嘻嘻的,說道:“不錯,這么找下去,肯定很快能找到了。”

        “是呀,師兄放心吧,千彩那孩子肯定能找到的。”我說著,就跟人打聽了這叫彌河的長老,并且問了過去。

        那彌河長老是個女子,看著就是細心之人,我過去后,就問起了千彩可是在仙門之中,那女長老捏了捏眉心,瞅了我們兩眼,警惕說道:“怎么?兩位難道還是她的親戚?”

        “對,故友之女,因聽說我們反神格聯盟要來此觀賽,所以就來幫忙尋訪一番。”我笑了笑,這女道看著有點眼熟,這念頭一起,我頓時想起了那本繪制當年帶走千彩的那群修士來,這為首的,不是彌河還有誰!

        “呵呵,既然是故友,看看就好了,但如果要帶人走,你們還沒那個資格!”彌河拉下臉來,似乎想起了當年接走千彩時候的事情。

        我和言師兄同時都皺了皺眉,我說道:“道友何出此言?我們不過想帶她去看看她的家人。”

        “原來真是打著要帶人走的想法。”彌河冷笑起來,說道:“也不怕告訴你們,我們地海仙門規矩,外面撿來的孩子,不修到九重仙,便不予出地海!才來了多久,你就想讓她現在出去?呵呵,她們吃我們地海仙門的,住的也是我們地海仙門,修的還是我們地海的功法!卻終日得過且過,我們地海還丟不起這個人!你是還沒見過在這住了百年的外來弟子吧?”

        “哦,原來是有這規矩呀,彌道友,那請問下,言千彩這孩子,如今是幾重仙修為?”我試探性的問道,順便上下打量了這彌河,這一看,發現她不過十重仙的修為,看著卻比化神境的掌門還要拽,應該是門中的狂熱崇拜派了,畢竟我現在就算壓制修為,也不比她弱半分。

        “七重!”見我居然還一副好聲好氣的樣子,彌河皺了皺眉,對我這弟子的遠房親戚頗多小看。

        “哦,七重么?幾年時間,七重是不錯了,快要到凝練完全的仙身道骨的程度。”我笑了笑,那彌河卻冷笑出聲,看向了那邊比較安靜的一處地方,說道:“七重抵什么用?在我們門中,也不過中下流的程度,眼下快要輸光了積分,在那邊暗自哭鼻子呢!簡直就是來騙吃騙喝的!”

        “千彩這孩子,這怎么行呢?老是在你們地海仙門騙吃騙喝,終歸不是事呀!我這叔叔都看不下去了!”我很是贊同的表情說道。

        那彌河訝然看著我,言師兄臉上莞爾一笑,仿佛知道我要說什么了。


  http://www.pawocr.live/0/1/444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