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昏頭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昏頭


        飄飄搖搖的大雪時而如紛飛欲墜的鵝毛,時而卻如同重逾千斤的冰雹,讓整個環境變得無比的狂暴,如同禁奴自己不安定的情緒,時而狂暴,時而清醒!

        “華陵雪后寒聲響,月蹤未凈客鳥歸……”而這時候,讓周圍化作統一的劍歌卻悠揚而起,緊接著歌聲的,是可怕至極的劍氣。紫you閣  那磅礴的劍氣將大雪瞬間攪動如漩渦,把天空也撥亂如河海,如同吹山裂石!令人嘆為觀止!

        我手指一彈,將手伸入了空間之中,很快,嗡嗡的鳴蟬之聲驟然而起,于漫天雪花中顯得格格不入,預示著此劍一出,陽春融雪,早入夏日!

        劍鳴之聲恍如不絕,強橫無比的破壞著劍歌獨有的劍意,這就是浮世清音劍的威力,但凡浮世一切,它皆有一種清靜的力量,貫透而過!

        “春深桂松鸞鳳鳴。蛟龍飛處隠仙溪……”我的劍歌也同時詠出,霎時間在陰霾的天地中,出現了烈日,而伴隨其中的是勃勃生機!

        春暖花開,陽春融雪,正是生機盎然之時,松桂枝椏上,鸞鳳長鳴,而蛟龍從仙溪中露出黑凜凜的體形,仿佛蟄伏欲出!我一路行走于這片密林。以劍繪出錦繡山河,白云青山!

        在和百里決、李念君的論劍之后,我并不因自己的劍法高明他們而止步不前,而是加入了他們優秀的東西,因此我的劍中,如今更有著古仙界獨有的靈動和俊秀,把這一套錦繡繪制得更加的完美和栩栩如生!

        “滄海故人零落盡,末年寂寥夢太仙!”禁奴速度奇快,又擅長縮地之術,所以瞬間就出現在了滿城驚雪落下的地方,并且劍舞長天,如同寂寥的仙子,將天地演繹得如夢似幻!

        “寄泉悠行錦繡里,白云青山劍滿溪!”我的劍歌也并未停止,在她的冰封寒雨之中如同獨舞,兩種劍意的沖撞,讓周邊的區域全都陷入了恐怖的毀滅之中!

        剛才還完好無缺的別院,還有周圍環繞的綠樹草地,在我倆的長劍共舞中,瞬間毀滅不見了。如同在猛火中瞬間蒸發的水,化作水霧,顆粒,虛無!

        “劍!繪!錦!繡!”我長劍一提,用劍描繪而出的天地。整個如活了一般,龍鳳共舞,鳴聲洞徹九天!

        禁奴也厲喝了一聲,揮劍舞雪,滄海一樣的雪崩朝我涌來,這就是劍訣‘滄海太仙’的威力!所以幾乎是同時,我和禁奴的劍法就對撞在了一起,而這一片區域成為了兩個八重天真仙的角逐之地,眨眼的時間,就給攪出了一片橢圓形的深坑!

        而深處劍意對抗的中心。我的護身罡罩和禁奴一樣,都處在了崩潰的邊緣,真仙境的力量,遠不是超品所能比擬,甚至再激進一些。先破壞掉這太仙門的大陣,毀了這神仙城恐怕都有可能!

        畢竟這座神仙城往后作用不可估量,我沒有任何猶豫,立即往界塢那邊沖去,而禁奴這個時候也追了過來。并且嘴里念念有詞!

        我知道這是念納靈法的前奏,所以也毫不猶豫的跟著念了起來!

        “納靈法!”果然,禁奴因為本能的危機感,所以直接使用了納靈法的第二層,我也沒有半點猶豫。同樣的伸出手,快速畫了幾個法訣,隨后輕喝出聲:“納靈法!”

        第二層的納靈法一出,我渾身上下和禁奴一模一樣的出現了彩色的薄膜,這層薄膜是納靈法的準備階段,它會讓吸收力量時,把大部分的異體能量隔絕在外面!

        “舉劍沉淵沸其天,惟道投爐破余圓!”禁奴追得非常的緊,幾乎和我離著只有小半里的距離,等我到界塢的時候,他同樣也沖入了界塢,并且高舉的長劍,恍如引雷長針,很快將會招來雷霆霹靂般的恐怖攻擊!

        “血洗仙山片月微,數聲訣歌又不停!”我不敢有絲毫怠慢,劍法‘不滅劍歌’的劍咒也緊隨其后的頌唱而出!而這時候,我明顯感到天地之氣正在不斷給我身上的那層納靈法虹膜所吸納!

        按照這一層濃度,威力肯定要比以往施展劍訣要厲害許多!然而我的興奮還未持續一瞬,禁奴身上同樣的虹色能量,讓我臉色微微一沉。原因是我們倆同樣的擁有納靈法,那考量勝負的結果,無非是雙方誰的防御更加出色而已!

        念咒期間,自然不能召喚祖龍鎧,所以這一招。必須得盡快轟出來,否則大家的能量都達到另一個巔峰,恐怕一起共赴黃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豈堪唱作清平調,多少劍仙永不歸!”我倉卒之際行劍,但即便如此。強橫的劍意依舊在納靈法的驅動下不減反增,威力也更勝往昔的任何劍招!

        禁奴看到我居然提早出招,她也加速了劍招的完成,還未念到最后一句,就已經施展了完整的劍法:“八百劍山還原色,只對空明憶蒼玄!太仙道!沸劍煮天!”

        轟隆隆!

        兩種劍招猛然間對轟,仿佛是星球互撞一般,兩種經過納靈法強化的劍意,正面互撞了,而這一次,整個界墻都給轟出了巨大的破損區域,連界塢的門樓,也在此時化作虛有,真仙境對決,對于神仙城來說。和災難大片沒什么區別!

        沖擊越來越快,連我都感覺迎面而來的恐怖劍氣,因為它只消得剎那,就把我的護身罡罩刮破了!我渾身上下全都是創傷切口!并且道力在恢復的過程中,直接掉了一大截!

        我心中震撼的同時,也立即將祖龍鎧穿了起來,這才堪堪抵御住了這波攻勢,我從沒想過,剛剛踏足真仙境就掛彩了,這禁奴果然是厲害得逆天!

        反觀禁奴那邊。她同樣也是傷痕累累,但畢竟她早就是真仙境的修為,對比我而言,無論在道力和力量、經驗上,多少占有更大的優勢!

        就好比剛才這一劍我出盡全力,效果卻不過比超品強上一些,但她這一劍卻是實打實真仙境的!結果當然她稍勝擅場!原因是我剛剛踏足,修為不穩就倉促應戰,除了極度容易修為打回原型,在對比真正真仙境上,也會多有吃虧!

        “夏閣主!救命呀!”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蒼老的聲音驚愕叫了我一聲!

        我暗道糟糕,這不是之前我趕走的兩位界守么?怎么現在還留在這里?我立即沿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原來他們并沒有走,而是隱介藏形,躲在了界塢里了,怪不得我和禁奴都沒有發現他們!

        要不是界塢給我們兩股能量波及毀掉,他們倆老漢恐怕還不愿意出來,只是他們躲在這干什么?難道是……

        李相濡派來監視我的?

        我心中不禁冒出了個想法,但這時,禁奴卻動了,獰笑一聲,瞬間就到了其中一個界守那邊,一伸手,滿城驚雪猝然就把對方劈成了碎塊,并且在她的納靈法下,成為了能量的一部分!

        而另一個想要逃也已然來不及,禁奴就在界塢那邊,一劍又將他腦袋削飛了,而強大的納靈法,再度將他變成了純粹的攻擊能量!

        我咬咬牙,暗想剛才就算縮地過去,也改變不了給禁奴多送人頭的結果!

        面對禁奴已經狂放之極的外圍力量,我心情不禁焦慮起來,剛才修煉出二層的納靈法,突破真仙境,我就該先找一片安靜地方穩固修為才對!何至于現在這被動局面!

        而且禁奴能闖出那片空間,也和我不無關系,之前我無意吸收光那塊仙氣盤時,我就該逃了,顯然是給學到納靈法而興奮沖昏了頭。


  http://www.pawocr.live/0/1/4654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