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古神帝 > 第181章 誰更殘忍

第181章 誰更殘忍


兩股強大的掌力,沖擊在一起,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寒冰勁氣和雷電之力,從張若塵的掌力中爆發出來,猶排山倒海一般,向著荀歸海狂涌了過去。

  五倍力量的疊加。

  “轟隆!”

  荀歸海再次倒飛出去,撞破欄桿,墜落到近天閣的一樓,砸碎了一張桌子,十分狼狽的摔在地上。

  周圍的武者,立即遠遠退開。

  張若塵向后連退七步,將荀歸海打出的掌力,全部卸到空氣之中,顯得風輕云淡。

  “我們走!”

  張若塵帶著那一位孔雀半人族的頭食姑娘,一步步走下樓梯,從始至終都沒有回頭,與張少初、柳乘風、紫茜就要離開近天閣。

  近天閣中的那些武者,全部都已經被鎮住。

  若是說張若塵第一次將荀歸海擊敗,那只是意外,算不上真正的實力。

  可是,第二次,荀歸海連自己的絕學“通腹掌”都施展出來,卻依舊敗北。

  只能說明,張若塵真的比荀歸海強大。

  “以荀歸海的現在的實力,就算是《玄榜》第一閻立宣,也絕不是他的對手。張若塵能夠擊敗荀歸海,豈不是說,張若塵的實力已經比《玄榜》第一閻立宣還要厲害?”

  “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驕張天圭,在玄極境,也最多只是達到《玄榜》第三。難道張若塵比張天圭的天資還高?”

  “張若塵肯定已經達到地極境,要不然的話,絕對不可能此強大。”

  近天閣的二樓,一位德高望重的武道前輩,盯著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張若塵還沒有突破地極境,他還沒有修煉出氣海。”

  那一位武道前輩的話,無疑是一劑猛料,讓整個近天閣的武者全部都沸騰。

  張若塵已經擁有《玄榜》第一的實力?

  此天驕,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就算是一百年,也難以出一個。

  “張若塵的修為,就算沒有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估計也相差不遠。”那一位武道前輩,又放了一劑猛料。

  “轟!”

  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所有人都不能平靜,再次向張若塵看去,眼中的神情不再是嘲笑,而是一種欽佩和仰望。

  自古以來,無上極境就是一個傳說。

  難道張若塵真的達到了那個傳說般的境界?

  此刻,已經沒有人再去談論張若塵與西門關仁爭奪頭食姑娘的事,所有人都在討論,張若塵的實力,到底達到了哪一步?

  三樓,雅間。

  那些天才俊杰全部都有些失神,感覺到震驚。

  他們現在終于明白黃煙塵為何會看上張若塵,以張若塵此逆天的修煉天賦,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找得出來幾個?

  黃煙塵自然比他們更加了解張若塵的實力,而且知道張若塵在黃極境就達到無上極境,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沒有人可以和張若塵相提并論。

  陳曦兒站在黃煙塵的身旁,亭亭玉立,猶一位從畫中走出的美人,一雙美眸同含著煙霧,盯著離去的張若塵,笑道:“表姐,我覺得以張若塵的天資,根本就不需要花費重金去爭奪一個頭食姑娘。他和西門關仁應該只是意氣之爭,并不是真的對那一位頭食姑娘有意思。”

  “那又何?”黃煙塵依舊顯得很冰冷,眼睛死死的盯著張若塵的背影。

  黃煙塵十分清楚張若塵做事坦蕩,不會刻意撒謊。張若塵先前說的話,應該都是真話,他是在幫張少初拍買那一位頭食姑娘。

  可是要黃煙塵當著這么多武者的面,去向張若塵道歉,黃煙塵無論何都做不到。她的內心十分驕傲,根本放不下臉面。

  “等這件事過去之后,我再去單獨和他談一談。”黃煙塵的心頭此想到。

  陳曦兒見黃煙塵沒有去追張若塵,眼眸中露出異樣的光彩。

  要陳曦兒去找一位比張若塵更加優秀的未婚夫,她覺得是一件相當難的事。為何不直接搶了表姐的未婚夫?

  ……

  那一位頭食姑娘,一共價值四百萬枚銀幣,而張若塵的身上只有一百多萬枚銀幣。所幸的是,在天月樓,可以使用修煉資源,兌換銀幣。

  于是張若塵取出一百萬枚銀幣,加上六滴半圣真液,付給了天月樓。隨后,便帶著那一位頭食姑娘,離開了天月樓。

  一滴半圣真液,價值五十萬枚銀幣。

  張若塵現在是西院的第一,每個季度可以領到十滴半圣真液。現在,他身上依舊還有十四滴半圣真液。

  張少初顯得十分愧疚,道:“九弟,四哥對不起你,我也不知道一件小事會讓你和煙塵郡主引起這么大的誤會。我現在就去向煙塵郡主講明真相,她就算讓我跪地認錯,我也一定要將事實講清楚。”

  離開天月樓,張若塵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道:“四哥,這件事錯不在你,其實我也有錯。至于煙塵郡主那邊,我想也不需要去向她解釋什么。若是她還愿意與我做朋友,她就一定還會來找我。到時候,我一定會將事情的原委告訴她。”

  張少初依舊感覺到相當不安,覺得自己闖了大禍。

  若是讓父王知道,因為他的原因,讓九弟和煙塵郡主的感情破裂,肯定饒不了他。

  張若塵向著那一位頭食姑娘看了一眼,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從走出天月樓,那一位頭食姑娘就用著十分崇拜的眼神,盯著張若塵,一雙美麗的眼睛泛著奇異的光彩。

  若是單論美貌,她的容顏和身材都不比紫茜、黃煙塵差不多少,一副楚楚可憐、柔美動人的模樣。

  她低著頭,柔聲的道:“回稟公子,我叫孔宣。”

  張若塵diǎn了diǎn頭,道:“今后,你就跟著四哥……”

  “不要!”張少初立即搖頭,哀求道:“九弟,你可千萬不要將她送給我,算是四哥再求一次。若是父王知道這件事,他肯定會殺了她,然后還會重重的處罰我。”

  若是能夠風平浪靜的將頭食姑娘拍買下來,張少初自然會欣然接受那一位頭食姑娘。

  可是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因為那一位頭食姑娘,造成煙塵郡主和張若塵之間的矛盾。消息肯定很快就會傳回云武郡國的王城,云武郡王會在第一時間知道這件事。

  若是云武郡王知道是因為張少初,才造成張若塵和黃煙塵之間的矛盾,云武郡王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派人處死孔宣,重罰張少初。

  “這件事的確十分難辦了!”

  張若塵明白張少初心中的擔憂,沉思了片刻,再次向著孔宣看過去,將賣身契取出來,直接撕成粉碎,道:“孔宣,你自由了!現在,你就可以離開!”

  孔宣立即跪在地上,使勁的搖頭,十分害怕的道:“公子,求你一定不要趕我離開。就算我現在獲得自由,也不可能逃得出天魔武城,很快就又會被人抓住,再一次買到天月樓,或者是黑市。”

  像她那樣美麗的女子,卻沒有強大的實力,也沒有深厚的背景,的確很難獲得真正的自由。

  賣到天月樓,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結局。

  若是被賣到黑市,那才是真的悲慘。

  張若塵也覺得相當難辦,總不能將她重新退回天月樓?

  “既然此,那你就暫時跟著我,做我的侍女。”張若塵道。

  孔宣喜極而泣,道:“多謝公子,多謝公子。”

  “起來吧!”張若塵道。

  柳乘風的臉上露出幾分擔憂的神色,道:“大師兄,荀歸海敗在你的手中,丟盡臉面,肯定不會甘心。我擔心他會鋌而走險,派遣殺手來刺殺你。”

  張少初也diǎn了diǎn頭,道:“還有林辰裕和林濘姍,他們林家人一直都瞧不起你,現在見你強勢崛起,肯定不會坐以待斃。”

  張若塵道:“你們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既然是這樣,那我就暫時住在天魔武城。只要我還在天魔武城,他們就不敢明目張膽的殺我。”

  張若塵可是武市學宮西院的第一天才,誰敢明目張膽的對殺他?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建議,大師兄,你可以住到我父親的府上,有我父親大人坐鎮,誰能殺得了你?”柳乘風道。

  “好吧!既然此,那就只能去打擾柳前輩。”張若塵道。

  柳乘風笑道:“我父親的性命,都是被你救下。你若去他的府上暫住,他高興還來不及。”

  在柳乘風的帶領下,張若塵等人,向著柳傳神的府邸行去。

  在天月樓出的風頭太大,肯定會遭到很多人的嫉恨。

  張若塵的心中已經做出打算,若是修為不達到地極境,絕對不能離開天魔武城。

  ……

  荀歸海從天月樓走出來,只感覺五臟六腑疼痛欲裂,心中無比憋屈。

  從小到大,他都是ding尖的天才,受到無數人的追捧。今天,卻敗在一個外宮弟子的手中,顏面掃地。

  今后,他還能抬起頭來做人?

  “張若塵,若不殺你,我誓不為人!”荀歸海不顧任何形象,憤怒的咆哮了一聲。

  一個武者從遠處趕過來,半跪在荀歸海的面前,道:“回稟主人,張若塵去了柳傳神的府上。”

  “他以為躲到柳傳神的府上,我就奈何不了他?”

  荀歸海的面容有些扭曲,變得十分猙獰,又道:“立即讓父王調動兩千萬枚銀幣給我,我要花費重金,懸賞張若塵的人頭。張若塵不死,我永無出頭之日。”

  ……


  http://www.pawocr.live/20/20003/111572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