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古神帝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韓湫的條件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韓湫的條件


        一連兩尊獸王隕落,造成十分惡劣的影響,若是吞天魔龍無法扭轉局勢,必定會影響蠻獸各族的士氣。

        因此,血神教神子必須得死,只有用他的鮮血,才能再次震懾住人族修士。

        五、六千位人族精英修士,變成了囚徒。

        他們絕大多數都被打斷雙腿,也有一些被封住修為,跪在贏沙城百里外的一片沙漠之中。

        數之不盡的蠻獸,聚集在那里,將人族囚徒圍在中心,露出鋒利的牙齒,隨時準備撲上去,將他們咬食。

        烈日炎炎,黃沙呼嘯。

        這是相當屈辱的一幅畫面,讓贏沙城中的人族修士,全部都感覺到憤怒。

        以贏沙城基地為中心,向外擴散二十萬余里,全是一片荒漠,占據青龍墟界了相當大的一片陸地區域。

        青龍墟界的土著,將其稱為贏格瑪沙漠。

        在這贏格瑪沙漠,一共聚集有接近一百個蠻獸族群。它們的分工很明確,其中十二個蠻獸族群,圍困贏沙城的人族修士。

        其余的蠻獸族群,全部都分布在贏格瑪沙漠的四方,收集天材地寶。

        本來,各個蠻獸族群的內部,也是在相互爭斗,相互廝殺,誰都不服誰。

        只不過,吞天魔龍實在太強大,將贏格瑪沙漠的蠻獸族群全部都整合起來,聯手對付人族修士。

        正是如此,人族才會陷入困境。

        蠻獸中,任何一個族群,其實都遠遠不是人族的對手。

        當然,隨著源源不斷的人族強者,通過墟界船艦趕來贏沙城基地,十二個蠻獸族群,顯然是已經困不住人族修士。短短數天之內,就有大批人族修士,沖出蠻獸的包圍圈。

        于是,吞天魔龍又召集二十個蠻獸族群,趕來贏沙城,繼續圍堵人族修士。

        它們要將青龍墟界的寶物,全部掠奪,哪怕只是一塊圣石,也絕不留給人族修士。

        其中一些獸王帶領座下的蠻獸族群,已經趕到贏沙城外與吞天魔龍會合,還有一些獸王,卻是正在趕來的路上。

        “可恨啊!那些蠻獸在昆侖界根本不敢這么囂張,來到青龍墟界,竟是將人族修士壓迫到如此程度。”

        “在昆侖界,大家就是過得太安逸,所以,來到青龍墟界才無法接受這樣殘酷的事實。若不是三百年前,女皇獨自一人闖入蠻荒秘境,連斬八位獸族大圣,將所有獸皇全部震懾住。第一中央帝國怎么會有數百年的太平盛世?”

        “最近幾百年,人族的年輕小輩,的確都是太過貪圖享樂,失去了危機感。”一位老者嘆息了一聲。

        贏沙城中,人族修士的士氣,遭受嚴重的打擊。

        當然,也有一些人族修士認為,兩位界子肯定會有應對的策略,可以阻止吞天魔龍的殺戮。

        可惜,這一次兩位界子保持了沉默,沒有任何行動。

        不久之后,一則消息傳出:“顧臨風殺死凌霄天王府的五位統領,得罪了池萬歲,因此,這件事,兩位界子不會插手進去。”?雖然只是捕風追影的一則謠言,很少有人相信,卻還是造成十分惡劣的影響。

        眾人知道,以顧臨風的強硬性格,根本不可能給吞天魔龍跪地認錯。更加不可能,為了一群毫無關系的人類修士,選擇自投羅網。

        因此,人族修士才將希望,寄托在兩位界子的身上。

        兩位界子不插手,豈不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五、六千位人族精英全部慘死?

        經歷這一次的屠殺,人族修士還有信心與蠻獸戰斗嗎?

        當然,也有一些修士做出分析,兩位界子并不是不想插手,而是根本沒辦法破局。

        吞天魔龍布置的這一切,本來就是死局。

        別說兩位界子,就算九大界子同時駕臨,也是無解。因為,以吞天魔龍的修為,要殺那些毫無反抗能力的人族修士,也只是彈指一瞬間的事。

        現在,要救那些人族修士,只有一個辦法

        顧臨風主動向吞天魔龍跪地認錯,以他一人的性命,換取數千人族精英的性命。

        當天夜晚,池萬歲出現在贏沙城最熱鬧繁華的一座酒樓,道:“整個青龍墟界,只有顧臨風可以救他們。并不是本王見死不救,而是真的無能為力。”

        張若塵自然也是聽到吞天魔龍的聲音,不過,卻顯得很平靜,沒有理會,繼續沿著他對流星隱身衣的感應,尋找韓湫的蹤跡。

        傍晚時分,張若塵來到一處風沙極其強烈的區域,停下腳步,道:“我知道你就在附近,還不立即現身?”

        沙漠中,吹著肆虐的狂風,發出嗚嗚的聲音,猶如巨獸在咆哮。

        “嘩”

        地面上,泥沙快速流動,形成一個直徑十里的巨大漩渦,一直沉入進地底。

        一道纖細的黑色幽影,從漩渦中心顯現出來,逐漸升到地面。

        黑色的氣流散開,顯露出韓湫的纖細身影,一雙明眸盯向張若塵,呵呵一笑:“我就猜到,你肯定在流星隱身衣上面留下了暗手。只不過,你這么遲才找過來,倒是讓我十分失望。”?

        張若塵道:“既然知道我在流星隱身衣上面留下了一道氣息,你為何沒有將它煉化?”

        韓湫向張若塵走了過去,兩片晶瑩的紅唇,勾出一個迷人的弧度,道:“我為什么要將它煉化?我還要將流星隱身衣還給你,它就穿在我的身上,要不……你親自來脫?”?領悟黑暗規則之后,韓湫的性格,發生了很大變化。

        張若塵最初認識韓湫的時候,她的性格,與黃煙塵差不多,頗為冰冷,還有一些傲氣。

        雖然說,她對張若塵的確是有一些情愫,可是,卻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主動。

        而且,在張若塵看來,她真的是主動得有些過分。

        此刻,韓湫已經走到張若塵的近前,相隔只有一步,烏黑色的長發,直接垂到地上。

        無論周圍的寒風有多么猛烈,卻吹不動她的一根發絲。

        張若塵盯著她的雙瞳,只感覺,那雙美麗的眼睛猶如兩個黑洞,要將他的精神和靈魂都拉扯進去。

        不過,張若塵也不是一般人物,立即移開目光,道:“你將流星隱身衣穿在里面,還是外面?”

        “自然是最里面。”韓湫飽含笑意。

        張若塵伸出一只手掌,向她的胸口的衣襟探了過去,就在快要接近的時候。

        他的指尖,寒光一閃,一道銳利的劍氣涌了出來,點向韓湫的眉心。

        這一指,張若塵直接將劍五的意境融入進去,速度快得猶如光梭,使得空氣也都冒出一連串火花。

        “嘩”

        韓湫的身影,化為一團黑霧,從原地消失。

        張若塵的這一指,僅僅只是擊穿了她的一道影子。

        下一刻,韓湫的身影,從張若塵的右側重新凝聚出來,露出幽怨的神色,道:“我就猜到,你是一個不解風情的男人。”

        張若塵收回了手指,道:“我也猜到,你一直都隱藏了修為,以你現在的實力,與獸王相比,也是只強不弱吧?”

        韓湫修煉出黑暗之道,最擅長的就是隱匿,想要藏住自己的修為,其實,并不是一件難事。

        在圖卷世界,張若塵給韓湫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神血。以黑暗之道的吞噬速度,她早就已經將神血全部煉化。

        并且,韓湫還通過不斷吞噬接天神木散發出來的生命之氣和樹樁中的死亡之氣,將修為提升到六階半圣的境界。

        后來,在大地裂縫的底部,吸收了大量圣源靈氣,她一舉將修為提升到七階半圣的巔峰境界。

        最近幾日,她吸收七彩圣花的力量,又有新的突破。

        張若塵找到她的時候,她剛好突破到八階半圣的境界。

        可以說,具有黑暗之體,同時領悟出黑暗之道的韓湫,能夠吞噬世間的一切能量。

        那種修煉速度,沒有任何修士可以比擬。

        以韓湫現在的實力,即便是張若塵,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韓湫的眼眸輕輕眨巴,如同一只小狐貍一般的笑了笑,道:“若不是有殿下的全力幫助,韓湫根本不可能有現在的成就。”

        張若塵的臉上,并沒有笑意,道:“將圣源靈泉給我。”

        “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什么都可以給你。”

        韓湫收起笑容,轉瞬之間,一股刺骨的寒氣,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立即化為一個冰山美人。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她。

        張若塵道:“你要跟我講條件?”

        “你覺得我現在沒有資格跟你講條件?”韓湫反問了一句。

        張若塵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道:“你講,只要你的條件不是太過分,我可以答應你。”

        暗黑之體加上黑暗之道,放在任何一個時代,也會成為一個時代的主宰者。

        這樣的人物,根本不可能屈從于任何人。

        相信韓湫也是知道了她現在擁有的分量,所以,不愿再做張若塵的追隨者,打算跟他談判。?

        韓湫緊緊的盯著張若塵的雙目,十分堅定,道:“我要做圣明中央帝國的太子妃,而不是太子的仆從。”

        張若塵略微詫異了一下,仔細觀察她,見她相當認真,才徐徐的道:“你的這個條件,有些過分,最好還會換一個。”

        韓湫搖了搖頭,眼中露出柔色,道:“還是剛才的那句話,沒有你的多次相助,不可能有現在的我。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反叛你,只是不想屈居于人下。這么一個簡單的條件,也很過分嗎?”

        “張若塵,在天魔嶺,你曾救過我,我們一起修煉陰陽兩儀劍陣,是你指引我拜入兩儀宗。我去了,并且學習到《太極先天功》。你讓我跟你一起離開兩儀宗,我也跟你一起走了。”

        “難道在你眼中,我僅僅只是一個聽命于你的仆從?難道你感受不到,我對你的那份情感?”

        “可以明確告訴你,我不愿意做你的仆從,現在,我要爭取一些該爭取的東西。”


  http://www.pawocr.live/20/20003/111582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