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古神帝 > 第二千一百八十九章 諸神之戰

第二千一百八十九章 諸神之戰


  昆侖界外,浩瀚虛無空間中。

  這里本應是一片黑暗,如今,卻被一道道璀璨奪目的神光照亮,強大的神力,如潮水一般涌動。

  天庭界和地獄界,均有諸多神靈出動,爆發激烈的神戰。

  “嘭。”

  蘊含無窮神力的天蓬鐘飛出,劃破無垠黑暗,將一尊羅剎族神靈的神軀打得拋飛出去,濺出大量神血。

  神的身軀,都承受不住,出現一道道裂紋,似要四分五裂。

  “吼。”

  羅剎族神靈發出震天怒吼,體內神力外放,形成一個一顆星球那么巨大的混沌球,他的神軀在急速變大,同時身上的裂痕,快速消失。

  眨眼之間,這尊羅剎族神靈的神軀,不斷拔高,將混沌球都占據一半的體積,磅礴神力激蕩不息。

  神靈已經實現生命本質的躍遷,血氣猛烈增長,沖破空間的壓制,不進入傳說中的神界,便會化作神圣巨人。

  不過,一般情況下,神靈都是以神力,壓制著神軀,維持正常的形態。

  通常只有在進行生死決戰的情況下,神靈才會顯化真身,將自身實力,毫無保留的展露出來。

  很顯然,這尊羅剎族神靈,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這才解開了所有的束縛。

  “螻蟻一般的東西,也敢在本座面前吼叫。”卞莊戰神沉聲道。

  說話間,天蓬鐘極速變大,宛如一座旋轉著的大世界,向羅剎族神靈所在的混沌球,當空鎮壓而下。

  就在這時,另一座羅剎族神靈趕了過來,身高千丈,巍峨大氣,如同一座山岳。他身著暗紅色鎧甲,身上散發出無比磅礴的邪剎神力,祭出一方神印,撞向天蓬鐘。

  “本座要殺他,羅衍你阻止不了!”

  卞莊戰神語氣霸道,睥睨天地。

  流淌在他腳下的天河,極速奔涌而出,瞬間化作十萬里長,攜帶無匹神力,涌向那方神印和羅衍邪神。

  趁此空隙,天蓬鐘瞬間鎮壓而下,破開混沌球,將那尊羅剎族神靈的神軀,壓得爆碎開來。

  不過,神,沒那么容易被殺死。

  神擁有驚人的神性生命之力,神軀破碎,可以很快重聚,每一寸血肉中,都蘊含有神念和精神意志,哪怕只是逃出去一滴神血,都有可能重新塑造神軀。

  想要殺死一尊神,必須要破開神源,磨滅神魂,同時滅掉所有的神念和精神意志。

  但,即便如此,也不太可能,將一尊神在世間的所有痕跡,都給抹除掉。

  因為神靈會將少量神魂,融入天地規則之中,游離于天地之間,與世同存。

  倒不是說,絕對無法磨滅,但,任誰出手,都需要耗費極大力氣,乃至需要付出不小代價。

  一般情況下,很少會有人去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僅剩游離于天地間的那少量神魂,重生的希望,已經變得微乎其微,萬中無一。

  羅剎族神靈快速重塑身軀,卻被天蓬鐘罩住,掙脫不了。

  天蓬鐘內,涌出紫青相間的神光,消磨羅剎族神靈的神性生命之力和各種神念。

  更有一股極其恐怖的力量,滲透進入羅剎族神靈的體內,透過神源,直接攻擊他的神魂。

  雙管齊下,擺明是要強行將他鎮殺。

  對別的神靈而言,屠神是無比困難的事情,可卞莊戰神,卻并未少做這種事情。天蓬鐘,更是一件弒神的神器。

  羅衍邪神眼神陰沉,他被卞莊戰神釋放出的天河牽制住,無法脫身,只能眼睜睜看著己族神靈,越來越虛弱。

  “卞莊這個瘋子,沉寂十萬年,實力竟然提升如此之多,真是麻煩。”羅衍邪神心中暗道。

  中古那場神戰,他曾與卞莊戰神交過手,那時候,卞莊戰神雖然也很強,卻絕對無法與現在相比。

  隨著時間的推移,羅剎族那尊神靈,變得越來越虛弱,身軀中蘊含的生命之力、神念和精神意志,相繼被磨滅。

  到得最后,就連他的神魂,也被天蓬鐘震得粉碎,只留下一具死寂的神軀。

  地獄界,一片浩瀚的星空之中,代表這尊神靈的三顆神座星球,黯淡下去,不再有光芒散發出來。

  這一刻,但凡是那片星空中的修士,皆是不由抬起頭來,很多修士,內心都感到極度惶恐。

  神座星球黯淡無光,意味著有神靈隕落。

  這一戰,注定是要震動天庭和地獄。

  虛無空間中,地獄界的神靈,怒吼連連,嘯聲驚天動地。

  羅衍邪神眼神陰沉到極點,當著他的面,擊殺他羅剎族的神靈,當真是欺人太甚。

  “卞莊,你如此肆無忌憚行事,小心遭劫。”

  卞莊戰神哈哈一笑,道:“羅衍,該小心的人是你,說不得,連你也會被本座屠掉。”

  說話間,卞莊戰神收起那尊羅剎族神靈的神軀,繼而催動天蓬鐘,對羅衍邪神展開猛攻。

  他剛才的話,絕非是說說而已,而是要真切付諸行動。

  另一頭,月神與一位容顏嫵媚的地獄界神靈交鋒。

  此神,正是修辰天神。

  它的身上,散發出濃烈的魔殺戰氣,身周更有一條凝實無比的時間長河環繞,數之不盡的時間印記飛舞。

  雖是在戰斗,可這位地獄界神靈,卻顯得無比優雅,一舉一動,都突顯出十足美感,宛如在翩翩起舞。

  修辰天神身形樣貌,都與人族一般無二,嫵媚動人的氣質,足以讓神靈,都為之心動。

  表面上看,修辰天神與其他神靈,并無太大區別。

  但實際上,它如今的狀態很特別,沒有神體,乃至于沒有神源,僅僅只剩下一道神魂。

  中古圍攻須彌圣僧那一戰,修辰天神遭受重創,作為本體的時間神玉,化為齏粉,神源亦是被毀,就連神魂,都被打得支離破碎,險些消散于天地間。

  修辰天神與月神相同,都沉睡了十萬年之久,最近才蘇醒過來。

  它的神魂,已重新凝聚。

  不久之后,修辰天神將會迎來又一次元會劫難。

  荒廢十萬年時間,又失去神軀和神源,它的神魂再強,也很難渡得過去。

  所以,修辰天神想到了奪舍。

  以它所擁有的強大神魂,只要尋到合適的肉身,無論多么弱小,都能快速將肉身孕育成神軀。

  只需千年左右,就能重新恢復到巔峰狀態。

  這次之所以會趕來昆侖界外,也是為了能夠盡快得到奪舍的肉身。

  修辰天神畢竟是能夠與須彌圣僧對抗的絕世強者,縱然只剩一道神魂,戰力依舊強橫至極,時間長河橫掃八方。

  月神依靠從張若塵那里借來的開元鹿鼎,也只能與修辰天神斗得旗鼓相當。由此可見,巔峰時期的修辰天神,是何等恐怖絕倫,也只有它這樣的存在,才有資格與須彌圣僧交手。

  ……

  “轟。”

  一道至強神力迸發,橫掃虛無空間。

  荒天身高萬丈,手持一柄石質戰斧,體外混沌氣激蕩,宛如一尊開天的巨神,神威蓋世,眼神睥睨天地。

  “砰。”

  真理神殿圍攻荒天的四位神靈,盡皆倒飛而出,無法抵擋住荒天這一擊。

  有神靈臉色漲紅,忍不住噴出一大口神血。

  看到這一幕,在場諸多神靈,都不禁露出驚駭之色。

  “荒天才活了多少歲?成神了多久?實力竟然強橫到如此地步,真理天域的四方神君,聯手之下,居然擋不住他一斧。”

  “不愧是和血絕戰神一起,被稱為地獄界上個元會的絕代雙嬌,強,太強了,戰力不下于渡過數個元會的古神。”

  “荒天和血絕戰神都已經成為地獄界新的巨擘,血絕戰神威壓血天部族,荒天則是自行開辟一界。”

  “千年前,荒天設局,引出西天佛界的元墟古佛,以一己之力,將之擊殺,令西天佛界震怒,卻拿他無可奈何。”

  ……

  諸神議論紛紛,即便是在戰斗,也都分出心神,關注荒天。

  真理殿主走出,出現在四位真理神殿神靈的前方,目光直視荒天。

  “沒想到,殿主竟會親自前來,倒是讓我受寵若驚。”荒天朗聲道。

  真理殿主注視了荒天片刻,眼中浮現出濃濃的失望之色,道:“荒天,你真的讓本座很失望,本座怎么也沒想到,你會對自己的恩師下手。”

  “曾經,你只是一塊頑石,因為常年聽元墟古佛誦經講道,得以誕生靈智,之后,元墟古佛傾力培養于你,更是將你送去石界,追尋生命之道的終極奧秘。”

  “正因為有元墟古佛的關系,真理神殿才會全力培養你,讓你一步步成為真理使者。”

  “可沒想到,你竟然受石祖蠱惑,走到天庭界的對立面,從追求生命之道,轉變為追求死亡毀滅之道,還殘忍殺害恩師,本座豈能容你?”

  說到最后,真理殿主臉上浮現出濃濃的怒容。

  荒天最開始的時候,其實是屬于天庭界一方,誕生于西天佛界,曾在石界修行,后來在真理神殿崛起。

  石族,乃是宇宙中的一個大族,并不僅限于地獄界。畢竟,天地間,處處都是巖石,在機緣巧合之下,都有可能誕生出靈智。

  在天庭界,有著一座石界,其中有無數石族修士存在。

  所不同的是,地獄界石族,修煉死亡之道,要將萬物毀滅;而石界的石族,追求的則是生命之道,探索生命的真諦,兩者截然相反。

  這是根本理念的不同。

  石界的石族認為,他們是從沒有生命,到有了生命,故而,對生命充滿了向往。

  而地獄界石族,則是希望毀滅萬物眾生,讓整個宇宙,都變成石族的一員。因為生靈死后,都會化作土石。

  在上一個元會,荒天和血絕戰神乃是天庭和地獄最具代表性的人杰,也是彼此的對手,就如同這個時代的張若塵和閻無神。

  兩人都是最為驚才絕艷的奇才,彼此斗了很多年。

  可惜,后來荒天受到石祖蠱惑,改變了信仰和道,墮入地獄界。

  石祖乃是地獄界上三族之一石族的族長,是一位極其古老的絕世霸主,戰力驚世,壽元悠久不可揣度。

  中古那場浩劫,天庭界有不少神靈,都是隕落于石祖之手。

  真理殿主曾對荒天極為看好,十分傾向于讓他接任殿主之位。

  可她沒想到,荒天最終卻背叛了真理神殿,背叛了天庭界,甚至將昆侖界的接天神木斬斷,令真理神殿蒙羞。

  時至今日,真理殿主仍舊是感到痛心。

  荒天淡漠道:“你根本就不明白,石祖所堅持的,才是對的,整個宇宙,本就應該成為石族的一員。石界的那些修士,才是被天庭界所蠱惑,生而為石,卻偏要去追求什么生命的真諦,真是可笑。”

  “元墟的確對我有恩,我本不想殺他,但,他對我的影響太大,我的精神、思想,都有著他的烙印,若不殺他,我的修為,將永遠禁錮在他之下。”

  “在我要殺他的時候,元墟竟然還想要感化我,甘愿被我殺死,他哪里知道,我的道心堅如磐石,豈會動搖?”

  荒天說得很平靜,仿佛在說著什么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對于殺死恩師,他心中并無半點愧疚,更無絲毫悔意。

  心,如石頭一般冰冷,沒有任何情感。

  確切的說,就是石頭。

  “冥頑不靈,本座今天要清理門戶,收回那百分之一真理奧義。”真理殿主眼神深沉,身上釋放出極其可怕的殺意。

  “嘩——”

  說話間,一座恢宏的黑色神山,顯現在真理殿主的身后,與真理之海中的真理之山,頗為相似。

  黑色神山表面浮現出億萬道繁奧神紋,神力浩瀚如淵,使得虛無空間,都泛起劇烈的漣漪。

  “山阻我,我便開山。”

  荒天眼中并無絲毫懼色,手中的石斧,在復蘇,顯現出大量混沌脈絡,透出絕世鋒芒。

  此斧,乃是與他相伴而生,是一件先天奇物,擁有無窮玄妙,經過他多年心血祭煉,更是變得強大無比,無堅不摧。

  石斧劈出,變得與黑色神山一樣巨大。

  “砰。”

  兩者碰撞在一起,泛起恐怖的力量漣漪。

  真理殿主巍然不動,荒天的手臂巨顫,差一點捏不穩手中的石斧,向后倒退了數百里之遠,身上的神光暗淡了不少。

  不由得,荒天的眼中,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

  能夠成為一座恒古神殿的殿主,真理殿主的實力,可說是深不可測。

  強如荒天,都無法看透。

  真理殿主的心中,卻更加吃驚,沒想到,區區一個元會的時間,荒天的戰力已經攀升至如此高度。就算是她,想要徹底抹殺荒天,都是一件極難的事。

  ……

  祝大家新年快樂,待會兒,還有一章。


  http://www.pawocr.live/20/20003/4271517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