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古神帝 > 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 對和錯

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 對和錯


  地心深處,有可怕的拉扯力量,作用在張若塵身上,如同千絲萬繩將他纏繞,下落速度越來越快,完全不受控制。

  視覺消失,看不見任何東西。

  也聽不見任何聲音。

  張若塵只能感覺到強烈的失重,如同一個凡人,在黑夜中,墜落下懸崖。

  “哧!”

  體內的凈滅神火,從掌心涌出,散發出耀眼的白色神芒,將黑暗照亮了一片。

  張若塵一邊下落,一邊環顧四周,眼中的景象,根本不是什么黑暗地窟,而是茫茫渺渺的一片,有著絢爛的色彩,卻又無邊無際。

  “空間被拉扯得變形,變得無盡廣闊了嗎?又或者,是我的身體,被空間擠壓變得無窮渺小?”

  張若塵察覺到四周的天地規則,特別是空間規則,變得和外界完全不一樣。

  大森羅皇的身體,被鬼頭鞭穿透,可是,沒有死。

  鞭子上的鬼紋,發出淡淡幽光,將他的魂靈,一絲絲蠶食,進入無意識狀態。

  更上方,般若的曼妙嬌軀,被冥河包裹,追上了張若塵。她的身形,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寧靜而又唯美。

  ……

  福祿神尊神像后方的命運之門,變得一片暗黑,再也呈現不出任何畫面。

  “暗黑星的內部,被黑暗、時間、空間三種規則充斥。三種力量都衍化到極端的地步,命運也難以推算到里面發生的事。”

  神像開口,如此說道。

  所說的“難以推算”,并不是不能推算。

  命運神殿與狩天戰場,相隔太遙遠的距離,神靈的探查難度本來大。加上暗黑星力量的影響,福祿神尊能夠將暗黑星表面的畫面顯化出來,已經是非常了不得。

  若是距離近一些,自然另當辯論。

  這就是空間,對命運之力的影響!

  越是遙遠,命運的力量,越是難以觸及。

    “神尊,暗黑星的星體結構堅固,怎么會出現一個通往地心深處的地窟?這樣的地窟,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吧?”血后的神影,出現到神殿中,如此問道。

  福祿神尊道:“對神境以下的修士而言,暗黑星雖然危險,但,卻是苦修寶地,可以磨礪自身,打破瓶頸,實現大突破。”

  “不過,暗黑星的力量,存在太多不確定因素。就算準備充分,攜帶大量資源,進入星體內部,絕大多數最后也都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

  “狩天之戰,不僅僅只是獵殺天奴的游戲,也不僅僅只是十族之間的爭斗。戰場上,準備了無數機緣,提供給地獄界最杰出的這群英才們,希望他們能夠借此迅速成長起來。”

  “本族星有大機緣,暗黑星也有無限可能。”

  “當然,機緣和危險并存,是生,是死,是龍困淺灘,還是鳳舞九天,得看他們各自的命運。”

  “命格硬者,可生。反之,則死。”

  “運勢強者,可破樊籬,逆勢而為。反之,則殆。”

  “除了命運之外,修士自己的意志和選擇,有時候顯得更加重要。”

  “三千年前,有一位石族大圣,名叫藍髓真君,為了渡過萬死一生的災劫,破無上境之門,來到第三號暗黑星上,花費兩百年時間,打通了一條通往星體內部的路,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黑暗地窟。”

  “可惜,三千年過去,他也沒能從暗黑星內部出來。”

  萬死一生境大圣進入暗黑星內部都出不來,張若塵才初入百枷境,豈不是更加兇險?

  讓血后不至于絕望的是,張若塵為時空掌控者,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鬼主的笑聲,在命運神殿中響起:“不得不說,血絕,你的外孫,的確很厲害,陰陽五行圣意雖然有缺,可是,卻能重創無疆,算是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獨有的道。若是不死,他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可惜,可惜,可惜。”

  在場諸神,當然聽得出,鬼主是在幸災樂禍。

  血絕戰神沒有與鬼主多費唇舌,沉默不語。

  狩天之戰期間,的確沒辦法進入第三號暗黑星救人。

  可是,狩天之戰也就百天時間,等到這一切結束,再去將張若塵帶回來也不遲。

  最怕的是,暗黑星內部的時間流速太快,還沒有等到狩天之戰結束,張若塵已經老死在里面。

  天音和羅衍,站在神境世界中,久久沉思。

  半晌后,羅衍道:“張若塵的確是這個元會,難得一見的英秀人物。與無疆的這一戰,他展現出來的,不僅僅只是強大而又獨特的二品圣意,更有他非凡的意志。有如此意志,他的成神之路,就算坎坷不平,應該也能克服過去。”

  “他若是能夠從暗黑星內部活著出來,無疆將再也不是他的對手。”

  天音對張若塵似乎充滿了信心,極其看好,語氣中,沒有排斥和敵意,有的是一種期待和愿景。

  ……

  暗黑星的內部。

  張若塵和般若的距離,越來越近,目光一直對視。

  兩人的眼神,不具有感情,也不具有敵意,卻異常復雜,充滿神靈都難以解析的東西。

    “你怎么也下來了?”

  張若塵以精神力,向她傳音。

  般若道:“暗黑星的內部,比神尸體內更加玄奇,即便是神尊,也探查不到里面發生的事。我進來,是想告訴你,你的狀態很不妙。”

  “不用你告訴,我的狀態,我自己很清楚。”張若塵道。

  般若道:“你的始祖血脈已經覺醒,來自不死血族的天生意識,會越來越強。”

  “比如,吸食血液。”

  “你不想吸血,正在以自己的意志,對抗始祖血脈的意識,這樣很危險。既有可能迷失自我,也有可能精神崩潰,我可以幫你。”

  張若塵盯了她很久,道:“我已經歷過太多大起大落,人是人非,意志沒有那么脆弱。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還是上去吧!”

  般若的眼中,閃過一道困惑而又苦澀的神情,嘆道:“已經下來了,哪里還有那么容易上得去?”

    張若塵不再多說,閉上眼睛,調動精神力努力克制心中的嗜血念頭,將這一切,視為對自身意志的一種考驗。

  若是,無法對抗始祖血脈的意識,選擇順從,那么他將永遠都不可能超越始祖。

  也不知多久過去,身上的那股拉扯力量,逐漸消失,張若塵、般若、大森羅皇不再下落,身體懸浮在了虛空。

  “怎么會這樣,拉扯力量消失了?”張若塵生出一絲疑惑。

  般若道:“我們應該是來到了暗黑星的中心位置,好好珍惜現在的平靜,我相信,危險很快就會到來。”

  “的確很平靜,這個世界,好像只有這里才是最平靜的地方。”張若塵沒有惶恐,沒有不安,反而很享受現在這樣的感覺。

  嗜血的念頭,緩緩消失。

  般若向他盯了過去,道:“你這是一種逃避的心態,你應該明白,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爭斗。我們需要做的是,去面對,去抗爭,而不是追求一時的平靜。”

  張若塵不想與她爭執,選擇沉默。

  二人曾經走到過一起,都有心動的時刻,可是理念不同,最終分道揚鑣。對于她,張若塵后來心緒平靜之后,思考了很多。

  或許他們之間,根本不存在對與錯。

  只是選擇不同而已。

  那時的他們太弱小了,只能選擇,而沒有自己創造結果的能力。

    給他們的選擇,也并不多,要么向左,要么向右。向左是死,向右也是死。只不過,死得方式不同。

    “想要戰勝無疆,甚至是婪嬰和缺,你必須得找到暗時空物質。我們既然來到了暗黑星的中心,距離暗時空物質,應該已經不遠。”般若道。

  張若塵收起各種思緒,釋放出精神力和空間領域,探查四方。

  “咦!那是……”

  張若塵露出異樣的神情,望向其中一個方向。

  在這里,精神力被嚴重壓制。

  可是,張若塵對空間的感知,卻變得無比敏銳,在這片浩渺無邊的世界中,發現了奇異的物質。

  將大森羅皇丟進紫金葫蘆,張若塵駕馭十翼,飛了過去。

  這里,似乎沒有時間和空間的概念,張若塵也不知飛了多久,飛了多遠,終于來到一塊十多米高的寶藍色石頭附近。

  石頭表面光滑,晶瑩剔透,氣息古老。

    在石頭的內部,卻有一縷縷絮狀的物質。

  那些物質,有的像人的頭發,有的像手臂,有的像眼球……,全部都扭曲變形,看上去格外恐怖。

  般若飛到附近,看到巨大寶藍色石頭,眼神變得越來越難看。

  “這應該不是暗時空物質吧?”

  張若塵走到寶藍色石頭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掌按在上面,頓時,一股冰寒刺骨的氣息傳來。他的手,與石頭黏在一起,無法分開。

  張若塵連忙調動空間規則,從掌心打出,化為空間沖擊波,才和石頭分離。

  般若道:“它不是暗時空物質,而是一顆藍髓星。”

    “藍髓星?”

  張若塵知道藍髓,乃是煉制君王圣器的一種材料,相當罕見。

  但,只是一種煉器材料而已,怎么可能擁有吸住他的強大力量?

  而且,只是這么大一塊而已,哪里有資格稱為藍髓星?

  般若道:“它的確是一顆藍髓星,本體足有一萬多里長,并且還誕生出了靈智,踏上修煉之路,修煉到了大圣萬死一生境,在石族,封稱藍髓真君。可是,三千年前,藍髓真君失蹤,消失在地獄界,沒想到他死在了這里。”

  “可是,這塊石頭,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古老,何止三個元會。怎么可能是三千年前的藍髓真君?除非……”

  張若塵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臉色變了又變。

  外界的三千年,這里,說不一定已經過去三十萬年,三百萬年……

  時間流速的變化,是多少?

  張若塵立即釋放出時間圣相,調動時間規則,細細的推算。

  “不對,不對,為何我推算出來的時間流速是這樣?”張若塵感到不可思議。

  因此,他發現,這里的時間流速非常緩慢,即便過去一千年,外界大概也才一年。

  如果是這樣,暗黑星的內部,就是一處絕佳的修煉寶地。只要攜帶足夠多的神石、丹藥、觀想圖,在這里修煉,修為可以迅速提升,比使用日晷都更厲害。

  可是,這完全不合理。

  要是真的這么簡單,地獄界的神靈,早就將暗黑星利用起來,培養族中小輩。

  “空間應該有很大的問題,如果它真的是藍髓真君,本體長達一萬多里,現在卻變得十多米高。那么,必定是受到嚴重的空間擠壓,以他萬死一生境的修為也抵擋不住,最后,被壓成了一塊石頭。”

  為了印證心中的猜想,張若塵打出鬼頭鞭,將寶藍色石頭纏繞了七圈。

  “起!”

  張若塵調動全身力量,也無法撼動寶藍色石頭,心中暗暗推算,它的重量,比一般的行星,沉重千倍以上。

  很有可能,曾經真的是一顆藍髓星球。

  般若道:“這里很危險,我們得立即離開。如果我們也遭受空間擠壓,很有可能,會變成一粒塵埃。萬死一生境的大圣抵擋不住,我們也一定抵擋不住。”

  “遲了!”

    張若塵的目光,盯著下方。

  只見,密密麻麻的空間規則,化為潮汐風暴,由下而上涌來。

  本是無形無色的空間規則,在這里,卻顯化出七彩色。

  “進葫蘆。”

  張若塵率先飛進紫金葫蘆,般若緊跟其后,沖了進去。

  七彩色的空間規則潮汐風暴,將紫金葫蘆席卷進去,剎那間,本是一尺高的葫蘆,迅速被空間擠壓得變小。

    拳頭大小,綠豆大小……

  最后,變成一粒紫金色塵埃,閃閃發光。

  進入葫蘆,張若塵落到毀滅金陽之上,全力以赴調動圣氣,催動至尊銘紋。

  他抬頭看去,只見,葫蘆足有一顆星球大小的內空間,被不斷壓縮,天空越來越矮,世界越來越狹小。

  “需要我做什么?”般若問道。

  “你什么也別做,這里沒有你的事。”

  剛剛說完,張若塵突然想到了什么,指向與毀滅金陽旋轉運行的紫色寒冰石頭,道:“你去催動宇空寒冰石的力量。”

  般若飛落到宇空寒冰石上,盤膝坐下,原本環繞身體的冥河俯沖而下,將紫色巨石包裹。

  葫蘆的內空間,繼續變小。

  就連毀滅金陽和宇空寒冰石,都被壓縮,縮小了十倍不止。

  張若塵和般若都感受到巨大的壓力,生命受到威脅,說不一定,會步藍髓真君的后塵。

  “嘩——”

  隨著至尊銘紋和一道道金光和紫芒沖天而起,支撐起內空間天地,漸漸的,抵擋住了來自四面八方的空間擠壓。

  紫金葫蘆的內空間,穩定在直徑五十米左右。

  十分狹小。

  張若塵和般若皆是松了一口氣,情不自禁向對方看了一眼,當四目相對的時候,時間仿佛一下子變得凝固。

  張若塵率先移開目光,神情漠然,道:“空間力量并不是最可怕的,憑借紫金葫蘆,倒是能夠抵擋。可是,時間和黑暗的力量,一旦爆發出來,很有可能會將我們吞噬。”

  說完這話,狹小的葫蘆空間,變得安靜。

  過了一會兒,張若塵才又道:“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

  “你想問我,在宿命池中看到了什么?上一次,在瀚海莊園,你就想問吧!”

  般若的目光凄迷而又黯然,最后,閉上眼睛苦笑,道:“你本應該知道,像我這樣的人,既然來到了地獄界,就連記憶都是一種破綻。很多記憶,都被我自己抹去。之所以記得你,是因為我抹不掉。”

    “或許,你問錯了人。”

  “你已不是云武郡國那位九王子,我也不是千水郡國的郡主。其實,煙塵郡主真正喜歡的是九王子,不是圣明皇太子,也不是血絕家族的神子。圣明皇太子帶給她的,只有痛苦,是他親手將她送到池瑤的身邊。是他,將他們的恩怨,都強行轉加到了她的身上。或許他并不是故意的,也不想傷害她,可是,卻改變不了最后的結果。”

  “昔日人已沒,今日水尤寒。”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你不想記起,我也不想回憶。你沒有錯,我也不覺得我自己做錯了什么,只有愿意和不愿意,選擇和不選擇。對和錯,早就不重要了!”


  http://www.pawocr.live/20/20003/45933436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