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古神帝 > 第二千四百五十章 原阡陌和缺

第二千四百五十章 原阡陌和缺


  巫馬九行修成神通刀法,七刀擊敗卓雨農的消息,終究在有心之人的運作下,快速傳遍了天庭和地獄,造成舉世轟動。

  “命運神殿敗了”這一句話,當天從無數修士的口中說出。

  巫馬九行的名字,因這一戰,響徹寰宇,如同化為神境之下的第一高峰,令人仰望,也令人生出躍躍欲試的挑戰之心。

    宇宙很大,強者數不勝數,想要挑戰巫馬九行的修士依舊有。

  死神殿。

  死族當代最強大的女修士之一源姝真皇,見到了《神儲卷》排名第一的原阡陌。

  巫馬九行擊敗卓雨農前,原阡陌絕對是地獄界神境之下名氣最大的大圣,一身修為深厚絕倫。曾有神靈評價,他只需念頭一動,就能直達神境,甚至神劫都阻礙不了他。

  之所以,他還留在神境之下,只是想要積累得更深。

  如此,破神境后,才能凝聚出更多的神座星球。

  原阡陌是一個極有才情的男子,曾與封塵劍神一起奏琴,也曾與御邱神子一起作畫。

  此刻,他一邊洗梅,一邊聽源姝真皇講述。

  捻指洗梅。

  每一片梅花的花瓣,都被洗得分外嫣紅,如同浸染過神血一般。

  修為達到他這樣的境界,想要再進一小步,都難如登天,閉關修煉更是幾乎失去了作用。正是如此,他才有閑情逸致,專研各種常人覺得無聊的事。

  而這,其實也是在悟道。

  尋求心境上的大圓滿。

    達到原阡陌的境界,還能令他感興趣的人和事,已經少之又少。巫馬九行和卓雨農的這一戰,讓他那顆平靜了很久的心,終于泛起漣漪。

  “卓雨農并非弱者,更是使用了至尊圣器裁決之斧。嗯,看來巫馬九行這兩百年是有大機緣,刀道多半已經達到神之境。人未入境,道卻已經入境。”原阡陌淡然若是的說道。

  源姝真皇站在梅花下,完美的嬌//軀在金衣下顯出凹凸的輪廓,頭戴皇冠,氣質高貴,道:“據我所知,許多偽神,都沒有將自己的道,修煉到神之境。”

  原阡陌道:“別說是偽神,就算是一些剛剛突破神境的真神,也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才能將自己的道,修煉到神之境。一般來說,修士都是先跨入神境,然后再將自己修煉的道,轉化為神之道。”

  “看來,世人皆傳巫馬九行俗世無敵,并不是沒有道理。”源姝真皇道。

  原阡陌洗完最后一片梅花,從侍女手中接過絹緞,擦干濕漉漉的手指,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誰敢稱俗世無敵,便會成為眾矢之的。”

  源姝真皇輕輕點了點螓首,鳳眸中露出一道笑意:“既然師兄無意對戰巫馬九行,那么,我們便坐山觀虎斗,相信命運神殿必有行動。”

  “不!”

  原阡陌擺了擺手,眼神沉凝,道:“我能感應到,我成神的契機已經到來。正是需要,成為眾矢之的的時候,實現突破之前,必先反復錘煉自己,巫馬九行便是我成神前的第一道爐火。”

  源姝真皇露出詫異的神色,有些難以理解。

  以煉器的方式,錘煉自己。

  以巫馬九行做自己的爐火,稍有不慎,便會器毀人亡。

  對于一個必然成神的天之驕子而言,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了?

  “此去冰王星,勢在必行。”

  原阡陌抬起頭,眺望天邊,內心有更深的思考。

  卓雨農和巫馬九行,怎么會同時出現在冰王星?此事很蹊蹺,他必須得去。

  既是做成神之前最后的磨礪,也是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惑。

  ……

  “命運神殿敗巫馬九行之人,在虛神宮。”

  天運司的司空許如來,將這一道心念,傳入新晉神女般若的耳中。

  般若走出神女殿,去往十二神宮之一,虛神宮。

  虛神宮是命運神殿最神秘的地方之一,沒有建在命運神山,而是建在虛無空間,必須通過神殿中的傳送陣,才能到達。

  “嘩——”

  般若走出傳送陣,到達虛神宮外,正好看見一道劍光,從前方那座巍峨古老的殿宇中飛出。

  這道劍光,極其刺目,將一位萬死一生境的天奴,斬斷成兩截。

  這位天奴,精神力沒有被封印,手中更是持著至尊圣器五彩石劍,戰力之強,遠不是狩天戰場上的螭帝可以比擬。

  可惜,他的對手更強。

  “嘭!”

  “嘭!”

  兩截殘體,墜落在地,難以重新續接。

  并且,傷口處的血肉,還在快速虛無化,逐漸消失不見。

  般若向躺在地上的天奴看了一眼,認出他的身份,是曾經命運神殿的一位大圣,修為達到萬死一生境的后期,可謂相當強橫。

  可惜,卻被查出,乃是盤古界安排在地獄界的臥底,自然也就淪為天奴,受盡了折磨。

    誰能一劍將手持至尊圣器的他斬斷成兩截?

  難道是虛神宮的無上境大圣?

  般若很快看到了出劍者的身影。

  那人,從神宮大門中走出,手持薄如蟬翼的影丹劍,一步步走下階梯,來到那位天奴的身旁。

  是缺。

  般若并不是第一次見到缺,可是此時的缺,與狩天戰場上相比,簡直如同換了一個人。

  氣勢之強,令她感到難以喘息。

  劍意之銳,仿佛他就是劍道根本的化身。

  “我說過,你若能夠接下三劍,便饒你不死。可惜,你連第一劍都沒接住。”

  缺眼神淡漠,影丹劍一揮,頓時,那位萬死一生境大圣的不朽圣軀化為了齏粉,猶如塵土一般飛揚起來。

  最后,連塵土都消散在虛無中,什么都沒有留下,包括圣源。

  般若激發出冥河,環繞身體,化解缺帶給她的巨大壓力,道:“你現在的修為,不像是千問境初期。”

  缺手中的影丹劍消失,撿起地上的五彩石劍,道:“我心境無瑕,道心堅定,沒有什么可以自問的,千問境不是我的修行壁障。在突破到千問境之后,走出第五步,我便達到了千問境中期。走出是十五步,達到千問境后期。”

  十五步,破兩境。

  般若感到驚嘆,難怪天運司會推算出,擊敗巫馬九行的人在虛神宮。像缺這樣驚才絕艷的人物,才有可能登頂俗世,挽回命運神殿的顏面。

  單論心境,一心修煉虛無劍道,心無旁騖的缺,的確達到無人可比的境地。

  一人一劍,再也不需要其它。

  別的所謂的天才,或者真神種子,在他的面前,皆顯得平庸。

  缺繼續道:“我以為,可以一舉達到千問境巔峰,所以繼續向前走。走到第九十九步,境界即將突破之時,腦海中浮現出了張若塵的身影,同時也浮現出兩個問題。”

  “什么問題?”般若問道。

  缺道:“在同境界,我能否戰勝元會級天才?如果沒有丟失帝品圣意丹,我能否凝聚出第十種圣意?這兩個問題,皆是系在張若塵身上。”

  “所以你要突破境界,必定要去找張若塵?”般若道。

  缺深深的點了點頭,道:“張若塵是須彌圣僧的傳人,我和他注定會有一戰。五彩石劍是我從狩天戰場上得來,送給你。”

  “這可是一件至尊圣器!”

  般若訝然,無法以平靜之心,應對這件事。

  缺道:“至尊圣器又如何,于我只會是障礙,是阻礙我修行的孽障。再說,張若塵可以做到,將一件至尊圣器隨隨便便送出去,我為何做不到?”

  “你這是想要在心境上也勝過他,其實,他的心境,不如你。”

  般若接過五彩石劍,兩根雪蔥玉指從劍身上劃過,頓時,五彩光華大盛,劍鳴聲驚天動地,的確是一柄蓋世奇劍。

  缺搖了搖頭,道:“我不是想要處處勝他,只是想要學習對手,做對手做過的事,去體會他的心理。只有對對手足夠了解,才有更大的把握,將他擊敗。張若塵是我突破到萬死一生境,最后的阻礙,也是我前所未有的一次挑戰。”

  “前所未有的挑戰?據我所知,張若塵還沒有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現在遠不是你的對手。”般若道。

  缺道:“不!他就是我從修煉以來最大之敵,我可以輕視任何人,也不會輕視他。我知道,你是為巫馬九行之事而來,但你卻不知,巫馬九行在我心中的分量,遠沒有張若塵重。”

  “對別的大圣而言,千問境的修煉,是為了圓滿心境,挑戰的是自我。可是對我而言,我早已戰勝自我,唯一的目標,就是在同境界戰勝張若塵。”

    “如果你準備得足夠充分,卻依舊戰勝不了呢?”般若道。

  缺道:“戰勝不了,也是一個答案。我要的,就是一個答案。為了這個答案,我會傾盡一切,全力以赴。”

  般若隱隱間感覺到,張若塵千問境最大的敵人,已經出現。

  卓雨農之敗,的確讓命運神殿的聲威,受到嚴重打擊。

  死亡神宮率先行動起來,死亡黑袍大祭司派遣出十大強者“亡靈十剎”,前往冰王星,只為殺死巫馬九行,除掉這個即將給俗世帶來動亂的禍首。

  巫馬九行對于神靈而言,或許還沒有放在眼里,可是,他的確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令整個地獄界神境之下的頂尖強者都心湖震蕩,目光齊齊望向冰王星。

  ……

  冰王星的神女樓,位于冰皇界域,但是,并沒有建在冰皇圣城中。

  神女樓距離冰皇圣城大概千里,因為它的存在,周邊聚集而來的修士越來越多,最后,竟是發展成了一座城。

  神女城。

  神女城可以算是冰王星第十八座圣城,一樣遍布大圣銘紋、神紋,道鎖,只不過與真正的圣城相比,規模要小很多。

  能進入城中的,至少都是魚龍境的修為。

  張若塵最終沒能去成天羅神國,被姑射靜猶如抓壯丁一般,抓到了神女城。

  在進城前,張若塵告訴姑射靜:“你以現在的打扮和面容,出入過太多的地方,白卿兒何等聰明,豈會猜不到你的身份?你一進城,肯定就會被察覺。”

  于是,姑射靜換下了青衣居士袍服,穿上一襲大紅色的流仙裙。

  本是女扮男裝的她,解下頭頂的束發,黑色秀發隨即垂落而下。同時,面容變得妖冶勾魂,胸前飽滿了一大圈,挺翹無比,渾身無時無刻不散發出誘//惑的氣息。

  姑射靜媚態含情,仰著雪白的下巴,故作撩人的姿態,兩只玉手整理張若塵的衣襟,笑道:“若塵公子,你看這樣行嗎?”

  小黑眼睛都看直,忍不住道:“本皇那個去。”

  別說小黑,即便是張若塵都沒想到,姑射靜的變化會如此之大,一顰一笑,都能將男人撩撥得無法自拔,欲//火滔天。

  以前的她,任何男人看到,都不會生出一絲想入非非的念頭。

  而現在,便是一只公刺猬看到她,都會受不了!

  張若塵記得,在訂婚宴上,姑射靜與羅乷那群閨中密友在一起的時候,就是這種妖媚柔情的樣子。

  張若塵嗅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近距離看著她潔白光滑的臉蛋,眼神下移,看到了不該看的位置,心中卻在告訴自己一定要理智,此女很危險。

  “你倒是說話呀,人家還在等你回答,你這么一直看著,不會是對我心動了吧?還說你不是另有目的?”姑射靜呵呵直笑,胸前隨之波瀾起伏。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道:“你體內是不是裝著兩道靈魂?一個人的變化,怎么會這么大?”

  “對啊,你以前見到的,是我姐姐姑射靜。而我的名字,叫做姑射歡歡。”姑射靜點頭,認真的說道。

  張若塵恍然,道:“原來如此。”

  “這你都信?你也太好騙了!小乷乷那么聰明,怎么找了一個如此傻的未婚夫。傻就罷了,她還當成了寶,反正我是沒有看出,你有哪里好。走吧,還愣著干什么,說你傻,你還不服氣?”

  姑射靜沖著張若塵嫣然一笑,隨后,背著一雙小手,銀鈴般的笑著。一蹦一跳的,走進了神女城。

  張若塵向小黑盯去,道:“我傻嗎?”

  “不,你不傻,是這個女的太妖孽了,剛才本皇都差點信了!幸好本皇比你聰明一點點,沒有全信。”小黑也很認真的說道。


  http://www.pawocr.live/20/20003/4848309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