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七十九章劉陵的征程

第七十九章劉陵的征程


        第七十九章劉陵的征程

        劉陵盛裝之后的模樣,就很有看頭了。

        短短的開襟繻衣會因為飽滿的胸部而裂開,柔軟的絲綢下裳也會因臀部的圓潤而變得曲線優美。

        烏黑的長發柔柔的披在肩上,而后又用金環束在背后,只需微微的回眸一笑,就讓雄壯如山的將庸如墜云霧。

        “將軍請喝茶!”

        一個豐滿的婢女端著一杯茶水送到將庸的面前,只是微微的一欠身,一抹白膩就讓將庸眼睛發直。

        高大的樓閣,精美的裝飾,嚴謹的禮儀,威武的甲士,妖嬈地婢女,非金即銀的器具,以及高臺下兩尊正在噴吐香霧的仙鶴,無不彰顯著主人高貴的身份。

        “單于年歲幾何?”劉陵抬起頭看著將庸問道。

        “單于三千歲!”將庸不加思索的回答。

        “老龍盤踞北方,可還有雄心壯志?”

        “單于每日進食需牛一頭,羊十只,每夜還需三十閼氏方能讓他安寢。”

        劉陵點點頭道:“還不錯!”

        將庸常來漢地,對漢家的女子也算是熟悉,往日見到的漢家女子只要聽聞要去匈奴,無不魂飛魄散,而眼前這位高貴的女子,似乎并無懼意。

        “翁主不怕我雄壯如山的單于嗎?”

        劉陵慵懶的伸個懶腰笑道:“我這般相貌,這般身份只能承歡于神龍之下。

        漢家神龍與我乃是至親,不可相親,我既然想要嫁人也只有單于這條老龍可供選擇。

        他為雄,我為雌,相見便是夫婦,有何畏懼之處?”

        將庸身在暗處,劉陵居于光明之處,僅僅是伸個懶腰,她的大半胴體就透過薄如蟬翼的紗衣被將庸看了一個通透。

        滿座賓客在側,即便心如餓狼的將庸也不得不收斂一下自己的色心,勉強坐正了身體,喝了一口香茶。

        只覺得這口香茶香醇無比,雖有微微的苦意,卻堪比蜜糖水。

        一口喝干,立刻就有婢女重新倒滿,他再次喝干,婢女再次倒滿……

        與此同時,廳堂上已經有歌舞婆娑,暗香陣陣,劉陵不欲跟將庸多說,只見他在一刻不停的喝糖水,就暗自搖頭,云瑯說的一點錯都沒有,這些刺激性的味覺感受,對匈奴人來說實在是一種天大的享受。

        將庸一口氣喝了十來杯香茶,婢女卻不再添加,正要發怒,卻看見兩個庖廚抬著一個巨鼎走了進來,巨鼎中熱氣蒸騰,濃郁的羊肉味道一下子就鉆進了將庸的鼻子。

        一個婢女手捧銀盤,庖廚從挖出一勺子煮的酥爛的羊肉放在銀盤中,只看羊肉的顏色,將庸就已經急不可耐。

        劉陵瞅瞅將庸雙手齊飛的吃相,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她把云氏的黃燜羊肉用巨鼎來燜燉之后,味道似乎比云家的還要強些。

        云瑯說過,對待匈奴人應該用最直接的法子,弄得婉轉了他們會看不懂,弄不明白。

        直白的聲色享受就足以讓一個整日里只會跟牛羊,戰爭打交道的野蠻人在最短的時間里垮掉。

        現在的將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家伙是匈奴王坐下的第一大當戶,據說悍勇無雙,即便在建章宮面對皇帝的時候也敢出言恫嚇。

        但是,現在的模樣就跟悍勇扯不上任何關系了,如果說有,那也是吃肉,喝酒的速度。

        美酒,美食,美女動人的曲子籠罩著他。

        在這里將庸覺得自己只有兩只手,一張嘴,兩只眼睛實在是不夠用。

        充滿香甜意味的空氣,以及滿耳朵的阿諛之聲,夾雜著美人兒有些粗重的喘息聲,沒有多長時間,將庸就醉的不省人事。

        將庸以及隨從醉倒之后,大殿里的歌舞也就停了,劉陵揮揮手,滿屋子的人也就潮水般的退下。

        劉陵披上一件大氅,看了一眼自己的貼身女婢阿瑩。

        阿瑩低聲道:“春藥裹了蠟衣,最晚半個時辰之后就會發作,得意樓的病婦老妓也已準備停當,翁主給的價格很高,經此一事,到手的錢足夠她們讓自己有一個體面的喪禮。”

        劉陵咬牙道:“歷來入匈奴的漢家女子,還沒進入匈奴地界,就大多壞在這些混賬手中,我們不能重蹈覆轍,一些自保的手段還是要的。

        把這些蠻子洗剝干凈,毀掉他們!要讓他們在路上避我們如同蛇蝎!”

        阿瑩咬牙道:“婢子這就去安排……只是此事恐怕無法瞞過陛下。”

        劉陵笑道:“出了事情由我來抵罪,沒出事情對他只有好處的,他即便是知道了又如何?

        阿瑩,我們到了這一步,已經不是人了,是一個物件,是一個可以隨時被人送來送去的物件。

        既然不是人,就不要談人的戒律跟限制,既然一無所有,我們就要把能用的手段用到極盡。

        此事一了,立刻安排買一些異族女奴隨我進匈奴,我答應過云瑯,不帶漢家女子同去。”

        阿瑩忽然笑道:“我跟阿香還是要去的……”

        劉陵笑道:“想好了?”

        阿瑩笑道:“我們三個一起長大,死在一起也不錯。”

        劉陵探手摟住阿瑩咬牙切齒的道:“我盡量不讓我們三個死掉,我盡量讓你們跟我一起享受這世上最奢華的尊榮!”

        當將庸一行人在館驛享受無邊春色的時候,劉徹剛剛放下手里的密奏。

        “最毒婦人心啊……”

        張湯跪坐在下首低聲道:“為時已晚,劉陵翁主不給我們反應的時間。”

        劉徹喟嘆一聲道:“朕從未想過這世上還有這樣的害人法子。”

        “聲色犬馬之下,妖孽橫生,那些病婦既然以身體為店鋪,自然會有盈虧,往日一旦發現有此征兆的婦人,一般都會棄之荒野,永不得歸,任其自生自滅。

        劉陵借助得意樓歸攏了一群病婦謀算將庸,此事過后,臣以為,得意樓將不宜再現人間。”

        劉徹煩躁的揮揮手道:“那就去做,即便劉陵是自愿前往匈奴,朕的心頭依舊不舒服。

        她要是能有中行說的本事,朕認了,如果她真的能夠如愿成為匈奴的大閼氏,朕恭賀她,而后,滅之!”

        張湯躬身道:“臣此次深受劉陵翁主啟發,臣聽說臟病經男女合和而生,而后相傳,匈奴人粗鄙,父死子替,子娶母嫂乃是尋常事……”

        “閉嘴!朕乃煌煌天子豈能行此惡事,此事休要再提!”劉徹發怒之后就甩著袖子去了后殿。

        張湯見皇帝走了,瞅著站在一邊的宦官隋越道:“陛下乃是天子,自當居于明堂,某家乃是天子爪牙,只要有利于我大漢天下,自當百無禁忌……”

        隋越如同泥雕木塑的人像一般沒有任何反應,張湯卻笑著點點頭,就躬身退出了建章宮。

        天亮了,將庸咬著牙從床榻上爬起來,他驚奇的發現,自己前所未有的干凈。

        且全身散發著一股子甜香,瞅著床榻上的一堆褻衣,將庸抓起來將臉蒙在里面,身上的氣味與褻衣的味道相同。

        昨晚,將庸并未醉死,相反,他知道后來發生的所有事情,包括一群婦人將他抬進一個香湯池子給他仔細洗刷的過程,只是過程中很香艷,他記不得在池子里停留了多久。

        屋子里燭光昏暗,他只記得有很多個柔軟的身體與他耳鬢廝磨……

        推開窗戶,外面花園里的草木繁盛,鳥鳴啾啾,讓他有一種身在杭愛山之感。

        昨日那個服侍他飲酒的豐滿婦人臉上帶著甜笑微微欠身道:“翁主有請!”

        會說漢話的將庸笑道:“汝昨夜安在?”

        阿瑩笑道:“翁主已經是單于閼氏,妾身自然身屬單于,昨夜早早安寢,不知人事。”

        將庸貪婪的看著阿瑩笑道:“單于軍務繁忙,照料不來眾多閼氏,你選錯人了。”

        阿瑩大笑道:“且看將軍在匈奴展現威風之后,再說讓妾身雌伏的話。”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http://www.pawocr.live/6/6715/125101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