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八十三章郭解的獨家學問

第八十三章郭解的獨家學問


        第八十三章郭解的獨家學問

        云瑯的腦袋一片空白,一個剛剛還活蹦亂跳的人,現在就瞪著一雙死魚眼倒在他的馬前,死死的瞅著他。

        那一刀實在是太狠了,從柳伯然的下顎直達腦殼,只留下一個刀柄露在外面,就這一點就能看的出來,柳伯然自殺的欲望非常的強烈。

        “伯然兄!”已經走出老遠的郭解又飛奔回來,顧不上柳伯然胡亂飆飛的血,抱著尸體嚎啕大哭,而且還把柳伯然的尸體搖的如同撥浪鼓一般。

        男人哭起來很難看,尤其是涕淚橫流的樣子更是讓人心里不舒服。

        從原子涌出很多孔武有力的大漢,見到柳伯然的尸體,眼珠子都紅了。

        “眾位兄弟聽我一言,安心留在擊劍館授徒謀生,伯然因我而死,我自然對他會有一個交代,如果你們想要為他報仇,就先踏過我的尸體!”

        云瑯眼睜睜的看著十幾條孔武有力的大漢,因為郭解的一句話就齊齊的蹲在地上大哭,如同一群孩子。

        這個時候,這群人應該是恨死他了。

        恨云瑯的不僅僅是那群游俠,還有梁池,鐘離黃跟要擒,這三個家伙居然也淚流滿面,雖然還不至于對云瑯咬牙切齒,也是神情不善。

        曹襄碰碰云瑯的肩膀小聲道:“這就算是結仇了?”

        云瑯攤攤手道:“看樣子是這樣的,郭解是好人,我成了逼死人命的膏粱子弟。”

        霍去病冷冷的瞅了一眼地上的尸體,對梁池三人道:“不想回去?如果不想回去可以不回去。”

        說完話就撥轉馬頭,率先離去,死人這事,對霍去病沒有任何的影響。

        李敢皺眉道:“這下子你沒辦法驅趕擊劍館的人了吧?”

        云瑯搖頭道:“這人就是一個害群之馬,視人命如草芥,如果讓他長期盤踞富貴鎮,你看著,用不了多少時間,人們只要有了糾紛,就會去找郭解來解決,造成的后果就是官府的信用下降,個人的威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據我所知,太祖高皇帝當年就是這么干的。”

        “胡說八道”梁池騎著馬走在一邊怒氣沖沖的道:“郭解在河洛就保持著恭敬待人的態度,不敢乘車走進縣衙門。

        他到旁的郡國去替人辦事,事能辦成的,一定把它辦成,辦不成的,也要使有關方面都滿意,然后才敢去吃人家酒飯。因此大家都特別尊重他,爭著為他效力。

        城中少年及附近縣城的賢人豪杰,半夜上門拜訪郭解的常常有十多輛車子,請求把郭解家的門客接回自家供養。

        如此賢人在你眼中居然一文不值!”

        梁池說的無禮,云瑯抬手就是一鞭子狠狠地抽在梁池的身上,見這家伙被抽的呲牙咧嘴的才道:“就你這種傻子,只要跟郭解相處一月,就能為他貪贓枉法。

        跟他相處兩月,就能為他出賣軍中兄弟,如果相處三月以上,你就會為他心甘情愿的獻出生命,相處一年,要你叛離祖宗當匈奴人你都會干。

        既然是傻瓜,那就少跟心懷叵測的聰明人走的太近,否則,被人賣了還喜滋滋的幫人家數錢。

        你還有一大家子人要養活呢,別因為這么一個人就葬送了你家幾代人在大漢國的臉面。”

        要擒怒道:“一頓餐飯而已,那有你說的這么嚴重。”

        云瑯瞅著要擒道:“你過來,讓我抽一鞭子,我才告訴你這是什么道理!”

        傻子要擒居然沒有反對,反而驅馬擠到云瑯身邊,挺著胸膛準備挨鞭子。

        曹襄,李敢以為云瑯只是說說的,沒想到云瑯居然真的舉起鞭子重重的抽在要擒的臉上,一鞭子下去,一道通紅的鞭痕就從要擒右邊的額頭延伸到了下巴處。

        要擒疼的差點從馬上滾下去,他還是死死的攥著戰馬韁繩抗拒了疼痛帶來的瞬間暈眩,咬著牙道:“說道理,如果道理不通,我寧死也要抽回來。”

        云瑯收起馬鞭悠悠的道:“我不是你的耶耶,沒有白白教你聰明的道理,這一鞭子就是學費。

        你這個蠢貨給我記住了,郭解是一個極度聰明的人,他甚至通過觀察人的行為,無師自通了一門高深的學問,這個學問就叫做行為心理學!

        我師門的一位師兄,他養了兩只一般大小同樣性別的猴子,將兩只猴子分開關押在兩個籠子里,與之相通的還有一個籠子,里面有一只真正的母猴,還有一個木頭雕刻的母猴。

        這只母猴就是這兩只小猴子的母親,只是被牢牢的綁縛住了而已。

        我的師兄每次將小猴子放進有母猴的籠子,只要小猴子去找它的母親,就會有燒紅的鐵針刺小猴,如果小猴去找那個木偶猴子,就會有果子吃。

        長此以往,你覺得后果是什么?”

        曹襄咕咚吞咽了一口口水道:“小猴子認木偶猴子當母親了。”

        云瑯嘆息一聲道:“不僅僅如此,后來,我師兄將小猴故意放在母猴身上的時候,明明沒有用燒紅的長針刺它,它依舊會發出被長針此過后才有的尖叫,每次受傷之后小猴子都會抱著木偶猴子尋求安慰。

        母子之情乃是天性,只要是生靈大多都有,區區的一個試驗,就能改變這種最堅固的情感……(西方心理學大師的著名實驗,開始是猴子,后來是一個叫做羅伯特的孩子)”

        要擒一臉的茫然,云瑯講述了這么多,他發現他好像一句都沒有聽懂。

        曹襄陰惻惻的問道:“你師兄沒有用人來試驗一下?”

        云瑯默不作聲。

        曹襄嚇了一跳,連忙道:“真的用人……”

        云瑯岔開話題對要擒道:“對你來說,郭解就是那只木偶猴子,他用公正,勇猛等等一切美德來讓你感受到他的美好,當這種好感積累到一定程度之后,你這個傻瓜,就會迷戀上與郭解在一起的快意恩仇的感覺,最終為他所用。

        而我,跟將軍,就成了那只被綁縛的母猴子,只要你想要靠近我們,他就會用剛剛發生的這種事情來讓你感到痛苦,從而讓你遠離我們,最終反目成仇。

        人最寶貴的是自立,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世界,用自己的腦袋去判斷一件事情的對與錯,哪怕是錯了,那也是你自己做出的決斷,而非成為他人的木偶。

        無論如何,命是自己的,自己做主最好!”

        要擒聽完云瑯的話,冷冰冰的道:“就這樣吧,你給我聽了一個神奇的故事,而故事又是你山門的不傳之秘,我會養三只猴子試驗一下,如果是真的,這一鞭子的仇恨就此一筆勾銷,如果騙我,我一定會抽回來。”

        說完話,就狠狠地抽戰馬一鞭子,離開眾人率先向軍營跑去,同行的還有鐘離黃跟梁池,私自離開營地的罪責,他們跑不掉,回到軍營,還有更加殘酷的軍法在等著他們。

        霍去病反而放慢了馬速,云瑯知道他有話說,也放慢了馬速,曹襄,李敢見狀,追著梁池他們的腳步走了。

        天色慢慢的暗下來了,霍去病停下戰馬,瞅著天邊的晚霞道:“郭解曾經向我舅舅求告,希望不要把全家遷來長安,我舅舅幫他在陛下面前求情了。“

        云瑯笑道:“這樣的結果只會更糟!”

        “是啊,陛下當時說:一個百姓的權勢竟能使將軍替他說話,這就可見他家不窮。所以他才會出現在長安。”

        云瑯笑道:“要擒如果想要成為郭解這樣的人,你一定要殺掉他,免得留有后患。

        其實啊,去病,你可以試著成為郭解這樣的人。”


  http://www.pawocr.live/6/6715/125775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