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一零四章戰場是最好的粘合劑

第一零四章戰場是最好的粘合劑


        第一零四章戰場是最好的粘合劑

        箭雨從云瑯的身后騰空而起,同樣帶著尖嘯聲劃過一個優美的弧度,而后就從半空俯沖而下,宛如嗜血的惡魔……

        那支被仇恨組織起來的羌人軍隊,立刻就有齊刷刷的一塊倒在了地上……

        弩箭作為最犀利的殺人武器,從他誕生的那一刻起,就從沒有讓使用它的人失望過。

        從高空帶著慣性俯沖下的弩箭,勢大力沉,并非是簡單的木盾所能對抗的,只要木盾組成的盾陣有絲毫的漏洞,它們就會兇狠的鉆進去,先是毀掉一個點,然后就是一大片,最終覆蓋全部。

        防守從來就不是草原民族的長項,事實上,它們更加善于進攻……

        箭雨剛剛過去,早就準備好的匈奴騎兵就呼嘯而至,由一根根粗大的樹木修剪成的獨角梯子,被那些矯健的騎兵提在手上,排成密集的隊形,向城頭撲拉過來。

        與此同時,城頭的投石機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當匈奴人將將把梯子丟在城前準備回轉的時候,天空中忽然暗了下來,數千塊人頭大小的鵝卵石就鋪天蓋地的砸了下來。

        這東西靜靜的躺在河邊的時候看起來甚至有些可愛,一旦被投石機丟上半空,旋轉著,碰撞著從頭頂砸在來的時候就一點都不可愛了。

        木盾在鵝卵石的傾軋下瞬間碎裂,砸碎了木盾,順便將木盾后面的羌人也砸成肉泥。

        一匹正準備昂嘶一聲的戰馬,它的頭顱忽然間就不見了,原地爆起一片血霧,而騎在戰馬上的騎兵,上半個身軀已經消失了,只留下兩條腿依舊掛在馬背上……

        此時的鵝卵石,被投石機添加了動能,自己在半空產生勢能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幾乎是無敵的。

        戰馬的脊梁被砸斷,馬上的騎士摔倒在地上,來不及起身又被一匹死馬將他覆蓋。

        一場石彈雨徹底的讓羌人的復仇之心化作了無窮的恐懼,沒有人再有向前的勇氣,發一聲喊,就全軍潰散。

        不等他們后退到安全的地方,兇惡的匈奴騎兵就用戰馬撞倒了他們,然后從他們的身體上蠻橫的踩踏而過。

        “不準回去,進攻,進攻,拿起梯子進攻……”匈奴裨將揮刀砍倒一個羌人,大聲的喝令羌人繼續進攻!

        慌亂的羌人如同一群無頭的蒼蠅,在戰場上四處奔跑,卻總是被匈奴騎兵一一的驅趕回來,然后絕望的吶喊一聲,繼續向城頭進攻。

        弩箭開始俯射了,這一次不再是無目的的漫射,而是開始精準的狙殺。

        羌人的狼牙箭落在甲士的鎧甲上,胡亂蹦跶一下,就跌落在地上,只有一些聰明的羌人才會從地上撿拾漢軍的弩箭再射回來。

        只可惜以他們手中木弓的力量,帶動這樣沉重的羽箭是非常有問題的,一大部分飛到半路就無力地墜地,另一部分弩箭因為重力的關系繃斷了弓弦……

        “我的眼睛……”

        一個剛剛爬上梯子的羌人抬頭的時候,發現有一個瓶子炸開了,然后瓶子里就崩散出大蓬的白色粉末,讓他的眼睛如同油煎。

        不等他抬手去揉眼睛,一根粗大的木頭從城頭被推落下來沿著獨腳梯子迅速的砸落,將這個羌人以及他的同伴一起砸進了壕溝……

        投石機依舊在向天空投擲石塊,后續的羌人依舊雜亂無章,混在羌人群中的匈奴人聲嘶力竭的大吼:“快走,快走,走到城下就不挨石頭了!”

        攢足了勇氣的羌人哭喊著忘記了對死亡的恐懼,哇哇大叫著一波又一波的向城墻涌過來。

        霍去病如同一頭威風凜凜的雄獅,在城頭來回踱步,即便是被羌人或者匈奴人的羽箭圍剿,也毫不畏懼。

        握在手里的鐵盾不時的輕輕地揮舞兩下,他的鐵盾上已經扎滿了羽箭,每一支箭都深深地釘在鐵盾上。

        一顆拳頭大小的飛蝗石重重的擊打在霍去病的鐵盾上,發出一聲悶響,然后他就被親兵們用巨盾包圍了起來。

        同樣在親兵巨盾包圍中的云瑯悠閑地喝著茶,他的視線可不在城外,而是緊緊的盯著城內。

        好多羌人從自家走出來,茫然的站在街道上,他們已經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城上的那十個羌人死了沒有?”

        云瑯問劉二。

        剛剛去看過那些人的劉二笑道:“有兩個中了十余箭還沒斷氣,老奴就幫著把箭往深了捅了捅,現在全死了。”

        “那就把尸體搬下來,告訴這些人,這十位猛士是力戰而死的。”

        劉二答應一聲,就帶著一隊軍卒上了城墻。

        不大功夫,十具尸體就整齊的擺在云瑯的面前。

        羌人逐漸圍攏了過來,云瑯嘆口氣道:“全部都是胸口中箭,是真猛士!”

        眼見一個婦人想要張嘴大哭,又猛地捂住了嘴巴,無聲的哀泣。

        云瑯就對那個婦人道:“你丈夫?”

        婦人點點頭又搖搖頭。

        云瑯這才想起夫婦這個概念還沒有被羌人接受,他們現在不過是搭伴過日子而已。

        總是換來換去的也沒個定數。

        “那就記住這個男人,他是為了保護你不受傷害而死的,其實,你們每一個人都應該住他。”

        云瑯不勝唏噓。

        “匈奴人真的會殺光我們?”

        一些面如土色的羌人問道。

        “那就去城墻上看看,這些人以前未必喜歡我們漢人,為什么會力戰而死呢?

        就是因為他們發現,不戰斗只有死路一條!”

        “我想去看看!”一個勇猛的羌人站了出來,他非常的懷疑云瑯的說辭,覺得他說的話每一個字都不應該信!

        “劉二,給他換上甲胄,你們看護好他,別讓他再被城外的人給殺了。”

        云瑯一句解釋的話都沒有,就讓劉二付諸行動。

        愿意一起上城墻的羌人有三個,穿上漢軍的甲胄之后,就在劉二的看護下準備上城。

        劉二臨走時看了云瑯一眼,見主人若有若無的搖搖頭,就把頭盔扣在一個羌人的腦袋上道:“這樣才安全!”

        城頭上的戰斗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被死亡逼迫的已經失去理智的羌人,冒著箭雨,石彈,在城池前面瘋狂的前進,一旦一架梯子搭建好了,就有羌人紅著眼睛留著口水奮力的向上攀爬,然后被石塊或者灰瓶,砸下來,一些運氣不好的會被滾燙的金汁兜頭澆下,然后發出一聲不似人類的慘叫,捂著腦袋從高處跌落。

        “殺光漢人,屠城!”這是最早的羌人口號,隨著戰事進行的越發的激烈,口號就簡化成了——屠城!

        城頭箭如飛蝗……漢軍在箭雨中繼續作業,很多動作根本就不用通過大腦,身體就會自動做出反應。

        漢軍作戰勇猛,即便是李敢,趙破奴,謝寧也全部投入了戰斗,這就是人數少的缺點。

        守城的器具多得是,尤其是鵝卵石更是堆積如山,只是因為人數稀少,一個軍卒就要負責防守很大的一片區域,這就給守城帶來了難度。

        羌人漢子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廝殺場面,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看著一個留著口水已經發瘋了的羌人快要爬上城頭了。

        他居然木然的舉起一塊石頭,狠狠地向那個同族人的腦袋砸了下去。

        那個發瘋的羌人腦袋被石頭砸的稀巴爛,無力地松開抓著梯子的手,栽下城頭。

        “殺,殺,殺光他們,他們會殺死我們的!”漢子砸死一個同伴之后臉色蒼白的向其余兩個羌人解釋。

        其余兩個羌人也是一臉的驚恐,因為在他們的面前又有敵人快要爬上來了。

        他們吶喊一聲,不約而同的舉起石塊,重重的砸了下去!


  http://www.pawocr.live/6/6715/156244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