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一六九章爾虞我詐

第一六九章爾虞我詐


        第一六九章爾虞我詐

        馬老六作怪的瘋話自然引來一干兄弟的大笑,大戰來臨前的壓抑感也消除了很多。

        馬老六從小就守在白狼口,也說不清楚他到底是漢人還是匈奴人,還是別的種族的人。

        反正長著一雙跟漢人一樣的黑眼珠,只是頭發有些詭異的卷曲,為了保持跟其余漢軍一個模樣,馬老六干脆用刀子把腦袋刮了一個干凈,一根毛發都沒有。

        這個樣子看起來奇怪,卻不再有人再用“雜種”這個稱謂來稱呼他了。

        他是白狼口烽燧上資格最老的軍卒,也是軍功最卓著的一個,就因為離奇的身世,讓他數十年來都不得晉升,至今還只是一個什長。

        白狼口的兄弟早就忘了他身世可疑這件事,幕煙的上官卻似乎記得很清楚,不論幕煙向上打了多少請功文書,都會被上官給駁回來。

        二十年間,幕煙的上司也不知道換了多少,然而,在馬老六的事情上,他們的意見都是一模一樣。

        想到這里幕煙嘆口氣道:“我想派你走一遭受降城的,聽說那里有青樓,不知道十天時間夠不夠你走一個來回的?”

        馬老六搖搖頭笑道:“省省吧,你要是這么好心,以前為什么不派我去?”

        幕煙苦笑道:“我以前總認為還有時間,還有機會,誰知道他娘的已經沒時間了。

        以你的軍功,足矣當上校尉甚至將軍,大漢負你良多。”

        馬老六瞇縫著眼睛道:“事情或許不會像你想的那么糟糕,白登山要我們死守烽燧這本身就透著奇怪。

        要說白登山的將軍們看我們這群大頭兵不順眼我是相信的,要說那些將軍們要我們白白去送死,這一點我是不信的。

        再等幾天,就該有變化了,等匈奴人到來之后,我們再說要死守烽燧的話。”

        幕煙搖頭道:“不會有什么變化了,該有的變化現在早就該出現了。”

        馬老六笑道:“我們一群大頭兵值得誰去算計啊,依我之見,我們恐怕是被人連累了。”

        幕煙連忙問道:“被誰連累了?”

        馬老六笑道:“想想兩年前是誰從我們這里經過過?”

        幕煙皺眉道:“那支全是甲士的騎都尉?”

        馬老六出一口氣道:“該是被他們連累了啊,我們這些屯駐邊地多年的人,跟騎都尉那些膏粱子弟比起來,真是連人家的影子都看不見啊。

        你算算,這兩年我們在烽燧,已經為騎都尉歡呼過兩次“萬勝”了,那些被我們看不起的膏粱子弟,如今人家成了咱們邊城最出名的軍隊。

        固守鉤子山堪稱第一,拿下受降城,讓我大漢的邊境向北推進了兩百里,向西推進了三百里。

        這些其實都算不得什么,這些年來,總有一些將軍們干出過這樣的功勛。

        最讓老夫吃驚的是,那群膏粱子弟居然把受降城弄成了一個諾大的物資供應地,還遠征千里從西匈奴那里奪回來七千邊民。

        現如今,按照重要性來論,受降城早就超越了白登山。

        所以說,白登山的那些官老爺們坐不住了,想要坑受降城一把,我們其實就是白登山的人質,要是我們全軍戰死了,你看著,受降城里的騎都尉絕對沒有什么好日子過,而且,還要背負一個救援不力的罪名。

        到了那時候,受降城,騎都尉的名聲可就算是臭大街了,由不得他們不來!”

        “你說騎都尉會來?他們人手也不夠,最多兩千人!要是兩千人都被右賢王拼掉了,受降城都保不住!”

        馬老六笑道:“你看著,會有人去受降城的,這樣騎都尉就能騰出來跟右賢王硬拼了。”

        “還有這個說法?”

        馬老六笑道:“你要是想當將軍,最好不要整天在白狼口混日子,多看看白登山傳來的軍令,多看看受降城傳來的文書,這樣呢,就會發現你在其中有很多的事情可做。

        只要一兩件事情做好了,你屯將實任,偏將職銜就能變成偏將實任了,到時候就連背后的十里長城都會歸你管轄,最重要的是要多讀書。

        知道不,耶耶之所以總是當不了官,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耶耶大字不識一個,說不了話,只能被人家糟踐進泥巴里。”

        幕煙并不在意馬老六說的升官大計,只是急著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兄弟不會全部戰死在白狼口?”

        馬老六看著慕煙道:“戰場上就不要總想著活,越想活的人在戰場上死的越快。”

        幕煙在烽燧上不住地拍著手心轉圈子,轉了幾圈子之后就斬釘截鐵的對馬老六道:“給你兩個人,六匹馬,立刻走一遭受降城。”

        “咦?讓耶耶去嫖?”

        “讓你去找騎都尉將軍霍去病,告訴他,白狼口烽燧一干人眾,等候將軍吩咐,順變把我們的狀況告訴霍將軍。

        如果你還有剩余時間……隨你去干什么!總之,十天之內必須回來。”

        馬老六大笑著拍拍幕煙的肩膀道:“當了十一年的屯將,第一次看見你心思變得活泛。

        好說,好說,耶耶這就走,去了受降城,一定要把該辦得事情全部辦好。”

        說完話,就一溜煙的下了烽燧,一個勁的催促另外兩個斥候,不大功夫,三個人就帶著六匹馬煙塵滾滾的殺向了受降城。

        “白狼口是一個無險可守的地方,很早以前呢,大軍準備在這里修建一座城池,結果呢,那個鬼地方的泥土大多是沙質,根本就沒辦法夯制城墻。

        就那一座烽燧,也是從五十里以外的地方運來的膠泥添加了牧草之后才燒成的,算是一個特例。”

        曹襄的目光從文書上轉移到霍去病的臉上,這一次他也不是很贊同霍去病先前的想法。

        大軍馬上就要換防,騎都尉沒有必要再去做這么危險的事情。

        霍去病點點頭,剛才曹襄已經把白狼口的地形說的很清楚了,看樣子這家伙是下了一番苦功,并非整日里游手好閑。

        “白狼口的草原上,野草長得可好?”

        趙破奴笑道:“這個沒法說,除非親自去白狼口看看,草原上的草一年一個模樣,跟天時有關,也跟放牧的牛羊數量有關,拿不準。”

        霍去病點頭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多帶一些引火物,提前走一遭白狼口,這一次,我不準備帶更多的將士,一千精騎足夠了,其余的將士還要固守受降城。

        這里的物資堆積如山,沒有足夠數量的大軍保護,我放心不下!”

        云瑯看著何愁有道:“能否告訴我來替換我們的人到底是誰,由那位將軍領軍?”

        何愁有搖頭道:“委實不知,其實啊,不知道也好,我知道你問這話是什么意思,如果來的人是公孫敖一類的人,你一定會想辦法把這家伙坑去白狼口與匈奴大戰。

        還是不知道的好,不知道的好。”

        云瑯咬牙道:“我陪你在木筏上守了六天,就等不來你一句實話是不是?”

        何愁有笑道:“老夫原本想要幫你們去探查一下的,后來發現你非常迫切的想知道替換你們的將軍是誰,所以啊,老夫就沒有問,也不準別人去探查!

        所以,你就死了隨意坑人的心思,好好地謀劃一下依靠現有的這些東西,如何才能擋得住右賢王的兩萬鐵騎!”

        云瑯失望的道:“一個小小的白登山,就能讓人看出爾虞我詐的大場面來,實在是不容易啊。

        大漢的官員們,難道就不能實在一點,就不能果敢一點,就不能坦誠一點嗎?”

        何愁有發出一聲大大的“嗤”掉頭就走,他很擔心再聽云瑯說話,自己會吐。


  http://www.pawocr.live/6/6715/163868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