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一七二章劉德勝來了

第一七二章劉德勝來了


        第一七二章劉德勝來了

        第一次聽霍去病分析政治,這讓云瑯對這個一向在此道上粗枝大葉的家伙刮目相看。

        其實想想也就明白了,這家伙在史書上從來就不是一個善茬,雖然云瑯武斷的認為霍去病的大腦袋里沒有政治細胞,實際上,他只要肯拿出分析軍陣的精力分出一點來研究,基本上就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人人都說右賢王會經過白登山,白狼口,受降城,實際上,直到現在,大部分都是猜測之詞。

        匈奴右賢王不是蘇建的兒子,未必肯聽他的話,從白登山,白狼口經過固然會縮短時間,卻會遭遇大漢軍隊的狙擊,就這一點,右賢王不可能想不到。

        多走路與激戰之間人家右賢王其實是有的選擇的。

        荒原上到處都是路,哪怕是沙漠,那里面也應該有路,只要繞過白登山,白狼口,與受降城,就能避開戰爭,保存實力。

        我不知道蘇建憑什么認為右賢王一定會走他希望走的這條路,如果右賢王離開,我不奇怪,如果右賢王執著的走白登山一線,這中間一定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這才是我一直追問所有細節的原因。”

        霍去病笑道:“勾結匈奴這樣的事情,給蘇建一千個膽子他也不敢。”

        云瑯笑道:“這就是我疑惑的原因,我現在只希望這場雨下的足夠大,足夠久!”

        霍去病笑道:“暴雨一日,道路阻隔,暴雨兩日,大軍不前,暴雨三日,高處安營立寨,暴雨五日,莫知其可!

        你希望暴雨幾日?”

        “三天就足夠了,那時候草原上必定變成了一座泥潭,可以阻礙匈奴大軍十五日行程。

        到了那個時候,我們應該接到了撤離文書,受降城的事情,就再也與我們無關。”

        “你想跳出這個泥潭?”

        “難道你喜歡跳進泥潭不成?”

        霍去病笑道:“老天不會讓你如意的,這場雨下的又急又大,所謂剛不可久就是這個道理,最多到今晚,這場雨就會停。”

        事情果真如同霍去病所言,大雨并沒有持續多久,沒有等到天黑,夕陽就露出來了……

        也就是說,這片雨云不是很大,籠罩范圍連百里都不到。

        或許在這個時候,右賢王的大軍正在浩浩蕩蕩的向白登山挺近。

        山洪,草原上的溪水,匯進大河之后,大河終于開始咆哮了,渾濁的河水翻滾著向下游奔涌,如同一條黃色的巨龍。

        何愁有的臉色非常的難看,猶豫良久之后才對云瑯道:“右賢王的目標本來就是我們受降城,而非白登山。”

        云瑯笑吟吟的道:“為什么呢?”

        “右賢王想要拔掉受降城,擄走受降城民眾,搶走受降城所積物資以立威,如此,他才能名正言順的回到河西跟渾邪王,日逐王討要自己被侵占的牧場以及部族。”

        “既然如此,我們在受降城作戰好了,為何要去白狼口?”

        “朱買臣他們會提前到來,騎都尉將作為受降城的第一道防線,遲滯,消耗匈奴大軍。”

        “第一道防線難道不該是白登山么?”

        “據說,右賢王準備繞過白登山。”

        “白登山這就沒事了?”云瑯目瞪口呆。

        “伊秩斜的大軍去了右北平,白登山要派兵支援李廣,沒有多余的兵力來支應白狼口戰事。

        而白狼口一戰,我們不得不打,同時也不能把右賢王的大軍逼回白登山,要死死的咬在白狼口……”

        云瑯的臉色變得煞白,顫聲問道:“有軍令了?”

        何愁有搖搖頭道:“沒有,但是啊,到時候會有一個人來白狼口一帶。”

        云瑯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指著天空道:“他要來?”

        何愁有冷笑道:“想到了?”

        “我大漢有多少年,沒有御駕親征的例子了?”

        何愁有想了一下道:“自從自從太祖高皇帝白登山被圍之后,我大漢皇帝輕易不出長安。”

        “統兵的不會是陛下吧?”

        何愁有大笑道:“朱買臣你們都能打聽得到,還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云瑯緩緩地從地上爬起來,拍拍屁股上的土,笑吟吟的道:“既然如此,這場仗就可以打了。”

        何愁有笑道:“不擔心了?”

        云瑯大笑道:“陛下來了,我有什么好擔心的,這一次細柳營的大軍該是空巢出動了吧?”

        何愁有搖頭道:“陛下是私自出宮的,身邊只有一萬兩千親軍,護衛陛下的將軍是衛青,公孫敖,丞相公孫弘也來了。”

        云瑯點點頭道:“這就合理多了,看樣子陛下準備在白狼口把右賢王一口吞掉是不是?”

        何愁有點頭道:”是這樣謀劃的,不過呢,我騎都尉依舊是引誘右賢王前來的誘餌,等右賢王被我們黏住了,陛下的大軍就會一擁而上……”

        “為什么前幾天不說呢?”

        “陛下只準老夫這個時候告訴你,可沒有準許老夫早早透漏。”

        “記住了,陛下的化名叫做劉德勝!”

        云瑯吧嗒吧嗒嘴巴,有些憂愁的道:“不管怎么說,我們這一仗是打定了,可憐我那些以為自己將要回到長安享福的部下啊。”

        “不準告訴霍去病!

        朝中有人對我騎都尉短短兩年就立下了蓋世奇功,覺得不可思議,陛下就帶著一群人來白狼口看看騎都尉是不是如同傳說中那般驍勇善戰!”

        “好吧,我誰都不說,一個字也不會說!”

        從筏子上下來,云瑯心中所有的疑惑都迎刃而解,明白了白登山為什么會下那樣一道不合情理的軍令,明白了白登山為何敢讓白狼口烽燧一干人做好戰死的準備了,也明白了,為何以阿嬌,長平的身份都搞不清楚是誰在領兵。

        皇帝來了,他腦子抽了要御駕親征……

        這一戰,騎都尉就算是拼光了,也沒有人會在意,白狼口烽燧上的守軍即便是全部死光了,也不會有人質疑。

        只要皇帝指揮的戰斗能夠勝利,哪怕他帶來的一萬兩千人全部戰死也無關緊要。

        此戰必勝!

        這一戰,所有參戰的將士會發瘋,所有參戰的將軍們會發瘋,所有出現在戰場上的人也會發瘋,哪怕他只是一個小小的軍中胥吏,或者文官。

        云瑯相信,只要能拿的住武器的人都會上戰場的,而且無所畏懼。

        他們想在皇帝面前表現自己的勇武,他們想讓皇帝看見他們的勇猛,這一刻獲得的一分功勞,足足頂得上平日里的十分功勞。

        吃飯的時候,聽說有好吃的,霍去病,曹襄,李敢全部來到了云瑯的房間。

        結果,曹襄奇怪的發現,云瑯學著他的樣子正孤獨的啃著大餅。

        “美味佳肴在那里?”曹襄翻騰一下裝大餅的籃子不耐煩的問道。

        “就在籃子里!”

        霍去病抓了一張大餅咬了一口道:“有什么事?”

        云瑯瞅著曹襄道:“這次去白狼口作戰,你也要上場。”

        曹襄楞了一下,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子難以置信的問道:“我?”

        云瑯點點頭道:“沒錯,還要在軍陣的最前面,不過啊,你放心,我會乘坐戰車,守在你邊上的。”

        曹襄無奈的坐下,默默地拿起一張大餅啃。

        云瑯又對李敢道:“這一戰就拿出你所有本事作戰吧,把你的武勇徹底的展現出來,表現的越是生猛越好。”

        李敢咧著嘴笑道:“這是自然。”

        霍去病皺眉道:“你跟阿襄就不上了吧!”

        曹襄聽霍去病這樣說,連忙抬起頭一臉期盼的瞅著云瑯。

        云瑯搖搖頭道:“不光我們要上,衛伉,謝寧也要上!”

        這一次連李敢都不閉嘴了,奇怪的道:“衛伉上了戰陣就是給人家送人頭,謝寧的腿傷剛剛痊愈,這時候也不適宜騎馬作戰啊!”

        云瑯的眼睛直勾勾的瞅著窗戶有氣無力的道:“全上,全上,這一次要是不讓你們上陣殺敵,你們一定會恨我一輩子的。”


  http://www.pawocr.live/6/6715/164524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