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四十三章小小的變化

第四十三章小小的變化


        ,

        第四十三章小小的變化

        冬日里,劉徹比較喜歡待在長門宮。

        一來,這里比較暖和,屋子里沒有碳氣還溫暖如春,二來,最近長安城里的百官聒噪的厲害,他想安靜一下。

        往一盆長得非常茂盛的甜瓜苗上澆水,也是劉徹為數不多的樂趣。

        碧綠的秧苗下面,藤蔓已經開始向外爬,一朵淡黃色的小花剛剛開放,看的劉徹笑容滿面。

        “朕在冬日里也能種出瓜果來。”

        劉徹用指頭輕輕扒拉一下那朵小花對阿嬌顯擺道。

        阿嬌收起手里的繡花繃子湊過來瞅了一眼秧苗驚訝的道:“果真開花了,不過呢,這是雄花,雄的可沒有生孩子的本事!”

        劉徹笑道:“云瑯寫的《農書》上說的很清楚,在沒有蜂蝶授粉的時候,就該自己動手。

        至于你說到生孩子……呵呵,沒有男人女人生的出來嗎?”

        阿嬌理理頭發瞅著劉徹道:“你有多長時間沒有授粉了?”

        劉徹大笑道:“總要雨露均沾……”

        跟皇帝說房事也只能說一半句,說多了就會惹人厭,阿嬌也沒心思在這上面抓撓,就轉移話題道:“錢夠嗎?”

        劉徹笑道:“錢糧永遠是不夠的,只是這種捐贈的法子不能多用,不過呢,用一次就要解決大問題。

        錢多了,其實用處不大,因為糧食在漲價,這時候朕才深切的感受到云瑯說的那句話——農桑為天下之本。”

        “這句話老祖宗說過無數次了。”阿嬌有些不以為然。

        “把糧跟錢連起來說的,只有云瑯一個。”

        “這么說司農寺右少卿給云瑯了?”

        “必須給啊,朕期待大漢回到先帝年間糧食多的吃不完的盛世景象。

        只是,二十年,太久了!”

        阿嬌皺眉道:“跟我大漢江山萬年比起來不長!”

        “可是,朕的生命是有限的,陛下萬年之說畢竟只是一個彩頭,一個念想,沒人能活一萬年,一百年的都少見。”

        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劉徹的心情總是不太好,雖然他還處在而立之年,他就已經對自己將來的生命旅程擔憂了。

        其實,云瑯對劉徹的這種憂慮非常的同情,真正算起來,大漢人的平均壽命只有可憐的二十五歲,就這還僅僅是計算了關中人的壽命。

        如果把整個大漢人都算上,估計只有可憐的二十歲。(出自《恐怖的原始時代》

        十余人成親,三十余歲已經是做祖父的年齡了,而祖父這個詞語一旦加在某一個人身上,就已經說明他進入了暮年。

        炒回鍋肉的時候一定要用青蒜。

        云家種植了非常多的青蒜,這東西在冬日里種植效果很好,是一門非常好的冬日蔬菜。

        由于沒有豆瓣醬,炒出來的回鍋肉沒有出現金盞窩,也沒有特有的香辣味道,更沒有川菜里的那種濃郁的復合香味,云瑯總覺得非常失敗。

        不過,食客們并不嫌棄,尤其是李敢,對于青蒜里的巨大肉片非常的喜歡,不一會就把一盆子回鍋肉吃的干干凈凈。

        “這一次是勒著褲腰帶捐錢的,老婆躺在家里已經快沒氣了,孩子哭得那個凄慘喲,看的鬧心,就來你家躲躲。”

        “咦?人參的收益還不夠你家貼補的?”

        “足夠啊,問題是那個婆娘認為我是在敗家,從家里向外拿錢還沒有收益,這就要了她的命了。

        說實話,捐出去的那點錢我是不在乎的,這兩年我不在家,家里的收益多了好多,你知道不,那五百擔糧食全是家里的存糧,如果不是擔心捐的太多惹人,一千擔都不成問題。

        就是婆娘想不開,算了,不說這些狼,阿襄來信說要我們去陽陵邑小住幾日,你去不去?”

        云瑯給炒鍋里倒了點水,坐在廚房的小板凳上道:“不去,以前朝廷里的氣氛緊張,他們一群紈绔不敢玩鬧的太過分,現在事情過去了,就想花天酒地,我是不會去摻和的。”

        李敢點點頭道:“你現在比較扎眼,去了會落閑話,待家里吧,等你的差事下來了,想清閑都不可能了。”

        云瑯笑道:“等差事下來了我會更加清閑,人們會看到兢兢業業的大司農,會看到跑的跟驢子一樣的阿襄,唯獨看不見傳說中的奇人云瑯。”

        李敢沒有多想,站起身笑道:“你跟去病都不去,那我就帶著趙破奴去,謝寧這家伙又被家里的一大群婆娘給纏住了,一時脫不了身。”

        目送李敢大步流星的走了,云瑯抽抽鼻子,又開始實驗自己的新菜,無論如何,就算沒有辣椒,麻婆豆腐都要出來啊。

        沒有辣椒,就沒有紅油,麻婆豆腐白不啦嘰的出鍋了,茱萸雖然也辣,可它到底不是那個味道啊。

        老虎嘴里叼著食盒,游春馬無聊的跟在后面,云瑯帶著劉二就出了家門。

        蘇稚跟藥婆婆在富貴縣里的藥鋪忙碌,據說已經有了很大的進展,至于怎么進展法云瑯沒見過,準備今天去看看。

        以前從云家出門去富貴縣的時候,很擔心被狼給叼走,現在不用不擔心了,這里的道路上不論白天還是黑夜都有商隊來往。

        尤其是距離云氏大門不遠處的渭水碼頭,更是已經自動變成了一個小小的集市。

        云家的土地是以河邊的那顆大柳樹為起點的,大柳樹的邊上還有一個粗壯的樹樁子。

        當初董君抓住一個跟長門宮宮女偷情的野人,就是在那個樹樁子上被活活折磨死的。

        后來,董君自己也被張湯給活活折磨死了,因此,云瑯已經把這件事做了選擇性的遺忘。

        只是看著有船夫坐在木樁子上談天說地的很熱鬧,不由得再次想起那個死不瞑目的野人來。

        樹樁子左邊的云氏地界上,只有一座不算大的茅屋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茅屋該是云氏的產業,因為茅屋的對面,卻蓋了很多茅屋。

        說來奇怪,云氏的土地無人侵占,倒是皇家的土地,百姓們在上面蓋房子并沒有太多的擔心,也似乎沒有人驅趕他們。

        上一個侵占皇家土地的人是宰相田蚡,他的下場很糟糕,自己死了也就算了,連兒孫都被連累的不淺,如今已經聽不到關于田家人的消息了。

        所以說明,皇家的土地,窮苦的百姓可以拿來生存,只要不過分,就不會有事,即便是地方官吏都不會多看一眼。

        勛貴們拿……那就是欺負皇家了,伸手剁腦袋的事情立刻就會發生。

        冬日里的渭河其實很不錯,至少在景致上來說非常的不錯,河邊全是厚厚的白色冰棱,敲打一塊放在嘴里的咬非常的痛快。

        今年的冬天不冷,所以,河面上沒有結冰,即便是有薄薄的冰層,也會被行駛在河面上的平底船給開出一條道路來。

        云瑯幾乎是蹦蹦跳跳的來到了富貴縣。

        如今,富貴縣的地盤更大了,原本只有一條一里長的街道的富貴鎮終于開始橫向發展了,一條清晰地十字街道充分的證明了這一點。

        富貴縣的縣令應雪林,剛剛從云瑯前邊走過,走的很匆忙,他沒有看見云瑯,云瑯也沒有去打擾他的意思。

        倒是跟隨應雪林的郭解看到了云瑯,他也行色匆匆,想停下來跟云瑯打招呼,見云瑯輕輕地擺擺手,就匆匆的抱拳追著應雪林走了。

        富貴縣的實職縣丞,就是大漢對他走了一遭北地的獎賞。

        這個縣丞跟他以前擔任的縣尉完全不同,已經算是官員了,脫離了胥吏的行列。

        如今的郭解跟以往的郭解有了很大的不同,根據曹襄說,郭解回來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所有的游俠宣布,他已經在北地通過與匈奴廝殺,獲得了大漢朝廷的諒解,從今往后,再有游俠以武犯禁,就是在與他為敵。


  http://www.pawocr.live/6/6715/176520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