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十章璇璣城出現

第十章璇璣城出現


        第十章璇璣城出現

        云哲的小身體就是一個肉團,蘇稚回來之后就會抱著這個小小的孩子玩耍。

        美其名曰照顧孩子,云瑯卻覺得她是在折騰他兒子。

        宋喬生完孩子之后,整個人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盡管還會勤勞的給百姓看病,但是,氣質卻愈來愈像阿嬌。

        輕咳一聲,蘇稚就乖巧的抱著云哲走過來,把她的玩具交給了宋喬。

        “喜歡就自己生一個!”宋喬抱過兒子,在兒子胖臉上親一口,然后就去給兒子哺乳去了。

        沒了玩具的蘇稚就很委屈的看著云瑯,云瑯攤攤手道:“我也沒法子。”

        蘇稚撲進云瑯的懷里撕咬一陣,忽然抬頭道:“對喲,我自己也可以生的。

        不對,我們成婚多年了,為何我沒有孩子,師姐卻有?”

        宋喬的聲音從里間傳來:“你沒事再偷吃人參,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孩子!”

        “人參補氣,我每日喝點參湯補一下勞累的身體有什么不對?”

        “你健壯的就像一頭母牛,補什么補?我都不知道你這毛病是跟誰學來的,也不怕出喉結長胡子!”

        “啊?不可能!藥典里說的清楚,補五臟,安精神,定魂魄,止驚悸,除邪氣,明目,開心益智,盡是好處,沒壞處!”

        “盡信書不如無書,書里面還說人參能補肺中之氣,肺氣旺則四臟之氣皆旺,肺主諸氣故也。

        以人參為補血者,蓋血不自生,須得生陽氣之藥乃生,陽生則陰長,血乃旺矣。

        常吃人參的結果是什么呢?

        你的身體就像是一棵樹,抽枝長葉開花結果才是正理,你偏偏在生長枝葉的時候用人參進補,這下好了,你這棵樹就開始瘋長,拼命的往高里長,哪有功夫開花結果?

        你看看你這一年多,不僅僅長得膘肥體壯還長高了不少,過年殺的豬就是你這樣子。

        就你這樣子,還想要孩子?做夢去吧!”

        蘇稚說不過宋喬,只好委屈的看著云瑯道:“夫君,我真的很胖嗎?”

        云瑯連連搖頭道:“一點都不胖,正好,正好!”

        宋喬抱著正在吃奶的兒子從里面走出來,指著蘇稚的腰肢道:“還不胖?你看看她的腰,再看看她的胸,一個沒生產的婦人,腰肢比我的粗,雙乳比我這哺乳婦人的還大,這正常嗎?

        你再看看她的兩條腿跟柱子一般,一腳能踢死一頭牛,你要是再不管管,我看你以后怎么有臉領她出門!”

        蘇稚再一次滿懷希望的瞅著丈夫,女人說女人難看一般情況下是不準確的,她希望云瑯能給她一個客觀的答復。

        “別聽你師姐胡說,只要身體康健,比什么都好,我就喜歡我家蘇稚小臉紅撲撲的健康模樣。”

        蘇稚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狠狠的跺跺腳,就跑下樓,馬上,樓下就傳來老虎大王不滿的咆哮聲。

        云瑯擺好椅子讓宋喬坐下,不滿的道:“你撩撥她做什么,她就是一個孩子性子。”

        宋喬白了云瑯一眼道:“十九歲還孩子呢?

        整日里就知道傻吃傻喝,傻玩,人家的小妾不是忙著生孩子,就是忙家里的事情,多少能給主母分擔一點瑣事,她倒好,整日里就在醫館里胡混一些銀錢,然后就把日子過的沒心沒肺的。

        知道的明白那是云氏的妾室,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才是云氏的大女。

        前幾天簪子上的珍珠掉了都懶得撿起來,還用腳踢到角落里去了,都懶成這模樣了,你還嬌慣呢!”

        云瑯攤手道:“快活就成,快活就好,我們當初成婚的時候不是說了么?

        要把這一輩子的過的快快活活的。”

        宋喬哎喲了一聲,被他兒子咬疼了,終究不忍心把正在吃奶的兒子從胸口拿開。

        沒好氣的道:“你們父子一樣的貪婪!”

        云瑯一張臉頓時就漲的通紅,狠狠的甩甩袖子道:“胡說八道!”

        吃晚飯的時候,云瑯好幾次想要說話,都被宋喬用飯菜給堵上了嘴巴。

        明明桌子上擺滿了山珍海味,云音,霍光吃的跟小豬一樣,只有蘇稚的碗里只有幾顆可憐的水煮青菜跟兩片白乎乎的豆腐,看著都讓人沒胃口。

        “先吃一段時間的青菜清清腸胃,果子要少吃,西瓜不能碰,人參湯啊,茶啊都要停掉。

        這可是為你好呢,一個女子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控制,你還能干成什么大事!”

        云音瞅瞅自己碗里的肉塊,又看看蘇稚碗里的青菜,連忙把肉塊堆霍光碗里,快快的把米飯吃完,拍拍肚子道:“我吃飽了。”

        宋喬一把將云音按住,給她弄了兩塊排骨道:“你正在抽條呢,以后不想變成矮冬瓜,就給我好好吃飯。”

        云音回憶了一下連捷的體型,連忙往碗里扒拉了幾塊肉,奮力的吃起飯來。

        今晚的排骨做的非常好,廚娘非常的用心,蘇稚忍不住去夾排骨,卻被眼疾手快的宋喬一筷子打掉。

        蘇稚怒火上升,憤憤的將裝著白菜豆腐的碗丟在桌子上,說一句“我不吃了”,然后就起身走了。

        宋喬笑道:“不吃也好,晚上莫要忘了喝瘦身荷葉湯!”

        云瑯瞅著細嚼慢咽的宋喬疑惑的道:“你最近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嗎?”

        宋喬苦著臉道:“前幾日你不在,藥婆婆托人從洛陽傳來話,說蘇稚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師傅師娘他們跟藥婆婆一起來。”

        云瑯吃了一驚,只要是男人聽說丈母娘要來,心情都是如此。

        “藥婆婆找到璇璣城了?”

        “他們能去的地方就那么幾個,藥婆婆如何會不知道?只要肯花時間,總能找到的。”

        “這就是你逼迫蘇稚的原因?”

        “是啊,這個死丫頭實在是太氣人了,這兩年在醫術上毫無寸進,不僅如此,還沾染了一身的庸醫毛病,整天眼睛里只有銀錢,那里還有半點醫者的自覺。

        夫君啊,小稚開始混吃等死了,這樣下去不成,尤其是她爹娘來了,看到她這個樣子會氣死的。”

        云瑯搖頭道:“小稚現在是我云氏的女主人,還輪不到她父母來教訓她。

        如果他們真的關心小稚,當初就不會丟下小稚跟你自己歸隱深山。

        他們來了也好,我正好問問他璇璣城有什么了不得的技藝跟秘密怕人窺伺,需要遠遁深山!”

        宋喬放下筷子嘆息一聲道:“到底是長輩……”

        云瑯攆走了云音跟霍光,冷冷的道:“我最恨拋棄子女自己跑路的人了!

        當時,他們跑了,你跟小稚是何等的慌張,那時候,你一心追求醫術,此生恐怕沒有成親的打算,為了小稚,你在很不情愿的狀況下嫁給了我,告訴我,那段時間,你真的快活嗎?”

        宋喬搖頭道:“嫁給你我倒是沒有什么不情愿的,就是覺得丟掉所學的醫術太可惜。”

        “那不就結了,我們兩堪稱先成親,后相愛的例子,幸好我們過得還算幸福,要是不幸福呢?你這一生豈不是抱憾終身?

        好了,他們來了,我以禮相待,該孝敬的孝敬,該禮敬的禮敬,哪怕給他們養老也心甘情愿。

        可是,他們必須給我一個能讓我原諒他們拋棄你們的理由,否則,給他們一筆錢,就讓他們繼續隱居深山吧。

        至于小稚,人參湯可以不喝,飯必須吃飽,我只求小稚身體康健,至于外形長成什么樣,就什么樣,哪怕胖的跟丑庸一樣,那也是我老婆,一輩子不離不棄!”

        宋喬見云瑯說的激烈,連忙站起來道:“您不要生氣,這件事還要商量一下。”

        云瑯從盤子里裝了一碗排骨,又給上面堆滿了白米飯,起身道:“我是孤兒……所以對這種事情非常的在意,我無法容忍被人拋棄這種事……

        如果他們無影無蹤一輩子,我可能會忘記你們也經歷了被拋棄的命運。

        只會努力的讓你們過的幸福快活,可是……他們出現了,在我們不需要他們的時候出現了……這不可原諒!”

        云瑯端著飯碗下了樓,見蘇稚正靠在老虎大王的身上仰頭看著天邊的晚霞。

        “夫君,您說,明天會下雨嗎?”

        云瑯瞅瞅晚霞道:“早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未來幾天都不可能有雨水。”

        “那就太可惜了……”

        云瑯把飯碗放在蘇稚手里道:“快吃飯吧,一會就涼了,心里不要有煩惱,萬事有你夫君呢。”

        蘇稚默默地吃了幾口飯,然后就把飯碗放在老虎大王的嘴跟前道:“我家大王吃!”

        老虎對放了太多調料的肉不感興趣,聞都不聞一下,只是抬起粗大的爪子,狠狠地在脖子上撓一下,然后就懶洋洋的起身,打了一個哈欠離開了平臺,似乎聞到了一股濃郁的愛情酸臭味!


  http://www.pawocr.live/6/6715/202420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