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二十六章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第二十六章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第二十六章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璇璣城在稷山待不下去了,才跑去了鹿鳴山,如今,鹿鳴山也待不下去了,我們就只好來長安投靠宋師妹,蘇師妹。

        來的時候我雄心萬丈,想要依靠自己的一身醫術,為師傅師娘,以及師弟師妹們打下一片安穩的天地。

        誰知道……”

        陳昆狠狠地往嘴里灌了一杯酒,然后擦一把眼淚,繼續喝酒。

        男人當著人流眼淚很沒出息,云瑯卻沒有半點看不起他,給自己酒杯里添了酒,也一飲而盡。

        書呆子如果留在學問的天空里,可以自由的翱翔,一旦離開了,進入萬丈紅塵,他的學問就變成了累贅。

        這些人總是愿意把這個世界想的更加美好,總以為在這個世界里努力就能成功,總以為付出善良就能收獲好意。

        現實與理想的差別實在是太大了。

        空肚子喝酒很容易醉,更何況陳昆已經三天沒有吃飯了,幾杯酒下肚,整個人就已經被酒精刺激的面紅耳赤。

        “在稷山的時候,宋師妹總喜歡穿一身綠色的衫子,不像小稚那么活潑。

        稷山上向陽坡上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她總是坐在石頭上一邊看書,一邊牧羊。

        我們采藥從石頭下經過,總有調皮的師弟要我把采到的黃精,野果子給宋師妹送去。

        宋師妹每次都會接受,只是不怎么跟我說話,她笑起來很好看。”

        云瑯點點頭道:“確實如此,阿喬笑起來臉上就會有酒窩,很是醉人。”

        陳昆笑道:“是極,是極,我就是喜歡看她笑……”

        霍光瞅瞅師傅,見師傅笑吟吟的似乎沒有發怒的跡象,就悄悄把已經提過肩頭的茶壺放下來,給師傅跟陳昆倒了茶。

        “我很努力的,不論是給山民看病,還是上山采藥辨藥,炮制藥材也不落人后。

        遇到一些疑難雜癥,我寧愿跑百十里路,也要親眼觀瞧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治療的法子。

        我沉湎于此,并非是我多么的喜歡醫道,完全是因為我很想經常看到宋師妹的笑容。”

        云瑯溫柔地瞅瞅宋喬所在的樓閣道:“她是一個很好地女子,娶了她是我的福分。”

        “小稚偷了師傅一萬錢帶著番奴,偷偷下山了,師傅勃然大怒,那時候我恰好不在,阿喬就與藥婆婆帶著番奴下山去找小稚,然后……我就再也沒有見過阿喬。”

        云瑯嘆息一聲道:“那時候小稚已經住在我家里了,阿喬跟藥婆婆來的時候,我也很吃驚。

        也就是通過阿喬跟藥婆婆,讓我見識了璇璣城的醫術是何等的驚人。”

        陳昆將酒杯重重的頓在桌案上道:“所以,你落井下石,強娶了阿喬,還逼迫小稚做妾?”

        云瑯見霍光又把茶壺拎起來了,就示意他放下,然后笑呵呵的道:“那樣的好女子誰有愿意放過呢?”

        陳昆一副心喪若死的模樣,緩緩起身道:“我明日就離開,寧愿餓死也不吃你家一口糧食。”

        眼看著陳昆瘦弱的身體搖搖欲墜,云瑯笑吟吟的道:“你如果要走,宋喬,蘇稚都要受我云氏家法。”

        霍光剛剛喝進去的茶水一下子就順著鼻孔竄出來了,吃驚的瞅著師傅。

        陳昆慘笑道:“這就是富貴人家,哈哈哈,這就是富貴人家,這就是名滿天下的永安侯!”

        云瑯笑道:“對我云氏來說,要的是人才濟濟,并非一兩個女人,你若離開,哈哈哈哈……”

        云瑯大笑完畢,就起身離開,留下身體僵硬的陳昆。

        霍光冷冷的道:“我師娘若是因你受罰,我不會放過你的那些師弟師妹。

        璇璣城既然是我師傅用三千金換來的,有用,則待若上賓,無用,則馭如牛馬!

        如果你但凡還有一點良心,就好好地吃飯,明日就去皇家醫館坐診!”

        說完話,就把一個食盒放在桌子上,追著師傅離開了涼亭。

        陳昆僵硬的跪在地上,用顫抖的雙手打開食盒,淚水滂沱而下,一雙手抓著食物,也不分辨,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喉間隱隱發出的飲泣之聲,讓人不忍卒聽。

        霍光飛快的追上師傅,抓住師傅的衣袖道:“陳昆開始吃東西了,就是模樣慘了些。”

        云瑯回頭看了一眼依舊跪在涼亭里的陳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小光,你看到了,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只是這種欺辱,不會讓人看不起君子,反而會讓他的人格顯得更加偉大。

        同時讓我們這些施術者變得更加猥瑣,可恨!”

        霍光點點頭道:“弟子以后一定會盡量不讓人捉住把柄,一定在辦事之前,把前后的因果想的清清楚楚,一定會在別人動手拿我把柄之前,就把危險料理的干干凈凈!”

        云瑯摸著霍光圓圓的腦袋道:“很好,總算是從這件事中得出了一些見識。”

        說完,又急匆匆的向后宅走。

        “師傅你等我一下啊,您如此匆匆,要去干什么?”

        “干什么?去給你兩位師娘賠禮道歉,免得她們暴怒!”

        “您不是有家法么?”

        “滾……家法一般都是你大師娘在用……”

        “師傅啊,我覺得陳昆這人真的比較適合當璇璣城主,比老祖跟兩位師娘靠譜的太多了。”

        “咦?你不是一心想要當城主嗎?”

        “弟子不喜醫道,同時,我西北理工絕對不要這么些累贅,我們以后只要那些有絕對力量來保護自己的弟子。

        西北理工的弟子,在精不在多,哪怕只有七八個,那么,這七八個人聚在一起就該是燎原大火,散開了,就該是滿天星!”

        “你覺得誰合適?”

        “曹氏子,霍氏子,李氏子,張氏子。

        我們以恩義為鏈,以利益為鎖,以欲望為矛,以智為舟,以勇武為盾,稱量一下這煌煌天下。”

        云瑯憐憫的看著自己的得意門徒,嘆息一聲道:“且熬著吧……”

        霍光牙痛一般的吸口涼氣道:“慢慢來,總會有變化的。”

        云瑯來到宋喬房間,看見云哲正推著一個西瓜滿地亂滾,宋喬自己只穿著褻衣,正在奮筆疾書。

        云瑯站在宋喬身后看去,只見一張白紙上寫滿了蠅頭小楷,看樣子,她正在安排皇家醫館的事情。

        “夫君,妾身以為陳昆出面來當皇家醫館的主堂醫者最好!”

        云瑯怒道:“剛剛陳昆還在回憶你們當初在稷山度過的快活時光呢,現在,你就提拔他當主堂醫者,是何道理?”

        宋喬白了云瑯一眼道:“要不,您把妾身丟池塘里淹死?”

        云瑯攤攤手道:“那就算了,就當我沒聽見,嘖嘖,男人做到我這個份上,真是可憐!”

        宋喬對丈夫的反應很滿意,然后把那張白紙遞給云瑯道:“小稚也是這個意思,我們兩個玩耍一下可以,真正想要讓醫館走上正途,陳昆此人缺少不得。”

        云瑯笑道:“陳昆正跪在地上一口一口吃飯呢。”

        宋喬皺眉道:“這是為何?陳師兄是一個很堅定的人,妾身還準備一會下去勸說呢。”

        云瑯陰惻惻的道:“難道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宋喬笑道:“曼師妹喜歡陳師兄好多年了,這時候正是給他們成親的好時候。

        我已經成親了,他要是再對我有什么想法就過分了。

        男人嘛,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乃是人間至理。”

        云瑯翻著白眼道:“我總覺得不安穩。”

        “砰!”

        云瑯一拳就幫兒子砸開了西瓜,父子倆一人抱著半只西瓜啃,不用勺子,就用手抓!

        宋喬搖搖手里的計劃,對丈夫道:“既然夫君同意了,妾身這就去找小稚跟師娘,去給陳師兄準備婚禮。”

        云瑯仰天報以滿天紛飛的西瓜子。

        眼看兒子也要學,云瑯不敢怠慢,連忙掰開兒子的嘴巴,把他嘴里的瓜子全掏出來了。

        宋喬早就不見了蹤影,云瑯只好喟嘆一聲,用勺子給兒子挖西瓜吃,這一次,云哲沒有吃到一粒瓜子。


  http://www.pawocr.live/6/6715/203981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