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八十七章劉據馬上就要變聰明了

第八十七章劉據馬上就要變聰明了


        第八十七章劉據馬上就要變聰明了

        要司馬遷改動自己記錄的歷史,云瑯知道沒有什么可能性,這家伙在云氏吃飽喝足之后,有索要了大量禮物就問平遮要了一輛馬車送他回長安。

        整個過程比強盜還要過份。

        平遮一點都不生氣,不論司馬遷要什么吃食,他都會命廚娘準備好。

        只要司馬遷的記錄中沒有云氏就好。

        繡衣使者搶劫來的金沙,在云氏煉制成金錠之后,才會在大漢帝國流通。

        繡衣使者搶劫來的朱砂,藍靛,其中有一大半被長門宮收購了,剩下的一小半就落進了云氏的庫房。

        還有無數的青銅器也需要云氏煉金作坊融化之后,制作成帝國官方貨幣——五銖錢!

        盡管云氏鑄造的云錢,要比五銖錢精美,可是,從皇帝手里出去的貨幣,必須是官方的制錢——五銖錢。

        五枚五銖錢兌換一枚云錢!

        這是云氏在鑄造五銖錢的時候制定的兌換額度,大司農對這個兌換額度很滿意。

        大漢缺少銅,當云錢成為一種百姓認可的輔助貨幣,就能節省很多的銅。這樣一來,云氏的云錢,就成了大漢的一種中等面額的貨幣,且獲得了官府的承認。

        這對云氏非常的重要。

        云瑯最近一直在對云氏的產業做減法,去除,剝離一些無關緊要的行當,開始把一些高風險的產業跟帝國綁在一起,哪怕吃點虧,也要保證云錢這東西可以長久的存在。

        至于價值……市場會自我調節,不會因為云瑯說一枚云錢只能兌換五枚五銖錢,它就能兌換五枚。

        皇帝,官府,朝廷,都是龐然大物,越是龐大的東西,行動就越是緩慢,云氏錢莊,一定要依靠靈活的姿態游走在這些龐然大物身邊,一面要預防被他們踩死,一面還要在夾縫里尋求擴張,是一個很考驗人智慧的事情。

        張安世把錢莊做的很好,從夏末開始經營,到了晚秋時節,云氏錢莊已經放出云錢七千萬。

        最好笑的事情就是長安著名的子錢家無鹽氏居然也來云氏錢莊借錢。

        張安世對無鹽氏借錢的事情表現出了極大的寬容心態,按照云氏貸款的最高額——一萬個云錢的額度,當場就發放了貸款,不能無鹽氏將云氏只能借貸一萬個云錢的這個笑料傳揚出去,張安世已經滿關中的宣揚無鹽氏跟云氏借錢的事情了。

        雖然無鹽氏拼命地向那些心里沒底,擔心無鹽氏沒錢的人解說,僅僅借貸了一萬個錢,是想看云氏笑話,不是缺錢,然而,卻沒有幾個人信。

        無鹽氏連一萬個錢都需要向云氏借貸,可見,無鹽氏的根本早就被掏空了,這讓很多把自家資財借貸給無鹽氏吃印子錢利息的勛貴們開始跟無鹽氏討要自家的本金。

        無鹽氏為了證明自家財雄勢大,鑄造了十六個巨大的黃金球立在長安街市上,告示上說的明白,只要有人可以搬走,無鹽氏就會把這枚黃金球拱手相送。

        告示一出,舉國震動,

        無數的大力士日夜兼程向長安跑,唯恐去的晚了會喪失掉平生最好的一次發財契機。

        這樣炫耀財富的舉動,讓張安世先前制造的優勢頃刻間化為烏有。

        “每個黃金球足有八百斤重,且沒有任何抓扶之處,即便猛士有千斤之力,也休想拿走。”

        張安世的手一直拍打著門框,卻找到一個可以對付的好辦法。

        霍光擺弄著手里的木棍,笑道:“有人試過嗎?”

        “試過,無數人試過,可惜啊,除過流了一身臭汗之外,一無所獲,哦,還有一個用力過猛掙斷腸子的,事主正在跟無鹽氏打官司呢。”

        “無鹽氏是怎么把金球擺上去的?”

        “安放在有凹槽的木架上,八個大漢抬上去的。”

        霍光眨巴眨巴眼睛道:“明天去看看。”

        張安世道:“你有辦法?”

        霍光搖頭道:“赤手空拳,沒人能把金球搬起來,我只是好奇,十六個金球足足有一萬多斤重,我倒是不懷疑無鹽氏有沒有這么多的金子。

        我只是好奇他們是怎么鑄造出八百斤重的金球來。”

        張安世道:“這有什么好奇怪的,皇太后入葬陽陵的時候,陛下知曉太后怕黑,就專門鑄造了一座巨大的長信宮燈,重量足足有一千兩百斤。”

        霍光笑道:“歷時七個月!”

        張安世怵然一驚道:“對啊,十六個如此碩大的金球,即便是我們家的煉金作坊,也沒有法子在十余天的時間內完成這樣的事情。”

        霍光又笑道:“就你剛才曲臂顯示金球的大小也不對,你當初可是扛著百金去春風閣揮霍過的人,百金鑄造成金球有多大你心里沒數?”

        張安世看看桌子上仆役沒有來得及收走的飯碗道:“也就這么大,不能再大了。”

        霍光點點頭道:“你難道不覺得剛才比劃的那個金球有些大了嗎?”

        張安世立即起身道:“我要去煉金作坊看看。”

        見張安世匆匆的走了,霍光也站起身,穿過中院的花廳來到后宅,見師傅正在寫字,就安心的站在桌案邊上幫著研墨。

        等師傅寫完字了,這才問道:“師傅,寸金幾何?”

        云瑯聞言不由得笑了,指著霍光道:“這可是咱們家發財的老根底,你也想知道?”

        霍光道:“無鹽氏在鬧市立下十六個八百斤重的金球,用來炫耀自家資財雄厚。

        弟子總覺得那顆八百斤重的金球未免太大了一些,制作的也太快了一些。

        弟子問過金匠,想要鑄造一顆八百斤重的金球,沒有這個可能,沒有那么大的爐子可以一次性的融化這么多的金子,只能用疊澆法,而這樣一來耗費的時日就很長了。

        而且耗費的金子也不在少數,無鹽氏不會這么做的。

        師傅既然能在煉金一徒上獲益匪淺,定是知曉黃金奧秘之人,弟子特來請教。”

        黃金的密度云瑯是知道的,只是跟大漢的尺寸換算起來極為麻煩,想起以前看過的一個數據,就對霍光道:“若是純金,寸半徑的金球重約兩斤(本書中的斤兩全部為十進位)。”

        霍光如獲至寶,躬身謝過師傅就匆匆的離去了。

        霍光走了,云瑯搖頭無奈的笑笑,這個小人精估計又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

        不過無所謂。

        無鹽氏這一次炫耀財富的舉動雖然是出于無奈,然而,這必然對貧窮的劉徹產生很大的刺激。

        云氏有點錢都要快快的借貸給百姓,免得被他惦記,長門宮的錢被阿嬌全部拿來購買物資了。

        皇帝已經窮的恨不得去當強盜了,這時候,你無鹽氏對皇帝的困境視而不見,這是何道理?

        雖然皇帝還不至于下手去搶奪,對劉徹來說,壞印象種下了,就很難就一個好的未來。

        除過皇家,過分有錢的人對皇帝來說就是有原罪的,就云瑯看過的歷史書的案例來說。

        真正富可敵國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看來無鹽氏并沒有一個目光長遠的家主,對付起來不難。

        張安世與霍光再次碰面之后,兩人相視一笑,頗有一些自以為得計的模樣。

        霍光道:“你就不要出面了,皇長子正在為手中無錢驅動滇國,夜郎國之行發愁呢。”

        張安世笑道:“鐵球上澆一層黃金的事情,也只有無鹽氏這樣的蠢蛋能干的出來。”

        “為何不是鉛?”霍光掏出一柄勺子笑著問張安世。

        張安世沒好氣的奪過司南勺子道:“鉛球會融化掉。”

        霍光笑道:“莫聲張啊,皇長子向來不以聰慧著稱,這一次我定要讓皇長子的聰慧之名傳揚天下!”


  http://www.pawocr.live/6/6715/2091750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