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八十九章 金球釣龍

第八十九章 金球釣龍


        第八十九章金球釣龍

        自從金子代表財富之后,這東西就成了人類道德領域的原罪之一。

        這種極為原子狀態極為穩定的金屬,以他特有的顏色以及浴火更加明亮的本質深深的吸引著每一個人,人人都以獲得黃金為榮。

        劉據或者不在乎一百金,一千金,但是面對這十八個金燦燦的金球,他還是忍不住很想擁有。

        無鹽詹對劉據有這樣的表現毫不稀奇淡淡的道:“殿下如果有拿得出來的猛士,盡管一試,只要從臺子上把金球搬下來,就能拿走。”

        劉據穩穩心神,回頭看了一眼狄山,狄山輕輕地搖頭,霍光卻對劉據的護衛首領道:“將軍不去試試?”

        護衛首領見劉據沒有阻止的意思,就卸掉甲胄,赤裸著上身來到金球跟前,先試著推動一下,發現金球紋絲不動,就雙臂展開緊緊的環住金球,爆喝一聲,想要把金球抱起來。

        劉據眼看著武士首領脖頸上粗大的血管浮現,額頭上的青筋暴跳,雙臂上的肌肉墳起,牙關咬的吱吱作響,然而,金球紋絲不動。

        一連試探了三次都以失敗告終。

        劉據有些失望,卻也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勉勵了武士頭領兩句,正要跟無鹽詹說笑兩句,卻發現霍光走上了木頭架子,他似乎也想把金球抱走。

        矮小的霍光站在金球跟前,只能把金球映襯的更加粗大。

        他的雙臂勉強可以環住金球,想要發力完全不可能,不知為何他似乎被金球給黏住了,怎么掙扎都脫不開金球,整個人在上面手舞足蹈非常的滑稽。

        劉據見霍光丟丑,拍拍額頭道:“霍光,莫要鬧了,快下來。”

        無鹽詹聽說霍光之名,愣了一下,馬上恢復了笑容,如同一個慈愛的長者一般瞅著霍光胡鬧。

        “我下不來,被什么東西吸住了。”

        劉據本來還要勸阻霍光莫要玩鬧,卻突然發現霍光看他的眼神很怪。

        劉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不由自主的走上了木架,抓著霍光的胳膊想要把他從金球上扯下來。

        霍光被劉據輕易地就從金球上扯下來了,然而,一柄漆黑的勺子卻掛在金球上,一黑一黃,極為顯眼。

        “司南勺子?”劉據看了良久終于弄明白了那個勺子是何物。

        霍光輕笑道:“慈石招鐵,殿下可知?”

        劉據疑惑的用手扒拉一下司南勺子,見勺子沿著金球弧面滴溜溜的亂轉,卻沒有掉下來的意思。

        “你是說這顆金球里面有鐵?”

        霍光瞅了一眼目射寒光的無鹽詹對劉據道:“殿下應該說這顆鐵球里面有金子才對。”

        無鹽詹不露聲色的從金球上摘下司南勺子對劉據道:“鑄造金球之時費工繁復,難免會有金鐵混入其中。”

        劉據忽然笑了,他覺得無鹽詹在蒙騙他。

        他父親曾經說過,蒙騙皇家其罪難恕!

        “破開它!”

        此時的劉據極有決斷。

        剛剛被羞辱了的護衛首領不等無鹽詹發話,拔出長劍,就重重的劈砍在金球上。

        長劍入金球三分,破口之處金光燦燦。

        無鹽詹笑道:“殿下還有何話說?”

        劉據黑著臉道:“以巨斧破之!”

        無鹽詹擋在金球前朝劉據拱手道:“殿下今日來就是為了羞辱我無鹽氏嗎?”

        劉據拍拍金球嘆息一聲道:“是非分明總要辯駁一個清楚,我現在就想知道,你無鹽氏這樣做是為了什么,就是為了蒙蔽我父皇嗎?”

        無鹽詹聽劉據提起了皇帝不敢怠慢連忙拱手道:“這不過是商家的一些小手段,殿下因何要降罪與我無鹽氏呢。

        想當年,衛皇后入主后宮之時,無鹽氏也曾殷勤道賀,一套織錦天鳳袍服共用金絲三斤二兩,珍珠一百零八顆,皇后陛下登臨大位之時貴不可當,也有我無鹽氏小小的功勞。

        當時啊,殿下尚在襁褓之中吧?”

        劉據笑道:“我不記得母親曾經說過虧欠無鹽氏,而外臣交接內宮對你,對我母后來說都是大罪。

        另外,我母后登臨大位之刻,自然就是母儀天下之時,你這個做臣子的難道就不該朝賀嗎?

        這些金球有古怪,我要……”

        霍光本來在一邊看熱鬧看的起勁,劉據前面的話說的有理有據非常在理,當他聽到劉據準備拿走金球,就急忙阻攔道:“殿下,萬萬不可,此時,我們認定金球是鐵球,無鹽氏認定金球是真金,如果放在這里,眾目睽睽之下自然沒有問題,一旦金球過了殿下的手,到時候無鹽氏再說是您把金球給調換了,那時候豈不是冤枉?”

        劉據怵然一驚,剛才他的腦海中滿是貪念,不知不覺的就想把金球據為己有,沒有想到后果,被霍光一語揭穿,再看無鹽詹那張老臉就覺得可惡至極。

        自己剛才差點掉進了這個老賊的圈套。

        無鹽詹見劉據臉色難看,就笑呵呵的道:“金球還會在這里擺放十日,殿下若是還有興致,可以再來觀瞧。

        如果殿下真的喜歡,一些機巧的小玩意,贈與殿下玩耍也無妨。”

        狄山無聲的拉著劉據的衣袖,在看了狄山的本子之后,劉據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

        霍光越來越看不懂無鹽氏到底要干什么了,原本以為,只要拆穿金球是鐵球這個事實之后,無鹽氏應該緊張才是。

        可是,就無鹽詹這個老賊的表現來看,他似乎并不擔心,甚至對金球謊言被戳穿的事情毫不在意。

        張安世很著急了,就等著霍光給點提示,馬上就讓散布在各個店鋪里的人手,將金球實際上是鐵球這一消息傳播出去,最后再誣陷無鹽氏家中并無雄厚的實力,所作所為不過是拿著別人的錢給自家賺錢的這個騙人實質。

        如果能逼迫無鹽氏拿出真正的實力來更好,那樣的話,一個富可敵國的集團就會暴露在劉徹的視線中。

        從而借助皇帝的手鏟除掉無鹽氏這只攀附在百姓身體上吸血的螞蟥。

        霍光什么動作都沒有,無論張安世多么的著急,霍光依舊站在劉據身邊,與劉據低聲交談,什么都沒做。

        街道上不知何時多了一些無鹽氏仆從,他們似乎正在尋找著什么,張安世回頭對面無表情的褚狼道:“不會被認出來吧?”

        褚狼冷聲道:“本來就是這里的店家。”

        張安世松了一口氣,把身體舒服的放進椅子里,倒了杯茶對褚狼道:“看不明白啊。”

        一個灰衣仆從走了進來,小聲的對褚狼道:“無鹽氏主婦進宮了。”

        張安世笑道:“很明顯了,霍光慫恿皇長子今日來看金球的消息,人家早就知道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做壁上觀,看看,小光還有沒有別的辦法起死回生。”

        無鹽氏主婦進宮的事情,狄山這個左拾遺自然是第一個知道的,劉據就是看了狄山的本子,臉色才會那么看。

        霍光笑呵呵的對劉據道:“殿下居然能猜出這些金球實際上是鐵球,真是太出人預料了,想必陛下要是知道殿下有這樣的眼光也是很高興地。”

        劉據并不傻,想拿走這些金球是不可能了,現在,只能退而求其次,落一個聰慧的名聲,至于昨日里想好的發財大計,只好讓他付之東流了。

        好在自己的心思即便是狄山,霍光也一無所知。

        “這枚金球里面必然裹著一枚鐵球,你說是不是?”放下貪婪心思的劉據,立刻就恢復了睿智。

        無鹽氏乃是著名的子錢家,當初敢冒著血本無歸的風險放貸給先帝巨量的金錢,如果連自己掀起的這點小風浪都避不開,早就被無數的敵人給侵吞干凈了。

        無鹽詹并不正面回答,而是瞅著霍光道:“聽說永安侯最近也開始放子錢了是嗎?”

        霍光道:“沒有,家師以為做人要謹守本分,不論是放子錢還是做別的生意,都不能固澤而漁,無鹽氏視百姓如牛馬,云氏不會,總要百姓有好日子過,自家的日子才能過的更好。”


  http://www.pawocr.live/6/6715/209351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