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九十四章生命的本質

第九十四章生命的本質


        第九十四章生命的本質

        “衡門之下,可以棲遲。泌之洋洋,可以樂饑。

        豈其食魚,必河之魴?豈其取妻,必齊之姜?

        豈其食魚,必河之鯉?豈其取妻,必宋之子?”

        梁贊坐在糕餅店門前,手里捧著一本書靠在一個烤餅的火爐子邊上自在的吟誦這《衡門》這首歌。

        這家店是他開的第四家店鋪,就在長安城西門邊上,距離他的公廨很近,每日下差之后都會雷打不動的來這里看伙計們售賣糕餅。

        霍光從爐子里掏出一張烤好的白面餅子,餅子太熱,他就倒著手咬了一口,大冷的天氣里有一張熱餅子吃是一種很好地享受。

        梁贊看了霍光一眼,就拿過那張餅子,隨手掰開,從邊上的盆子里挖了一塊潔白的豬油,撒了一點碾過的細鹽再遞給霍光,抬手道:“一個錢!”

        霍光摸出一個錢放在梁贊手里,吃著噴香的餅子,非常的滿意。

        “你已經是官員了,為什么還要做這樣的事情?”

        梁贊翻了一個白眼道:“為了更好地接收夏侯氏啊!”

        霍光三兩口吃完餅子,擦擦手道:“聽說你最近在夏侯氏沒了恩寵是嗎?”

        梁贊笑道:“夏侯氏舉高踩低本來就是家風,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在等夏侯氏敗落,人被殺的差不多了,再出來力挽狂瀾!”

        霍光笑道:“你不該攛掇著夏侯靜去干那么危險的事情,還一次干三件。”

        梁贊笑道:‘這都是我力勸我家先生不能干的事情,為此還失去了先生的寵愛。”

        “可是,他全干了,還干的暢快淋漓,不亦樂乎!”

        梁贊嘆口氣道:“人窮的時候就會生出奸計來……我有什么法子,明明我的糕餅店日進斗金的生意興隆,他偏偏看不上開糕餅店賺到的銀錢,非要認為憑借自己的學識,見識,膽量賺來的銀錢才是好銀錢。

        還告誡我,再這樣與下賤的商賈為伴,他就要把我開革出門了,害得小蘭兒哭了好多天。”

        “咦?你還真的要娶夏侯蘭?”

        梁贊彈彈自己的帽子道:“這世上的好女子很多嗎?”

        霍光搖搖頭。

        梁贊笑道:“好女子本來就少,能入我們兄弟法眼的女子更是鳳毛麟角,好不容易遇見一個,我要是不往死了愛戀,豈不是白白在西北理工門下學了這么些年?”

        “這么說你很看重這個女子?”

        “廢話,我之所以能在夏侯氏待下去,全指望這個閨女呢,要是沒了她,夏侯氏可能已經完蛋了。”

        “夏侯靜要是不把這孩子許配給你呢?”霍光覺得這事太有意思了。

        梁贊笑道:“不可能!”

        霍光點點頭,他相信梁贊能夠控制的很好。

        梁贊見霍光站直了身子,就嘆息一聲道:“好了,我現在聽你訓示!”

        霍光道:“別把自己弄得太苦,我們家用不著吃苦受累,不喜歡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梁贊疑惑的看著霍光道:“你擺正了姿勢就說這句屁話?”

        霍光笑道:“那是沒話找話說的一句,其實呢,我就是想要你知道,我是西北理工的大師兄!”

        梁贊笑道:“搞定我一個人不算什么,其余的六個你要是都能搞定,我才佩服你。”

        霍光笑道:“一個個桀驁不馴的,好在我這個大師兄是真材實料的,否則還真不容易讓他們心服口服,你是最后一個!”

        梁贊愣了一下道:“胡家的那個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你確定他服了?”

        霍光笑道:“再不服軟,就要被我打死了。”

        梁贊點點頭道:“確實如此,胡子性烈如火,不是一個輕易服軟的人,看樣子你真的把他打得很慘!”

        霍光笑道:“你上差的時候去金吾衛看看他,就知道他有多慘了。”

        梁贊看看霍光纏著紗布的手連連點頭道:“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霍光看看糕餅店里忙碌的婦人以及伙計,就小聲道:“夏侯氏族人?”

        梁贊道:“是啊,都是一些過慣苦日子的人,他們可沒有我家先生鄙視商賈的習慣,他們更加在意自家的孩子能否每日都吃飽!

        貧窮的讀書人,其實是不對的,讀好書,好讀書的人就不該受窮。”

        “收買了幾成人心?”

        “七八成吧,不過,不是收買,是真心對待,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

        霍光拍拍梁贊的肩膀道:“那就繼續努力。”

        說罷,揚揚手,就重新走進了風雪中。

        梁贊朝四周瞅瞅,見大雪依舊在下,就重新靠在爐子跟前,繼續看自己的《秦風》。

        起風了,他的衣袂被風吹起,一個中年婦人就快步從店里走出來,將一件皮襖搭在他的腿上。

        坐在長條凳子上的梁贊笑道:“謝謝九娘……”

        聽霍光把自己這次巡查的結果說完后,云瑯就笑道:“上百童仆就出來了這么七個,但愿他們都能完成自己的夢想。”

        霍光道:“鵲巢鳩占這種做法難度不是一般的高!”

        云瑯搖頭道:“我也想讓他們白手起家,光屁股打天下,可是呢,我大漢國的國情已經注定了,不是大家族出來的人,就很難真正獲得重用。

        門第才是最重要的!”

        霍光皺眉道:“可是呢,陛下麾下寒門子弟多如過江之鯽!”

        “那是因為陛下他太貪權了,寒門子弟無依無靠,自然只能成為陛下的鷹犬,世家子弟就不同了,他們都有各自的訴求,所以陛下想要他們俯首聽命,這就很難,因為他們有各自的立場需要考量。

        你只看到大將軍,看到汲黯,看到桑弘羊,看到主父偃這群人,可是,除過這些人呢?

        大漢五百石以上的官員四萬七千六百人,他們占據了多少?

        按理說開科取士應該是一個很好的法子,今年秋日的大比你也不是沒看到,你看看,有多少真正屬于寒門的子弟獲得了真正的官職?

        咱們家有最好的求學條件,有最適合童子生長的生活環境,還有數之不盡的名師教導,更有你師傅我孜孜不倦的教誨,才出現了七個有可能成才的人。

        這樣的條件,放諸四海,又有幾家能達到,即便是能達到,又有幾家會不計血本的這樣培育子弟?

        所以,在教育條件不改變的情況下,士族掌權估計還要延續很多,很多年,除非教育普及化,我在有生之年,不覺得有這個可能,我甚至覺得,在你的有生之年,也看不到什么希望。”

        霍光沉默了片刻低聲道:“師傅您對將來為何會如此的失望呢?”

        云瑯道:“大漢國還是太窮了,大漢的百姓們還是太窮了,人窮了,就只會在意肚皮,不會在意腦子。

        還是那句老話——衣食足而后知禮,學問也是一樣,都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更加美好的生活那是吃飽之后的追求。

        我們師徒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最重要的任務,還是解決百姓們吃飯的問題。

        這個問題解決了,其余的事情不過是順水推舟,借助水流之力就能讓一艘巨舟逐浪千里。”

        霍光沉默了良久,才點頭道:“是啊,師傅,您說人為什么總是喂不飽呢?”

        云瑯往嘴里丟了一顆紅棗笑道:“因為活著就是為了吃,吃飯是為了活著,吃飯,才是每天早上起床之后想的第一件事。”

        霍光苦笑道:“您這樣解釋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讓弟子很難覺得自己在干一件偉大的事情。”

        云瑯非常認真地道:“你要是能讓天下人都吃飽飯,你一定是后世子孫跪拜的最偉大的神祗!”


  http://www.pawocr.live/6/6715/228742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