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六十九章 太虛石

第六十九章 太虛石


  第六十九章太虛石

  “此話何解?如上古龍玉一般?”云瑯蹙著眉頭問道。

  白冥微微頷首,踱著步走了兩步,說道:“是的,真武宗能利用太虛石上的槍譜發家,但他們無法徹底的拿走太虛石。作為太虛境之太虛石,太虛石存在之處,暗合天數,蘊含天道,它在這里等著主子你。”

  “原來竟是如此,也就是真武宗發家的勾魂槍譜,就是刻在太虛石之上的?”云瑯說道,他終于知道,并不是他笨,而是他并不知道這其中的關鍵。

  若是知道太虛石和上古龍玉一般,都和自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云瑯早就想到這一環了。

  何至于還被李長風這老家伙給好好的調侃了一番。

  白冥在點頭之后,又緩緩搖了搖頭,說道:“主子所說不錯,但稍微有點偏差,那槍譜并不是勾魂槍譜,它真正的名字是鎮魂槍!真武宗把這槍法練入斜路了,霍小哥現在練的才是真正的鎮魂槍。”

  云瑯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你這老家伙,何必藏得這般的深!這些事情早點說多好,看你把去病給忽悠的。”

  白冥老頭和煦的一笑,解釋道:“只因這一切過于驚世駭俗,若是讓過多的人知道,反而不美。”

  云瑯頷首,白冥老頭所說的道理,他也能明白。

  太虛石既然是太虛境存在的基石,其重要程度可見一般。

  能被刻在這塊石頭上面的槍譜,其真正的威力,恐怕只能用驚世駭俗來形容。

  真武宗雖然是把鎮魂槍給練的走上了歪路,但依舊靠著這一槍譜,成為了龍武四大巔峰宗門。

  可見,這本槍譜的恐怖之處。

  白冥悄無聲息的既然早就已經把這本槍譜傳給了霍去病,云瑯敢肯定,霍去病來到龍武大地的那個目的肯定是能夠實現的。

  “那現在該如何找到太虛石?”云瑯轉念疑惑問道。

  這些事情,云瑯只能問白冥,他腦子里確實是一點思路都沒有。

  上古龍玉出現在他的身上,也是被李長風和白冥這兩個老家伙暗戳戳的擺了一道,才會出現的。

  可以說是上古龍玉自己找來的,并不是云瑯主動出手找的。

  白冥鼓起的眼簾低垂著,沉吟了片刻,對云瑯說道:“主子,我也無計可施!真武宗這幫人太過于賤了!”

  云瑯抹了一把額頭,微微一笑,白冥老頭這形容倒是無比得恰當。

  真武宗這幫家伙,確實有夠賤的!

  云瑯陳了口氣,說道:“既然他們布了那無數的幌子和陣法,那我們就挨個破掉就是了。”

  “曾經,我聽過一個故事名為水漫金山寺!是一名無比漂亮的蛇妖,為了救自己心愛的人,掀翻了江河之水,淹了金山寺。為了找回我自己,那我今日也動一動水吧!”

  云瑯說這話,身子緩緩的漂浮了起來。

  白色的衣袍無風自動,黑色的發絲飄揚著,襯著云瑯俊朗的臉龐和如利箭一般的目光。

  白冥右手猛地捏起一團黑霧,猛地一把揮灑了出去,沉聲喝道:“所有人,立刻撤出城中!”

  黑霧自白冥的右手中飛散了出去,化成了一縷縷游走在城中。

  白冥的聲音包裹在那一縷縷黑霧之中,像是鬼魅一般,在城中回蕩了開來。

  “所有人,立刻撤出城中!”

  正帶著玄甲軍,挨個探陣法的霍去病,聽到白冥的聲音,立刻下令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事,撤出城中。

  好在這座城,本就是一座屯軍之關,并沒有普通的百姓,倒是給云瑯提供了不少的放便。

  在霍去病帶著玄甲軍撤出城之后,就已經沒有什么人了。

  整座城池,完全放任云瑯自己發揮。

  水龍在高空浮現,昂揚的龍首偉岸可怖,咆哮之聲如雷霆一般,在高空之中滾滾響起。

  吼!

  水幕恍若九天之水,自虛空之中墜??落而下,傾泄進了這座百年邊關,真武宗的發家之地。

  ……

  這一天,長安城中,十里紅妝,鮮花鋪地。

  足足需要八十一個人抬得紅轎,在嗩吶與鑼鼓聲中緩緩行進在長安城青磚鋪就的街道。

  這是一個盛大的日子,萬人空巷,幾乎長安城中所有的人都簇擁著,前來觀看這歷史性的一刻。

  今天,是劉徹和鎮北大將軍秋嘯天之妹秋紅葉大喜的日子,劉徹正式納秋紅葉為后。

  對于劉徹而言,成親之事,不存在什么感情不感情的事情。

  曾經有人做主的時候,他會講感情,不論是衛子夫還是阿嬌,都在他的心中,位置極重。

  但在他自己做主的時候,他卻不能講感情了。

  這里的感情,他講不起!

  云瑯給與他的基礎,劉徹雖然心中感激,也記著云瑯的好,可卻總是覺得心中有些別扭。

  身為九五至尊,他有自己的追求和尊嚴,更有屬于他的手段。

  雖然身披紅妝,但秋紅葉一身的戎裝,這是她執意要求的。

  劉徹也答應了,他欣賞這樣的皇后,一個一直在軍營之中成長起來的皇后,劉徹很期待她能做出一些什么。

  在鎮北大營,軍卒們所信服的除了大將軍秋嘯天之外,就是這位唯一的女將軍,秋紅葉!

  秋嘯天帶著鎮北大營的士兵們,隨行護衛,長槍敲擊著盾牌,整齊的呼喝聲憋紅了面孔。

  秋嘯天扶著馬鞍,目光緊緊的盯著轎子,沉沉呼了口氣。

  這一決定,他不知道是對還是錯,但沒得選擇。

  ……

  大水肆虐了這座戈壁灘上久旱的邊關,一年難得見幾滴雨的城池里,卻被滔滔之水徹底的塞滿,如同一片汪洋。

  這是戈壁灘上百年難得一見的場景,河水是這座城池無比稀罕的東西。

  但當這偶然的一幕出現的時候,卻成了災難。

  沒有防水措施的街道,土坯的房子,在大水之中,很快的就變成了他們原來的模樣。

  一個個閃爍著淡淡金光的柱子,像是倔強的漢子,屹立在了汪洋般的水中。

  那便是,真武宗所遺留下來的陣法。

  當天水泛濫,這座城池之中的一切都化為了烏有。

  所剩下的,唯有這一個接著的一個金色柱子。

  飄然屹立虛空的云瑯,粗略的數了一下,真武宗這幫喪心病狂的混蛋,竟然在這座不到千畝的城池中,布下了不下于兩百個陣法。

  為了保護他們祖宗的基業,為了保護云瑯的東西,他們可真的是煞費苦心了。

  這兩百多個陣法,應該耗費了他們無數的資源吧。

  有沒有傷筋動骨云瑯不知道,但為了這些陣法,真武宗大出幾口血,是肯定的。

  白冥在隨手破掉了幾個陣法之后,表情很是憤怒的來到了云瑯的跟前,“槍譜一定就藏著這兩百多個陣法中的其中一個!”

  “看來白老是有什么發現?”云瑯側目問道。

  白冥沒好氣的說道:“這每一個陣法都有所不同,而且威力有強有弱,但每一個都不容小覷。”

  “即便是白老你,也無法輕易的破解嗎?”云瑯問道。

  他又一次把事情想簡單了,他以為這些事情應該是有些難度,但不至于那么的恐怖。

  大水沖淹下去,多多少少應該會毀壞一些陣法,但事實是……完全沒有!

  這座城池里的建筑,被大水幾乎全部毀壞殆盡,可那些陣法,依舊完好無損。

  云瑯只是做了一回暴力拆遷戶,至于該達到的目的,絲毫都沒有達到。

  當云瑯問起這個問題,白冥有些尷尬,他并不想回答的。

  “拆,自然是可以拆的,只是有些難度而已。”白冥底氣很是不足的說道。


  http://www.pawocr.live/6/6715/4532374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