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 第三十六章 這片江湖

第三十六章 這片江湖


  第三十六章這片江湖

  他們為了情,為了愛。

  而選擇在高高的山巔之上,一邊磕著瓜子,一邊看心愛的女人,在云端和敵人拼個你死我活。

  聽的多了,云瑯也有點免疫了。

  在霍去病的打趣聲中,云瑯吩咐鏢局的人手,立馬收拾行裝,帶上那群姑娘,迅速離開客棧。

  必須要趕在宵禁城門關閉之前離開,這一??夜的時間太長,變故太大。

  離開大名府,小七是最為激動的,他無時無刻不在盼著云瑯想出辦法,去救李長風。

  而離開這里,是救人的第一步。

  當腳步踏出客棧高高的門檻,小七如星光般的眸子里就已經閃爍出了光芒,她緊緊的拽著霍去病的衣袖不松開。

  “出城之后,我打算去一趟飛雪城。”霍去病猶豫猶豫的,對云瑯說道。

  他很少有這樣的一番忸忸怩怩的姿態,云瑯瞥了一眼緊緊倚在霍去病身邊的小七,一切便都明白了。

  “可你救不出人的!”云瑯輕嘆口氣說道。

  霍去病頷首,說道:“我知道!但我還是想試試。”

  云瑯在這一刻看到了曾經那個固執的霍去病,誰做第一,誰做第二的問題,好像再一次的誕生了。

  曾經的霍去病,執著于金戈鐵馬,執著于匈奴。

  如今匈奴不復,無以成軍,也只有在戰場上,霍去病才會爆發出如曾經那般的鋒利與固執。

  不過,在這一刻,云瑯所看到的霍去病,似乎固執在了這一份感情當中。

  他肯定是沒有多做考慮的,只是因為這是小七所要求,所想要做的一件事情。

  小七心中的執念,也成為了霍去病心中的執念。

  “我陪你去!”云瑯最終選擇了妥協。

  他一直以來都活得小心翼翼的,任何事情都要在算計之內,才會覺得心安,才會有那么幾分的底氣。

  但這已經是他的人生第三世了,云瑯想想,覺得他也應當放肆一回。

  做一回江湖闖客,俠義刻心頭,不為結果,不求回報,只為心中的道義。

  霍去病直愣愣的看著云瑯,好像是頭一遭認識云瑯一般。

  “我覺得你不應該去!”好半晌之后,霍去病才憋出了這么一句話。

  云瑯搖頭,說道:“我覺得我應該去!有你霍去病在的地方,如何能沒有我云瑯?就這么決定了。”

  云瑯最終還是做了第一,這個決定權,還是在了他的手中。

  霍去病想要獨闖龍潭虎穴,這是一個不用腦子想,都能知道的結果,盡管那個結果,云瑯真的不想想出來。

  但當霍去病這般固執的認定之后,云瑯也就只有一個選擇,這個龍潭虎穴,他要陪著兄弟闖一遭。

  曾經的四人組,如今只剩下他們二人。

  不論興衰榮辱,云瑯都想陪著。

  客棧掌柜的突然出現,如同劫匪一般,打亂了好端端的聊天。

  “你們想要走?”滿臉麻子的掌柜,天生生就著一張劫匪的臉,再配上那雙骨溜溜亂轉的小眼睛,讓他更顯猥瑣。

  云瑯點了點頭,“是,掌柜的可有什么事?”

  掌柜的扁了扁嘴,帶著一臉不懷好意的笑,說道:“是有事,恐怕你們走不了了。”

  “我們如何就走不了了?房費可是一點都不短。”云瑯心中有些隱隱的擔憂,他所擔心的事情,似乎發生了。

  掌柜的一臉猖狂而猥瑣的笑意,指了指高懸門楣之上的牌匾,用唱一般的音調,說道:“識字不?天羽祥云客棧,這里可是天羽門的地盤喲各位。殺了我們天羽門的弟子,就想這么輕松的離開?你是當俺們好欺負啊!”

  “不!我是當你好欺負!”霍去病的聲音如冷冽的寒風,忽然間在旁響起。

  伴隨著他的聲音,他那把重達五十公斤的長槍,猛地刺了出去。

  那掌柜的面色一變,身形輕飄飄向右一移,猛地一掌拍在了長槍之上。

  長槍劇烈的顫抖著,發出一串如龍吟般的脆響。

  霍去病一步跨出,身帶長槍,抖出數朵凌厲的槍花,婉轉間再次刺向了那掌柜的。

  猥瑣的客棧掌柜,卻有著不同凡響的身手。

  他不似云瑯所常見的那些天羽門弟子一般人人使箭,卻似練就了一番成就非凡的掌法。

  憑著一雙肉掌,竟能和霍去病的長槍一較鋒芒。

  大開大合間,夾帶破風之聲,掌風如迅雷滾滾,竟占了霍去病的上風。

  小七狠狠的擰了擰脖子,一臉兇悍的突然沖了出去,自腰間抽出如雪花般雙刀,從側面直削客棧掌柜的天靈蓋。

  客棧掌柜身形急退,慌忙變攻為守。

  小七的加入,讓客棧掌柜感受到了如巨山般的壓力。

  “都他娘的死了嗎?等著干啥?”慌亂了的客棧掌柜,扯著嗓子大吼了一聲。

  話音落地,自院墻外忽然翻進來一群白衣如雪的天羽門弟子,彎腰搭箭,箭矢如雨一般便傾瀉而來。

  云瑯連忙從口袋中掏出數個鐵疙瘩,隨手塞給白冥幾個,大聲喊道:“撤掉上面的鐵絲,扔出去!扔不出去,炸死你我可不負責。”

  白冥慢條斯理的掂量了一下鐵疙瘩,半瞇著眼睛說道:“早就看會了,老夫還沒老眼昏花到那個地步。”

  云瑯甩手扔出幾個鐵疙瘩,而后快速的躲到了一旁。

  如精靈族一般,善使弓箭的天羽門弟子,每個人的箭法,都不容小覷。

  那如飛蝗般的箭雨,一波接著一波,壓的云瑯有些抬不起頭來。

  白冥老頭倒是格外的靈活,在箭雨中穿梭自如,找機會就是一顆鐵疙瘩扔了出去。

  云瑯呆呆的看了白冥幾秒鐘,嘴角不由得勾出了一絲笑意,這個老狐貍,普通人可沒有他這樣的身法。

  還老胳膊老腿的爬不上山,騙鬼呢吧!這老家伙。

  云瑯純手工搭造的鐵疙瘩,因為數年的浸淫鉆研,威力可一點不容小覷。

  盡管天羽門的弟子早有防備,借著飄渺如風的身法優勢,躲來躲去,但當鐵疙瘩密集起來,死傷也就接著來了。

  柳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找來了一根癢癢撓,一邊撓著后背,一邊不耐煩的嘀咕道:“這剛認識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就要我做打手,真不情愿!算了,還是打吧,誰叫這是小師妹看上的男人呢!即便眼瞎,我這個當大師兄的,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射成刺猬啊!”

  嘮嘮叨叨的聲音,還停留在原地回蕩,但柳原卻已不見了蹤跡。

  等到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身在那些天羽門弟子之中。

  他還是那般的風??流倜儻,瀟灑隨風,手握一根癢癢撓的他,更顯鶴立雞群的卓爾之姿。

  “嘿,聽說過一張口就會死的毒藥嗎?”柳原拿著癢癢撓,敲了敲身旁的一名天羽門弟子。

  那弟子正在專心致志的射那個滑來滑去的老頭,這個老滑頭,嚴重的侮辱了他的箭法,他必須要射他一箭不可。

  “沒聽過!別煩我。”感受到身邊的異樣,他奇怪的回頭,不由自主的張開了嘴。

  這似乎是人的一點本能,還有可能是這個弟子有點傻。

  柳原沒有想到這孩子竟然是這么乖巧,甩手就是一顆藥丸扔了進去。

  “不信?那你就慢慢吃吧。老子的毒獨步天下,我還就不信這樣吃都毒不死你,蠢貨!”柳原哈哈的笑著,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那名天羽門弟子的臉色,瞬時一變。

  一直從口腔蔓延到肚腹的劇烈疼痛,讓他瞬間目眥欲裂,想要大聲的喊出一句什么話,可卻喊不出任何的東西,大張著口,只發出嗚嗚,如啞巴般的聲音。

  客棧掌柜的被小七順利的削了天靈蓋,雪花蓋頂之后,殘留了一地的血腥。


  http://www.pawocr.live/6/6715/4570892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awoc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快乐10分黑龙江走势图